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箭破风火!攻伐无双!

作品:《我哥是主角

    半空之中。

    三种法则对撞,风火双法则对箭道法则,青红之色与半透明之色对抗,一圈圈的涟漪从节点发散出去。

    小世界里面的空间都不断地扭曲,越来越严重,空间涟漪也越来越激荡,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

    一道又一道空间涟漪如同海浪袭来,太叔云也不得不出手了。

    只见他双眸涌现金色光芒,勾动天地大道,一条银色如同水晶般的丝带从虚空之中探出,出现在了太叔云的手中。

    银色的丝带美轮美奂,充斥着浓郁的大道气息,宛如是大道规则的具象,连接着无限的虚空,无穷无尽,代表着空间。

    太叔静掌心微动,这条银色的法则微微发亮,然后开始形变,化作一顶小钟将他与李二小两人笼罩,抵挡着袭来的空间涟漪。

    “小公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似美丽却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力。”

    小厮李二看着这顶银色小钟,感慨道。

    “说与你听也无妨,这是天地法则,天地大道的体现。”

    太叔云笑着说了一声。

    “不太懂,不过我知道这东西很厉害就是了。”

    小厮李二挠挠头,笑了笑说道。

    太叔云点了点头,李二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或许知道修炼有哪些境界,却不清楚其中有哪些奥妙。

    滋滋!

    法则刀光与法则之箭相抗,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风火法则相辅相成,论威力,还要在普通的双法则之上。

    而太叔静的箭道法则锋芒犀利,杀伐之力举世无双,无坚不摧,硬是将老头的风火双法则给挡住了,甚至,还要胜过一丝。

    咔!

    突兀地,有一道微小却清晰的声音,从青红之色的法则刀光之上传了出来,在太叔静锋芒无俦的的箭道法则之下,风火法则凝聚的刀光还是被击破出了一丝裂痕。

    “不好!”

    这一丝裂痕出现的瞬间,老头就感受到了,他的风火法则还未完全做到相互融合,虽说是风助火势,如果在两种法则之间无法建立一个微妙的平衡,就会崩坏。

    无论是风之法则还是火之法则,只要有一方过盛,都会导致这道风火之术的崩溃。

    再加上太叔静的箭道法则无坚不摧,堪称世间最可怕的攻伐之力,一旦出现瑕疵,就会在瞬间被击破,势如破竹一般。

    咔嚓!

    宛如是水晶破碎掉落一地的声音,老头的风火刀光终于承受不住太叔静的箭道之力,如同玻璃一样炸碎开来。

    吟!

    通体若水晶般的法则之箭从破碎的风火法则之中穿过,下一秒就停在了老头的眉心前,锋芒之力绽放,老头的眉心出现了一点红色,青红双色泛着流霞的血液顺着他的额头滑落眉间。

    老头看着眼前的法则之箭,神色挣扎了几番,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手中的长刀也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他体内,胜负已分。

    “太好了,小公子赢了。”

    小厮李二看到那支水晶箭羽停在老头眉心之前,激动地大喊了起来,就像是他自己打败了那个老头一样。

    “这是当然。”

    太叔云笑了一声,伸手一拂,那笼罩在他们头顶的水晶小钟化开,消失不见。

    “老夫……输了。”

    老头张口说出了这两个字,语气充满了失落和感慨,失落的是自己输了,感慨的是自己输给了一个少年,而且是在境界相差的情况下。

    “那便好。”

    太叔静轻笑一声,抬手间,那支法则之箭悄然散去,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清晰的箭吟声仍旧回荡在小世界里面。

    法则之箭消失,老头眉心的伤口开始愈合,青红双色的血液开始倒流回去,伤痕也很快就淡去,仿佛不曾出现过一样。

    修为到了老头这样的境界,已经很少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到他们了,只有法则之力可以击穿他们的法则之体,对他们造成创伤。

    而且,法则之力造成的创伤,也会随着法则之力的残留而阻碍身体的自愈,这就是法则之力的可怕之处。

    “多谢小友箭下留情。”

    从空中落下之后,老头对着太叔静抬手一拜,丝毫没有因为太叔静是小辈而有所顾忌。

    “我只是尊敬老人而已。”

    太叔静不在乎地撇撇嘴。

    “这…还真是有趣的小友。”

    听了太叔静的话,老头苦笑着摇了摇头,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位看似不着调的少年,却在刚刚将他强势击败。

    “我们好端端地来易宝阁买东西,却被一堆破事耽误了这么久。”

    太叔静盯着他有些不爽

    对上太叔静的视线,老头只能苦笑,在易宝阁闹事,还和他这位空冥境巨头打了一架,这些就只是破事吗?

    “那老夫做主,给小友打七折如何?”

    老头赔笑道,不管如何,他今日都承了太叔静的一份情,如果不是太叔静收下留情,他老头子也许就没命在了。

    “切,七折谁稀罕,我有这个,都可以打五折。”

    太叔静不屑地说了一声,然后亮出一枚紫金令牌,通体如同紫金铸就,在光线的照耀下发出紫水晶一般的光芒,极为好看。

    见到这枚令牌的瞬间,老头瞪大了眼睛,他还用手擦了擦,确定自己没看错之后,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太叔静他们。

    “小友,你有这枚令牌,为何不早些亮出来?”

    老头说着,语气之中带了一丝丝抱怨,如果太叔静早点亮出这枚令牌,他也就不用和太叔静生死相向,最后还落败了。

    “怪我喽。”

    太叔静瞪了他一眼,一点也不客气,明明刚刚自己才说的要尊敬老人,转眼就给忘到脑后去了。

    太叔云无奈地笑了笑,小厮李二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着太叔静和老头,感情这一架是白打了。

    “小友稍等。”

    老头对着太叔静他们说道,语气带着一丝尊敬,然后勾动这个小世界,充斥着青红二色的法则小世界开始缩小,然后化作一团青红色的光源回到了老头的体内。

    四人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易宝阁之中,周围已经没有了客人,只有易宝阁里面的侍从和侍女。

    只见他们用奇异的目光看着突然出现的四人,竟然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难道刚刚这位长老的怒气是假的吗?

    “看着做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老头的工作人员,眼睛一瞪,一股强大的气势爆发出去,让这些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然后马上就投入自己的工作之中去了。

    “付强那小子去哪了?”

    说完,老头又问了一句。

    “禀告长老,付总管他带着那两个护卫出去玩乐去了。”

    有一个男的侍从老老实实地对老头说道,其他的侍从和侍女对上老头询问的眼神,也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老头寒声道,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凉意,好似要冻彻人心。

    看着这些侍从和侍女的反应,老头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也没有人将这些事情汇报于他,他的老脸都要丢尽了。

    “从长老上一次闭关开始。”

    那名男侍从继续回答道。

    “好,很好,老夫知道了,你们继续做事,老夫会处理的。”

    老头的胡子都抖了几抖,然后对着这些易宝阁的工作人员说道。

    “是,长老。”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都感受到了老头的怒气,知道这一次付总管要大难临头了。

    “让小友见笑了,三位小友请跟老夫来。”

    老头对上太叔静似笑非笑的眼神,老脸有些兜不住,觉得非常的尴尬,今天闹出这么多事情,都是手下给他找的麻烦。

    他强忍着心里想要立马出去找到付强那个王八蛋,然后一掌把他拍死的心情,笑着掩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