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打脸啪啪响!一怒天象变!

作品:《我哥是主角

    诧异地看着太叔静,小月姑娘知道他没有开玩笑,只是,他真的有这么强大的神念吗?就连小姐的神念也只有四转阵印的程度,这样的一个小少年,为何会如此自信?

    “好,我就与你一赌,赌注为何物?”小月姑娘按捺不住好奇心,答应了。

    “这样吧,如果我的神念达到四转阵印的程度,待会我买酒的时候,给我打个五折怎么样?”太叔静眼里闪过算计的光芒。

    “五折?这倒也不是不可以,可若是没有,你该如何?”小月姑娘笑道。

    “不会吧,这你都要和我计较,也忒小气了点,”太叔静撇了撇嘴巴。

    “咯咯,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放心吧,我只是说说而已,不管如何,你都是我易宝阁的客人,不会让你吃亏的。”

    小月姑娘捂着嘴笑了,她觉得太叔静还挺滑头的,不过却不让人讨厌。

    “那就好。”

    看着面前的阵碑,太叔静伸出一只手指,轻点在阵碑之上,神念之力从指间绽放,融入阵碑之中。

    “小子,这阵碑不是这么用的,要用神念去感应,难不成,你以为自己的神念真的达到了四转不成,还只用一只手指,装模作样。”

    古林看着太叔静的动作,在一边讥笑道。

    其他人也是不屑地看着太叔静,连阵碑的用法都不清楚,一看就是个土包子,这下好了,待会有热闹看了。

    见到太叔静的动作,小月姑娘惊讶,她记得小姐检测神念的时候,也是直接触摸阵碑,只不过用的是手掌,这少年竟然只用一只手指,难道……

    收回手指,太叔静回头,看着小月姑娘,笑眯眯地说道,“小月姑娘,看好了,记得给我打五折哦。”

    “哈哈哈,笑死人了,阵碑亮都没亮,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就这?”古林大笑道。

    小月姑娘皱眉,这古林实在太过讨厌,他以为这易宝阁是什么地方,然后看向太叔静,只见他一脸轻松,丝毫没有担心的模样。

    这时候,阵碑突然亮起,绿色的光芒耀眼,让那些刚想开口嘲讽的人闭上了嘴巴,就连小月姑娘也瞪大了眼睛,有些失态地看着太叔静。

    “不,这怎么可能,你用了什么手段?”

    古林一脸的难以置信,看着这阵碑上的绿色光芒,跟见到了鬼一样,这时候,他只感觉自己的脸都啪啪作响,仿佛有人在扇他。

    “小月姑娘,记得五折哦。”

    太叔静没有理会那古林,而是搓着双手,笑眯眯地看着发呆的小月姑娘,笑的跟太阳一样灿烂,那是得逞的笑容。

    “静,你这样好奇怪,”小白出声了。

    “咳咳……我这不是有求于人嘛,小白,你知道的,我可是一名嫉恶如仇,正气凛然的好少年,对不对?”

    太叔静有些尴尬地看向小白,这副糗样被小白看到了,饶是他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可不要把小白带坏了才好,不然太叔云可不会放过他的,还有娘亲他们。

    想到这里,太叔静打了个冷战,“小白,你可千万别学我,不然我死定了。”

    “嗯,”小白点点头。

    “呼。”

    太叔静松了一口气,不管他再浪,只要小白不出问题,那都不是事儿。

    “这是……会说话的凶兽,”小月姑娘听到了小白的声音,惊讶地看着太叔静肩膀上的小白。

    这个时候的小白,用天赋神术变幻了一下身形,看起来就和一条白蛇一般,一点也看不出真龙的模样,小白不喜欢那些人盯着它看的眼神,也不想给太叔静添麻烦。

    能开口说话的凶兽,至少都是五阶起步,可是看小白这变幻之后的普通模样,小月姑娘也只当小白是吃了什么异果,这才提前学会了说话。

    其他人一开始也觉得惊讶,之后的反应和小月姑娘差不多,都只当小白是普通凶兽。

    “这是我朋友,小月姑娘,快带我去看看你们这里的好酒吧,”太叔静催促一声。

    “客人请跟我来。”

