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云国皇宫

作品:《我哥是主角

    易宝阁上空。

    那醒目的白云漩涡已经消失不见,也没有了氤氲之气,那条水晶般的丝带从刚刚落入易宝阁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异象消失不见,让很多云城之中的修道者猜测易宝阁之中发生的事情,那易宝阁之中的防御阵法都开始运转,说明坐镇易宝阁的那个巨头出手了。

    众多修道者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敢在易宝阁之中闹事,简直是不要命了,要知道,坐镇易宝阁的那个老头,已经有传闻证实,是一位第八境的巨头。

    整个云国之中,尚且连一位第七境的大能都还没有,遑论是第八境的巨头,有人敢在易宝阁里面闹事,绝对是必死无疑。

    只是,所有人虽然都觉得结局已经可以预见,但还是很好奇易宝阁之中到底怎么样了,易宝阁的阵法运转之后,可以阻断一切神念的窥探,就算是第六境的修道者,也无法看到其中的景象。

    易宝阁之外。

    有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屋顶之上,似乎在等待着阵法关闭,一探虚实。

    除了这人,还有其他零零散散的探子也来到了这易宝阁外面,大都是这云城之中各方大小势力的斥候,前来探听消息。

    易宝阁在云城之中也算是一大顶尖势力,虽然从不参与争斗,但是就凭一位坐镇其中的第八境巨头,也令人难以忽略易宝阁的存在。

    今日,在易宝阁之中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没有人会不关心,更没有势力会不好奇,尤其是在那位巨头出手的情况下。

    云国皇宫。

    慕容安已经来到了一座庞大的殿宇之中,一路上都没有白云卫阻拦,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当今云国国主的面前。

    “你回来了。”

    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传荡在整个大殿中,立于高堂之上的威武身影转过身来,看着慕容安的身影,硬朗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哼,你以为我想回来吗?”

    却见慕容安毫不客气地冷哼一声,嫌弃地说了一句,一点也没有顾忌站在他面前的那人是何种身份。

    “这里是你的家,就算你不想回来,也要回来。”

    身着金色龙袍的男子依旧温和地说道,看着慕容安眼中浮现了久违的温情。

    慕容安没有反驳,看着眼前和他有七分相像的身影,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人说的很对,他的家就在这里,哪怕他再不想回到这里,也终究要回来。

    “安弟,你的气也该消消了,当初的事情,为兄确实有错。”

    身着龙袍的男子看着慕容安,然后叹着说了一声。

    他知道是自己当初做的事情触怒了慕容安,这才导致他离开皇城,前往云国边城驻守,十几年来聚少离多,连和弟妹他们相聚的日子都屈指可数,归根到底,还是他这个做哥哥的错。

    “哼,慕容破你还知道自己错了,如果不是小雨在,皇嫂该有多伤心,你这句话不该对我说,而是应该去对皇嫂说。”

    慕容安一听就来气了,语气也抑制不住地重了起来,直接叫他的名字。

    “安弟你说的不错,为兄的确该向玥儿说这句话。”

    慕容破点了点头,他知道当初自己做的事情伤了数人的心,大女儿更是用行动反抗着他这个父亲的做法,到现在都一去不回,音讯全无。

    “算了,不说了。”

    慕容安看到自己的兄长也承认了自己的错,他要是继续追究下去,也显得太过无情,毕竟都是亲兄弟。

    “安弟,你这次回来,尽量多陪陪弟妹他们吧。”

    慕容破看着他,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歉意和祈求,如果不是他,安弟一家也不会和现在一样。

    “自然,皇嫂现在何处?还有小雨,我想去见见她们。”

    慕容安点点头,倒是没有像以往那样生硬地拒绝,然后问起了皇嫂和侄女。

    “玥儿和小雨都在寝宫之中,现在应该是在万花园之中赏花吧。”

