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不服?来日我便踏平它!

作品:《我哥是主角

    石室之中。

    不止是小白,还有太叔云和杜主事也看到了太叔静脸上诡异的笑容,太叔云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对劲,因为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倒是杜主事打了个冷战,他以为太叔静是要打什么坏主意,如果真是这样,他可要小心防范才行。

    最后,在杜主事的推荐和介绍之下,太叔静把家底都给掏出来了,丹田小世界里面的宝药基本上都离他而去,只剩下一株圣药还在,遗世独立。

    仿佛在对他说,你就只剩下我了!

    在太叔静极度不舍还有杀人的目光之下,杜主事把所有的宝药都收走了,然后把那万古留颜花皇和皇道龙石等宝物交给了太叔云。

    “小友,为何如此看着老夫,这已经是五折之后的价了,老夫绝不会欺骗小友的。”

    被太叔静盯得受不了了,杜主事只好认真地说了一句。

    虽说太叔静掏出了大量的宝药,几乎等同于一个小型药园,可是这些卖出去的东西也不是平凡之物,如果不是那枚紫金令,可以五折,太叔静还换不了那么多东西呢。

    “杜主事不用在意,小弟只是有所体会而已。”

    太叔云对杜主事说道。

    其实不止是太叔静,就是他自己也深刻地认知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很穷,半个药园的宝药一下子就没了,现在太叔静一身干干净净,也就只有他身上还有些东西了。

    “哈哈,以两位小友的天赋,这都是小事。”

    杜主事也是一个人精,一下就明白了其中深意,然后笑着说道。

    像太叔静和太叔云兄弟二人这样的天骄,以后绝对是名震一方的存在,甚至是名扬大陆也不是难事,绝不会被钱这种事难住的。

    “对了,老头,你这里有宝药种子吗?”

    太叔静刚刚被掏空了家底,非常的不爽,杜主事也不叫了,直接叫他老头。

    “当然有,也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如果小友需要的话,老夫可以做主,送一些给两位小友。”

    杜主事差不多能猜到太叔静的想法,笑了笑说道,也没有在意他的称呼了。

    “如果我要圣药种子呢?”

    太叔静继续问道。

    “这…也有,想必小友也明白圣药的价值,老夫不能白送给小友,请小友体谅。”

    杜主事点点头,然后语气严肃地说道。

    世间宝物,一旦品质入了圣阶,就已经不能视作寻常之物,尤其是宝药与灵草,一入圣阶,便是一株圣药,灵智初生,无有药、草之分,有着夺天地造化的功效。

    圣人境以下,修炼之时有皇阶宝药就足够了,只有进阶圣人之后,才会认真去培育一株圣药,借助圣药蜕变之力完成九转。

    “我有说让你白送吗?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太叔静瞥了他一眼,鄙视道。

    “咳咳,圣药种子的话,就在那边。”

    杜主事被噎了一句,脸皮一抖,怎么又是老夫的错,算了,与太叔静争辩只会自讨没趣,还是当做没听见好了。

    太叔静正欲朝那边走,却见小白从肩上一跃而起,来到了左边一个奇特的木箱之前,好似对木箱之中的东西有所感应。

    “小白,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吗?”

    太叔静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白对其他的东西产生兴趣。

    “不知道,我感觉里面的东西对我有用。”

    小白摇摇头,只是眼神却没有从木箱上移开半分。

    前面的太叔云和杜主事回过头来,看到太叔静和小白停在一个木箱面前,两人走过来,看看是发生了什么。

    “竟然是这个,小友,这一次老夫可就为难了。”

    见到这个木箱的时候,杜主事就知道事情难办了,联想到小白是真龙的身份,能对这里面的东西有所感应也是自然。

    只是,这里面的东西,乃是大陆中心一大势力传人所需要的,易宝阁已经和那方势力说好,不日便运往总部,完成交易。

    “怎么就为难了?”

