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客卿长老!

作品:《我哥是主角

    面对慕容氏的质问,慕容静雨沉默了,还有慕容安在一旁听了也不做声,他们这才知道,眼前这位身份尊贵的云国皇后,也只是一位思念女儿的平凡母亲罢了。

    “皇后娘娘…”

    听着皇后娘娘的哀诉,宫女小玲也难以平静,她想起了自己家中的娘亲,又何尝不是这样日夜牵挂着自己,甚至数月不见,都好似隔了几年的时光,而眼的前皇后娘娘已经十几年都没有见过大公主了。

    “抱歉,安弟,我又失态了。”

    一口气说完之后,慕容氏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把自己的眼泪统统憋回去,不想让亲近之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唉,皇嫂,真是苦了你了。”

    慕容安叹了一声,十几年的时间,自己的孩子音讯全无,甚至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这是一种大痛苦。

    “无碍,安弟你也不从那以后就离开了这里吗?安弟你本不用做到如此份上,这些年来也是苦了弟妹他们,我心有愧。”

    慕容氏摇了摇头。

    “好了,不说这些伤心事了,皇嫂,你就不想听听静云的事情吗?小雨是不会骗你的。”

    慕容安笑了起来,看向自家小侄女。

    听了他的话,慕容氏沉默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看向小女儿,她终究还是无法欺骗自己。

    见到自家母后终于点头,慕容静雨非常高兴,几年了,她终于可以把姐姐和她的孩子们的消息一点点地告诉母后,再也不用隐瞒。

    此时,易宝阁。

    老带着太叔静三人来到了一处厢房之中,这里面的物品都是高级货色,连桌子和椅子都是灵木制作的,价值不菲。

    “请坐。”

    老头亲自给太叔静他们沏了一杯茶,然后自个也坐了下来,眼神郑重地看着太叔静,欲言又止。

    “有事就说,别这样看着我,怪恶心的。”

    太叔静被盯着有些不自在,嫌弃地看着老头。

    “额,小友可否再把那令牌与老夫一观?”

    老头脸皮一抖,没想到太叔静说话如此直接,愣了一下之后,无奈地问道。

    “可以,给你。”

    太叔静拿出那枚紫金令,顺手丢了过去,老头接过这枚紫金令,仔细看了一会,越看脸色越是惊讶。

    老头虽是一位第八境的巨头,只是,在易宝阁总部之中,也算不上是核心人物,他的身份就是一位普通的长老,坐镇在这里的易宝阁分部。

    在易宝阁总部里面,老头的身份也只是比大部分外围人员好一些,上面还有更强的存在,圣人境也有很多,甚至是在圣人境之上的存在,都不少。

    而易宝阁能都成为这大陆上有名的大势力,就是因为易宝阁真正的主人,是数位站在了大陆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创建易宝阁的大人物,并不是只有一位,而是有多位,所以易宝阁才能有如今的辉煌。

    想要成为易宝阁的核心人员,修为必须达到圣人境。

    “小友请收好这枚令牌,有这枚令牌,小友在全大陆的易宝阁分部购物,都可以享受五折的价格,无论是何物。”

    老头把这枚紫金令交换给太叔静,严肃地说道。

    “这点事我早就知道了。”

    太叔静收起紫金令,撇了撇嘴。

    “不知小友可明白这枚紫金令的另一种意义?”

    老头没有在意太叔静的态度,而是继续问道。

    “另一种意义?”

    太叔静愣了一下,然后看向太叔云和小厮李二,眼神带着疑惑,仿佛在问,你们知道这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吗?

    “小静,你看我们作甚,又不是我们给你的令牌。”

    无语地看了太叔静一眼,太叔云说着,你这个从人家那里得了令牌的人都不知道,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看来小友是不知道了。”

    看着太叔静的反应,老头知道给他那枚紫金令的人并没有和他说起,这紫金令的另一层含义。

    “是啊,我不知道,当时那个女的把这枚令牌给我的时候,就只说了五折的事情,其他的什么也没说,小白,你也在那里,对吧?”

    太叔静说着,还问了问小白。

    “静说的没错。”

    小白适时出声道。

    “咦,这是……我靠,小子你还带着一条真龙!”

    老头第一次听见小白的声音,正好奇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结果看到了太叔静肩膀上的小白,神念一扫,就发现了小白的身份。

    “老头,你想吓谁啊?”

    太叔静瞪了他一眼,反应这么大干嘛,不知道会吓到人的啊,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一惊一乍的。

    “咳咳,老夫失态了,第一次见到真龙,难免有些惊讶。”

    老头咳嗽了两声,扯个谎来掩饰自己的震惊。

    他以为整个大陆上,所有的凤凰一族和真龙一族的族人都尽数聚集在了祖地万皇岭才对,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位真龙族的族人。

    “少见多怪。”

    太叔静说了一句,小白也淡淡地瞥了老头一眼,那眼神和某人一模一样,让老头眼角都微微一抽。

    “前辈,不知那另一层意义是什么?”

    太叔云出声道,缓解了老头的尴尬。

    “小友拥有这紫金令,等同于我易宝阁内部的客卿长老,地位相当于一位圣人境。”

    老头缓缓说道,语气很是认真。

    “这样啊。”

    太叔静的反应很平淡,好像并不是很在意,只是一个圣人境而已,前不久他和老哥还一起对一位圣人出招了,结果还算喜人,起码没有碰个满头包。

    老头看着太叔静的反应,有些搞不懂了,难道太叔静是不明白圣人境代表着什么吗?看着也不像啊,还有旁边的太叔云也是这样,脸上一点惊讶的反应都没有,难道是他说错了吗?是圣人境没错啊!

    除了太叔静和太叔云,还有一个人的反应也让老头觉得郁闷,就是李二。

    小厮李二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听了这么久,只知道那枚紫金令是很珍贵的东西,至于什么是圣人境,他想问这东西好吃吗?

    “你在想些什么?”

    老头看着李二,带着期待地问道。

    “请问,圣人境是什么境界?”

    小厮李二在老头期待的目光之中,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哈哈哈,老头,圣人境是什么境界?我也想知道。”

    太叔静和太叔云一听都笑了,太叔静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看着老头,装出一副我很好奇的样子。

    老头脸色一僵,他这才发现,眼前这李二,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他还去问一个普通人在想什么,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额,非常抱歉,杜主事。”

    看着老头的脸色不太好看,小厮李二赶紧道了一声歉。

    “算了,不知者无罪。”

    老头觉得心累,这太叔静根本不安常理出牌,让人捉摸不透,跟这样的人说话太伤脑筋了。

    “行了老头,这紫金令的另一层意义我算是知道了,不就是相当于一位圣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大陆,连圣人境之后的存在你都没见过。”

    太叔静摆摆手说道。

    这一点,太叔云也觉得小弟说的不错,他身为第八境的巨头,又是易宝阁之人,想必肯定见过在圣人境之上的存在。

    “唉,见过又能怎么样,可望而不可即,那是老夫穷尽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境界。”

    老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有些感慨也有些失落地说道。

    “行吧,既然老头你都这么说了,就不提了,免得你伤心。”

    太叔静撇了撇嘴,他看出来了,这老头似乎是有什么心理阴影啊,难道是在过去发生了一些事情,令他至今都难以释怀。

    不止是太叔静,还有太叔云也发现了,老头话里的苦涩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