    慕容破笑着说道,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笑意,他没想到慕容安这一次竟然没有冷言拒绝,也许安弟这一次可能会留下来,再不济,也能待久一些时日。

    “那我走了。”

    慕容安本想告诉他两个小外孙的事情,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算是对他的一种小小的惩罚吧,终归还是会见面的。

    注视着慕容安离开大殿之中,慕容破长吁一口气,这一次,慕容安终于还是有所回应,对弟妹他们也算有所交代了。

    作为一国之主,慕容破必须考量的事情有很多,甚至是自己儿女的婚姻大事,都不能放手,让儿女自己去决定,这是当初他最无奈的地方。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慕容破眼神骤变,有犀利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笼罩了整个大殿,让整座大殿都开始震动起来。

    修为气息节节攀升,瞬间达到了第六境,然后在下一秒就直接冲破,达到了另一个层次。

    “这一次,绝不会重蹈覆辙。”

    慕容破沉声道,他收敛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的修为慢慢消退,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情绪没有一丝的波动。

    万花园。

    这里是皇宫之中的一处观赏地,种植着众多种类的奇异花草,几乎包含了云国之中所有出现过的类别。

    颜色各异的花卉汇聚成一片花海,花香四溢,彩蝶翩跹,形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百花齐放也不过如。

    在这片花海之中,有一条蜿蜒的鹅卵石小道,在小道的尽头,还有一座凉亭。

    凉亭之中,一位身着宫装长裙的美妇人端坐在凉亭之中的桌旁,台桌之上,还摆放着几碟精致的点心。

    这位宫装美妇人,头戴凤冠,盘起发髻,一枚青色的玉簪插在柔顺的黑发之中,美心一点朱砂,眉眼之间充斥着威仪,没有小女人般的温柔缱绻之意。

    黑色的眼眸之中眸光犀利,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难以接近,浑身散发着一种高贵端庄的气质,雍容华贵,这美妇人就是云国国主的妻子,亦是云国皇后,慕容氏。

    云国上下,只知道当今云国国主是慕容破,并不知道这位云国皇后的真实名讳,一直以慕容氏称呼。

    这云国皇后慕容氏看似与双十芳华的少女一般无二,风采艳丽,实际上,已经是奶奶辈的人物了。

    只是修道之人寿命渐长,众所周知,这云国皇后也是有着第六境的修为,年轻之时,也是云国之中少有的巾帼美人。

    “母后,我们另寻个时间,再去城中逛逛吧。”

    在慕容氏对面,一位年轻的美貌女子端坐,看着周围的花海,显得有些兴致缺缺,百无聊赖。

    这女子与慕容氏有七分相似,五官精致,眉眼之间尽是端庄,一头黑色额的长发靓丽,眸子明亮好似珍珠,亮晶晶的。

    “雨儿,你都这么大人了,还是静不下心来,前几年,本以为你外出一趟,道法进境飞快,心境也应有所长进,看来只是巧合罢了。”

    慕容氏淡淡地看了女子一眼,慢悠悠地说道。

    “哎呀,母后,我已经很努力了啦,而且,那不是巧合,而是雨儿得到了高人的指点,才能有如此大的提升,您看我现在已经是第五境的高手了,而且还凝聚了三百万剑道符文,连母后都打不过我了……”

    女子说着,然后瞥见自家母后的脸色有些不对,赶紧改口,“不是不是,连母后和父皇都夸我很厉害。”

    “所以吧,雨儿觉得天天呆在这皇宫之中,也难有提升,或许在外面还能有所感悟,更进一步,母后您说对不对?”

    女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劝说着自家母后。

    “咳咳,就算雨儿你说的不错,你父皇也不会应允的,还是死心吧。”

    慕容氏瞥了她一眼,刚刚自己这女儿还说自己打不过她,就算是事实,也实在是难以接受,必须给她点颜色瞧瞧,不然以后还要反了天了。

    女子愣了一下,然后脸色苦了下来,趴在桌上,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母后竟然会记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