    小月姑娘点了点头,看向太叔静的眼神有了变化,之前她不过是把太叔静当做一名普通的少年,现在她已经把他当成了尊贵的客人,在这个年纪,就能拥有四转阵印程度的神念,绝非凡人。

    “小月姑娘,别被他骗了,他肯定是作弊了,”古林脸色难看,纠缠不休地喊道。

    此话一出,那些刚刚还附和于他的那些人,都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认为这古林活得不耐烦了,这里可是易宝阁,死在这里都没人敢管。

    “哦,你是说这块阵碑是假的吗?”小月姑娘是声音也冷了下来,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的耐心也快耗完了。

    “不…不是,我……我是说…这小子肯定用什么手段作弊了。”

    听出了小月姑娘话里的冷意,饶是古林也有些惊惧,他可是很清楚,易宝阁的侍女可都没一个简单的,甚至身份还要在他们之上。

    “谁也无法在阵碑面前作假,古少爷,祸从口出,切莫自误。”

    冷声警告了一句,小月姑娘回过头,对太叔静笑了笑,“让客人见笑了。”

    “没什么,他们只是喜欢争风吃醋而已,还不如小孩子,我才懒得计较,比起这个,我还是对好酒感兴趣。”

    太叔静摇摇头,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在催促她快带路。

    “咯咯,真是有趣的客人,请跟我来。”

    小月姑娘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了,在她看来,那些公子哥,连太叔静的皮毛都比不上,心胸狭隘,处处争风吃醋,惹人笑话。

    “与畜生为伍,真是奇葩,呵呵,”古林眼神阴险地说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太叔静脚步一顿,慢慢回过头来,仿佛某种恐怖在苏醒一般,空气都凝滞了起来,冷意蔓延,让这大厅之中的温度急剧下降,寒气涌现,一朵朵冰花凭空凝结,如此唯美的一幕,却蕴藏了无尽杀机。

    “你…刚刚说了什么?”

    他朝那古林看过去,双眸之中有一对漩涡在旋转,如同彼世的入口,牵引生灵的魂魄,引渡黄泉。

    噗!

    对上那双眸子,古林心神剧震,宛如陷入了黑暗之中,灵魂都要被撕裂,气血紊乱不受自身控制,张口喷出鲜红的血,将地面染红了。

    “嘶!”

    好恐怖!

    大厅之中,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冰冷的杀机仿佛在他们头顶悬着一把利剑,随时都能将他们枭首。

    那冰花都被古林的鲜血染得血红,看起来美极了。

    “静,”这时候,小白出声了。

    太叔静眼中的漩涡慢慢消散,恐怖的气息消退,冷意一点点变淡了起来,众人感受到自身的温度,有种死里逃生的错觉。

    一朵朵血色冰花悄然融化,滴落在大厅之中,那古林双膝跪地,衣襟染血,浑身被冷汗浸湿,眼中残留着无限恐惧,狼狈不堪的模样。

    只是,他看向太叔静,就像看见了洪荒猛兽一样,嘴巴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

    瞥了他一眼,太叔静摇摇头,这样的人,总是傻不拉几地自己找死,杀他都嫌脏了自己的手。

    “小月姑娘,带我去看看你们这里的好酒吧,这些人太无趣了,”太叔静回头对小月姑娘说道。

    “好,没想到客人如此深藏不露,今日我易宝阁也是蓬荜生辉,”小月姑娘恭敬地对太叔静行了一礼。

    想起刚才那冰花凝结而出的场面,她内心起伏不定,仅仅是情绪的变化,就改变了小范围的天象,这样的情况,她曾经跟着小姐在易宝阁总部见过,那是一种她无法理解的境界,需要恐怖的道悟。

    “哈哈,看来我把你吓到了,抱歉抱歉,其实我是个很随和的人,不信你问小白,小白我说的对不对?”

    太叔静摸摸鼻子,没有丝毫惺惺作态,如同一个腼腆少年,朝小白眨了眨眼。

    “嗯,静是为了我才会教训那个人。”

    小白点点头,太叔静之所以会有些生气,那是因为古林说了不该说的话,见到太叔静如此重视自己,小白心觉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