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眼中已是山巅!

作品:《我哥是主角

    厢房之中,气氛顿时有些凝重。

    “好啦好啦,老头,我有件事挺好奇的,把紫金令给我的那个女人,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叫什么……妙音来着,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太叔静换了一个话题。

    “九小姐!小友,你是说这枚令牌是九小姐给你的,难怪……”

    老头听到了妙音这个名字之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前段时间一位大人的爱女来到这附近散心,除了易宝阁内部人员,没有其他人知道,原来是九小姐。

    “九小姐?听你的说法,她的身份好像很不简单啊。”

    太叔静从老头的语气之中听出了恭敬之意,这一般是老仆对主子才会有的态度。

    “九小姐的身份老夫不便细说,小友只需知道,九小姐对小友没有恶意,反而还很欣赏就够了。”

    老头摇摇头,没有透露太多消息。

    太叔静和太叔云相视一眼,扯上了关系啊。

    “我无所谓,我只知道有这枚紫金令,我在易宝阁里面买东西就可以五折,其他与我无关,反正她当初也没和我说过这些事情,我就当不知道了。”

    太叔静伸了个懒腰,满不在乎地说道。

    老头顿时有些无言,九小姐可是某一位大人的爱女,可以说拥有整个大陆上最尊贵的身份,如果能得到九小姐身后那一位的赏识,那就可以一飞冲天。

    可太叔静竟然在打马虎眼,想要和九小姐撇清关系,如果被大陆上那些爱慕九小姐的年轻俊才知道了,不得引起大地震。

    听到太叔静的话,太叔云笑了,不羁,随性,就是小弟的真性情,不喜他的人自然不喜,可了解他的人,便会被他的真性情所折服。

    “小友你……”

    老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太叔云对他摇了摇头,“前辈,不必多说,我兄弟二人自修炼起始至今,眼中便已经是山巅。”

    说着,太叔云眸子之中绽放出金色神光,一股莫名的气势从他身上涌现,让老头一瞬间感觉到了恐怖的感觉。

    “哈哈哈,哥你又在装了,挺有感觉的哈。”

    突然太叔静大笑了起来,把氛围搅了个稀巴烂,太叔云身上的气势一顿,化作了流水,眼中的神光也慢慢淡去,他无奈地笑了笑。

    “哈哈哈。”

    一旁的小厮李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太叔静毫无顾忌地笑了出来,他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感觉很是欢乐。

    老头深深地看了太叔云一眼,刚刚有一瞬间,他体会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机,就潜藏在太叔云的体内,让他的真灵都在示警。

    现在老头总算知道了,为何九小姐会把这样的一枚紫金令交给眼前的少年。

    这兄弟二人的天赋是在太过惊骇世俗,这等年岁就已经超越了如他一般的老一辈人物,甚至以第六境之身,横击第八境,强势将他击败,这样的人物,就是在大陆中心也堪称绝世天骄。

    老头可以想象,这兄弟二人,对于整个大陆上所有势力的年轻一代来说,绝对是难以战胜的强敌。

    起码,在老头的认知之中,在如今的年轻一代之中,从未有过以第六境横击第八境的壮举,更别说战而胜之。

    最近的一则震惊整个大陆的消息,还是大陆中心某个势力的传人,以第六境逆斩一位第七境的大能,光是这样,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战绩了。

    甚至,在这之前,还有一则更加惊人的战绩,同样发生在大陆中心,一位第六境的天骄,硬接了一位第八境巨头两招之后从容退走。

    虽然这其中也有着修道者战力差异的关系,不过比起太叔静一人,就把他这位沉浸在第八境数百年的老辈给击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能在第八境面前全身而退,固然说明那位天骄实力非凡,不过比起横击第八境并且一举击败,还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

    “唉,既然如此,老夫也就不再多言了。”

    看得出来,太叔云和太叔静都是目光长远之辈,甚至已经盯上了巅峰,这样的人物,已经不是他一个老头子可以揣度的了。

    也许用不来多久,他将会用仰视的目光看待眼前的二人,不,他现在就需要仰视二人。

    “这不就得了,老头,比起我们,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人生苦短,莫要悔悟人生,该吃吃,该喝喝,快乐就好。”

    太叔静笑了起来,嘴里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自己的歪道理,还津津有味。

    听了太叔静的话,太叔云眼角一抽,又来了。

    小弟有个不算是毛病的毛病,就是偶尔会说出一些蕴含着大道理的话,但是,又夹带着一些很土的俗话,就像是夹心的糕点一样,只是里面的夹心有些让人难受。

    “小公子说得真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小厮李二一拍桌子,顿时大喊了起来,神情激动,仿佛太叔静的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让他感同身受。

    太叔云扶额,没想到小弟说的话,连李二都给打动了,不可思议。

    “小友所言有理,只是老夫心有郁结,难以像小友那般豁达。”

    “不说此事了,小友来此必定是有目的的吧,不妨说与老夫听,老夫好歹也是这易宝阁分部的主事,不论小友需要什么,只要是有的,老夫亲自去拿来。”

    老头笑着说道,与太叔静他们相谈一会,心情也确实好了很多。

    “哦,就是准备去拜访几个长辈,想买点礼物,所以来这里看看,老头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推荐吗?”

    太叔静说着,看向老头,带着询问的目光。

    “咳咳,小友,还是给老夫换个称呼吧,老夫杜海,是这里的主事,小友就叫老夫一声杜主事吧。”

    杜海听着太叔静一直老头老头地叫,难听死了,感觉就像是骂人一样。

    “行,杜主事,你有什么推荐的东西吗?”

    太叔静瞥了他一眼,老头多好听啊,还只有两个字,什么破杜主事,不仅多了一个字,还这么拗口,真是的。

    “没错,杜主事,我兄弟二人此次拜访的长辈有些特殊,身份比较尊贵,可有什么适合的礼物?”

    太叔云也点了点头说道。

    “原来如此,说起来,这位小友,老夫看你有些眼熟,面容与当今云国皇后慕容氏有几分相像啊。”

    说着,杜主事仔细打量了一下太叔静,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还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似乎已经有所推断。

    “哎呦,老头,你还会看相啊,不去当算卦的可惜了。”

    太叔静挑了挑眉,然后淡淡地说道。

    “哈哈哈,看来被老夫说中了,既然是这样的话,老夫就给小友推荐几样好东西吧,绝对让小友满意。”

    杜主事见到太叔静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想的没错,瞬息之间把事情想了个七七八八,然后笑了。

    “哼。”

    太叔静哼了一声,这老头肯定是在心里埋汰自己,小心眼的老头。

    “既然杜主事已经猜到了,关于这件事情,还请不要声张。”

    太叔云看向杜主事,提醒了一句。

    “两位小友放心,既然小友有我易宝阁的客卿令牌,自然就是我易宝阁的座上宾,老夫理应如此。”

    杜主事笑着点点头。

    “如此甚好。”

    太叔云微微一笑。

    “两位小公子,你…你们…你们是当今云国皇后的…”

    一旁,小厮李二也从三人的谈话之中听出了这件事情,顿时惊讶地说话都不利索了,半天都没缓过来。

    “两位小友,此人要如何?”

    杜主事看着李二,像是在考虑该怎么封口。

    对上杜主事有些冷淡的目光,小厮李二感受到了一股凉意,本能地有些害怕,他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