    太叔静皱眉。

    “小友有所不知,这是大陆中心一方势力所要求的东西,再过几日就要运往总部,虽然不是举世难求的东西,可是已经被人定下了。”

    杜主事解释道。

    “我有这个东西都不行吗?”

    太叔静拿出那枚紫金令,问道。

    “这……自然可以,只不过,小友一旦留下这样东西,无异于与那方势力为敌,而易宝阁并不会为小友承下这道因果,小友可明白其中含义?”

    杜主事耐心地讲述其中利害,希望太叔静可以改变选择。

    “老头,你觉得我会怕吗?”

    太叔静无所谓地笑了,他只是想要这里面的东西而已,至于得罪谁,他从来就没怕过。

    “老夫不是这个意思,那方势力之中有数位圣人境,还有一位六转圣人。”

    “虽说对于我易宝阁来说,算不上什么,只是小友你们如今就对上这样的敌人,还太早了,退一步海阔天空,修道之路并不只有激流勇进。”

    杜主事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哈哈哈……”

    听到杜主事的话,太叔静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浑身的灵力都暴动了,绝强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出来,整个石室都在晃动,石壁都被震裂了。

    嗡!

    石室之中,似乎是受到了太叔静气势的影响,整个石室都有崩塌的危险,隐藏在其中的阵法被激活了。

    阵纹在石壁上亮起光芒,一层光幕从地面上升起,将整个石室都笼罩,裂开的石壁也慢慢愈合。

    杜主事惊骇地看着眼前的太叔静,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时候的太叔静,就像是从沉眠之中醒来的远古巨兽一样,肆意宣泄着自身的情绪。

    庞大的灵力如同万丈深海,朝着杜主事压了过去,让他呼吸都迟滞了起来,没有任何大道的体现,仅仅只是灵力的暴动,就给了他恐怖的感觉。

    笑完之后,太叔静看着杜主事,眼眸之中浮现两个白茫茫的漩涡,如同彼世的入口,任何东西都逃不过被吞噬的命运。

    “杜主事,圣人又如何,五转那又如何,只要我愿意,不用三年,我便可以立于九转之上,俯视天下圣人,诸圣朝拜。”

    看着杜主事,太叔静淡淡地说道。

    从太叔静的神情之中,杜主事看不到半点开玩笑的情绪,有的只是平静和自信,他心中涌起无限震惊,竟敢让诸圣朝拜。

    好霸道的少年!

    杜主事心神都要不稳了,他竭力平复心情,这才是太叔静认真起来的模样,仅凭气魄就压倒了他这个第八境的巨头,太惊人了。

    “这东西,我要了,不服,来日我便踏平它。”

    太叔静再说了一句,眼中的漩涡慢慢退去,露出了黝黑的双眸,暴动的灵力也渐渐平息了下来,气势全部收敛,仿佛回到了一个普通少年人的身份。

    没有了威胁,石室之中的阵法也隐去,光芒没入石壁之中。

    “看来是老夫瞎操心了。”

    杜主事自嘲地摇了摇头。

    “杜主事的好意我兄弟二人心领,修道之路多坎坷,只是这也算不上坎坷,只是拦路的小石子罢了。”

    太叔云笑了笑,显然是站在太叔静一边的。

    “连你这个做哥哥的也这样,算了,年轻人的事情我也管不着。”

    杜主事感慨地说了一句。

    “这不就对了,那这东西我拿走了,老头你只管实话实说就是,有什么问题我接着,与易宝阁无关。”

    太叔静挑了挑眉,丝毫没在意会得罪一位五转圣人。

    “哈哈,小友,你想的也太简单了,既然九小姐把这枚紫金令交给了你,又岂会不管不问,依老夫看,上面自会有人处理,小友直接把东西拿走便是了。”

    杜主事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如果他把这件事报上去,上面的人肯定也不会无动于衷,任何一枚紫金令,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尤其是这枚紫金令出自九小姐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