第98章 九小姐!小酒鬼?

作品:《我哥是主角

    暗室之中。

    烛火摇曳,红色的火光照射在墙上,显得有几分幽静。

    石台上,阵纹亮起,铭刻在其上的阵法开始运转,沟通着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继而有一道模糊的影子出现在了石台上,像是一个人的影像。

    “杜海,何事?”

    那道身影虽然模糊,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丝毫没有客气,就像是对属下一样,非常的平淡。

    “大人,杜海有事求见九小姐。”

    杜海恭敬地看着这道身影,微微一拜。

    这位大人就是负责联系他与一众其他分部的人,并且是一位真正的圣人,虽然只是位列一转,却也足以让杜海恭敬有加。

    “哦?杜海,你也应该知道,没有要事,不得打扰小主他们吧。”

    那道身影依旧淡淡道,只是语气却重了不止一分,让杜海就算面对一道留影,也微微感受到了压力。

    “杜海明白,只是,这件事与九小姐有关,而且,还涉及到了一件交易,我不得不向九小姐禀报,还请大人理解。”

    杜海心神一凛,急忙道。

    “好吧,那你便亲自与小主说明。”

    那道身影停顿片刻,然后消失不见。

    杜海松了一口气,每次面对这位大人,他都感觉不轻松,圣人的层次已经超越了他太多,虽说只是一个境界之隔,但是仅仅这一个境界的差距,就相距了一重天。

    只有成就了圣人境,才算在这大陆之上有了一分实力,算得上是踏入了强者的世界。

    而圣人境,又有九转之分,一转一重天,乃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九转的蜕变,足以耗尽一位圣人的一生。

    这时,石台上又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了,比起上一道身影,更加的窈窕,这明显是一位女子。

    “你找我?”

    女子轻语一声,虽然辨不清留影的面容,却可以从声音来断定,这是一位国色天香的女子,声如宝珠落玉盘,清晰又好听。

    “杜海见过九小姐。”

    “不知九小姐可曾记得,亲手赠与一枚紫金令给一位少年的事情?”

    杜海躬身一拜,丝毫不敢怠慢,这女子的身份非常的尊贵,本来以他在易宝阁的地位,是难以求见的。

    “此事我自然记得,他怎么了?”

    女子沉默片刻,似乎是在回想那位少年的事情,然后微微点头,轻声问道,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好奇。

    杜海暗道一声果然,然后将那道寒冰龙脉的事情说与女子听,想知道女子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是不管不问,亦或是点头。

    听了杜海的说明之后,女子思索片刻之后,忍不住笑了出来,那笑声之中带着几分出人意料的味道。

    听着女子的笑声,杜海有些迷惑了,这是什么态度,管还是不管,对于这位九小姐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只是笑的话,杜海就难以揣度这她的心思了。

    “九小姐,这件事……”

    杜海试探着开口问道。

    “他是不是非常不愿意与我们搭上关系?”

    女子止住笑,然后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

    “这…从那少年的态度来看,是的。”

    杜海皱了皱眉,然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本小姐还非要管了,这小酒鬼,以为这样就可以与我撇清关系,本小姐可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女子的话中带上了几分调皮的感觉,一点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沉稳,倒像是显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听着女子的话,杜海有些发蒙,原来九小姐也有这样的一面。

    比起这个,杜海更加好奇,太叔静是怎么认识九小姐的,还被九小姐叫做小酒鬼,他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太叔静有好酒的一面。

    “九小姐,我看那少年似乎并不是什么好酒之人,是否有所误解?”

    杜海以为九小姐是不是弄错了一些事情,开口问道。

    “他没跟你买酒吗?”

    女子问道。

    “没有,倒是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对于酒,那少年倒是只字未提。”

    杜海回想了和太叔静他们在一起的整个过程,并没有提到酒这个字,就连太叔静也没有要买酒的倾向。

    “哦?那可真是稀奇了,明明是个小酒鬼,到了我们易宝阁,竟然没有买酒,怕不是身上没钱了吧,咯咯。”

    女子颇感兴趣地说着,然后猜测道。

    听到了女子的猜测,杜海想起来太叔静那充满怨念的眼神,似乎还真如九小姐所说的那样,太叔静只是纯粹的没钱了,才没有和他说酒的事情。

    “九小姐的猜测应该错不了,那位少年的确有些……窘迫。”

    杜海说着,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穷这个字他没说出来,换了一种更加委婉的说法。

    “咯咯咯,就知道是这样,好了,这件事本小姐会处理,非要让他欠我一个大人情。”

    女子笑的很嗨皮,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听了女子的话,杜海老脸都抖了几抖,以这位九小姐的性子,估计会用比较特别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情,太叔静欠定了。

    “好了,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女子笑了一会之后,也收敛了笑意,问道。

    “有件事……九小姐是否清楚,这少年还有一位比他略大一两岁的兄长?”

    杜海想起从始至终都站在一边的太叔云,联想起太叔静的情况,他本能地感觉,太叔云这位兄长,也许会比太叔静更加恐怖。

    “兄长?他还有兄长!这我倒是不曾知晓,倒是知道他身旁有条小白蛇。”

    女子自言自语道。

    听了女子的话,杜海脸皮一抽,您确定那是小白蛇吗?长着四只龙爪的小白蛇,普天之下都找不出一条来吧。

    既然九小姐误会了,杜海也不准备把小白的身份说出去,免得九小姐尴尬。

    “咳咳,九小姐,您觉得那少年天赋如何?”

    杜海神色严肃地问道。

    “天赋尚可,连观天镜都没有窥探出什么来,我看不透他。”

    女子的语气似乎有些遗憾,当初与太叔静只有一面之缘,没办法知道更多事情,倒是太叔静的性格让她印象深刻,还有就是好酒这一点。

    至于把那枚紫金令交于太叔静,也只是女子一时兴起罢了,在那偏远之地,太叔静还是第一个让她看不透的人,而且是一位小少年。

    听了女子的话,杜海知道九小姐并不清楚太叔静真正的天赋潜力,只是出于一时的好奇,才会交于他一枚紫金令。

    “九小姐,您觉得这位少年是何境界?”杜海问道。

    对于杜海这个问题,女子有些诧异,一个少年而已,能有多高的境界,就算他天赋出色,在那样的地方,又是这个年纪,第四境就不错了吧。

    “至少第四境,有没有达到第五境,不好说。”

    女子思索了一会,然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九小姐,这位少年,已经是第六境了。”

    杜海顿了一声,缓缓说道。

    他虽然猜到了,九小姐把这枚紫金令赠送出去,更可能是一时的兴致,只是没想到她对于太叔静的评价偏差会如此之大。

    不过想想也是,以太叔静的出身,实在无法与大陆中心那些真正的天骄相比,或许九小姐赠出去这一枚紫金令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太多。

    “当真?”

    女子的语气也稍微严肃了起来,就算她一直都只当太叔静是位有趣的少年,也并没有特别的期待,但是在这个年纪就修炼到了第六境,已经超出了常理。

    “当真!”

    杜海点了点头,语气也非常肯定,恐怕这世间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太叔静的实力了,正因为如此,他才为太叔静的天赋而感到恐惧。

    “没想到,本小姐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我再问你,他实力如何?”

    女子有些唏嘘,然后继续问了一句。

    “九小姐想知道?”

    杜海的语气比之前还要郑重,仿佛这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