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阵印九转!王阶血阳花!

作品:《我哥是主角

    呼!

    气势相撞,老者闷哼一声,退后两步,目露惊色,没想到这中年男子竟然也是魂宫境,而且比他要强出不少。

    “你非要和我作对不成?”年轻男子冷喝道。

    中年摊主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就算他是阵师,就凭他灵脉境的修为,能布置出多强的阵法,估计阵印都还未凝聚成型,只是拥有阵师的名头而已。

    只有凝聚出了阵印之后,才能算得上是阵师,也就可以利用阵石布置出各种阵法,阵印分九转,每多一转,阵印上就多一道阵纹。

    “原来这就是血阳花。”

    看到年轻男子的那株灵阶血阳花,太叔静想起来自己好像也有这么一株血阳花,比这株要大上一圈,血色氤氲也更浓,那是从潇洒道人的遗迹之中得到的。

    “不知你说的王阶血阳花,是这样的吗?”

    翻手取出那株血阳花,一股灼热的气息出现,让空气都变得有几分灼热,血色氤氲缭绕,太叔静出声道。

    看着太叔静手里的这株血阳花,所有人都惊讶了,也包括那名年轻男子。

    “没错,这是王阶血阳花,你愿意用来换这块阵石和这把石质钥匙吗?”

    中年摊主神色有些激动,目光灼灼地看着太叔静手里的那株王阶血阳花,很显然极想得到这株王阶血阳花,只是语气之中却夹杂着几分歉意,他似乎很明白,这半方阵石,就算加上那不知名的石质钥匙,也抵不过一株王阶血阳花。

    “当然,”太叔静轻笑一声,看来这人倒也实诚,只是有什么难处,不得不这么做。

    “多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中年摊主感激道,他也没想到,在这云梦古城之中,真的会有王阶血阳花,而且有人愿意用它来换取半方阵石和一枚石质钥匙。

    “慢着!”

    正要将手中的血阳花交给摊主,却听到有人开口了,太叔静回头,看着那人,然后翻了个白眼,果然是这个发展。

    “你要如何?”

    看着这年轻男子,太叔静笑着问道。

    “这是本少爷看上的东西,你也敢插手?”

    年轻男子冷笑一声,想要恐吓太叔静,他看太叔静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肯定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子。

    “这是我的东西,你敢破坏规矩?”

    中年摊主冷眼看着那年轻男子,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去,让年轻男子冷汗涔涔,有些惧怕地后退了几步。

    “你……”

    年轻男子想要说狠话,可是想到这里是云梦古城,到处都是城主府的人,他也不敢放肆,虽然嘴上说自己是阵师,可是他并未凝聚出阵印,顶多只能算是学徒而已。

    “对了,我只要那枚石质钥匙,阵石就算了,我也不是阵师。”

    太叔静将手里的血阳花交给摊主,拿起那枚石质钥匙,仔细看了看,确实和另一枚石质钥匙一模一样,点点头,将钥匙收起。

    “那怎么行,大丈夫说一不二,这块阵石是你的了。”

    中年摊主摇摇头,本来就是他占了便宜,如果太叔静不肯接下这半方阵石,他会感到很愧疚。

    想了想,太叔静看着这半方阵石,然后看了看那年轻男子有些不善的眼神,内心呵呵一笑,这家伙,迟早会死的不明不白。

    “那我就收下了。”

    太叔静答应收下这半方阵石,中年摊主见状笑了笑。

    见到太叔静收下这阵石,年轻男子盯着他,脸色难看,似乎是抢了他心爱的玩具一样。

    “你想要这半方阵石?”太叔静看着他,笑道。

    “是又如何?”年轻男子皱眉道。

    “那好,用你手中的血阳花来换,”太叔静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灵阶血阳花。

    年轻男子有些看不懂了,明明拿得出王阶血阳花,怎么会看得起他手中的灵阶血阳花,他想不明白。

    “不换?”

    太叔静轻笑一声。

    “好,我跟你换,”年轻男子将手中的灵阶血阳花扔过去。

    太叔静接过这株血阳花,随手一挥,那半方阵石就落到了年轻男子的面前,“这阵石是你的了。”

    这一手,让很多人神色微微诧异,灵脉境可以利用灵力摄物,只是太叔静身上并没有灵力的波动,甚至气息都没有波动,这就让很多人对他有了些许猜测。

    收起这半方阵石,年轻男子深深地看了太叔静一眼,然后转身就要离开,走了几步,他回头看着太叔静,“我欠你一个人情。”

    “还人情,别死了就好。”

    轻声低语了一句,太叔静摇摇头,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太叔静,硬碰硬不可怕,可怕的是鸡蛋碰石头。

    “小友,这是为何?”

    中年摊主出声问道,他一开始以为太叔静是害怕遭到报复,才和那年轻男子交换,可是见到那一手之后,他就知道太叔静肯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气息不显于外,就是他自己也做不到这样。

    “血阳花气血炽烈,除了可以在血骨境淬炼骨血,最大的功用就是祛除寒气,你需要王阶血阳花,只怕不是为了修炼吧。”

    “这株灵阶血阳花,也一并给你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枚石质钥匙的用处,不过我却很清楚它的价值,说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

    将这株灵阶血阳花送到摊主面前,太叔静笑了笑。

    “这……”中年摊主犹豫了。

    “拿去吧,这株灵阶血阳花确实对我用处不大,这样好了,我向你打听一件事,这株血阳花就当做费用,如何?”太叔静问道。

    “好,”中年摊主点点头。

    “这云梦古城之中,有卖好酒的地方吗?”太叔静笑眯眯地看着他。

    听到这个问题,饶是中年摊主想了很多太叔静会问的问题,也有些措不及防。

    他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古怪地看着太叔静,这少年怎么看都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长得也不错,他猜测太叔静的实力也应该不错,只是为何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难道这少年好酒?

    想了想,中年摊主觉得不太可能,谁家大人会让孩子这个年纪就去饮酒的,应该是为了长辈才来问的吧。

    “这云梦古城之中倒也有不少酒肆,只不过,如果小友想要买真正的好酒,就去易宝阁,那里的酒才是绝品,只是价格丝毫不便宜。”

    说着,中年摊主也咽了咽喉咙,似乎尝过易宝阁的好酒,那味道让他现在也忘不了,看来也是个好酒之人。

    “易宝阁?”太叔静感兴趣地问道。

    看着太叔静一副没听过的模样,中年摊主笑了笑,便和他说起这易宝阁。

    “易宝阁,顾名思义,交换宝物的地方,不仅收购宝物,也会出售宝物,里面的宝物众多,不仅是宝血,宝药,阵石,灵矿,还有功法和杀伐之术都有。”

    “除了这些,当然也少不了美酒了,易宝阁是个很大的势力,听说分部遍布各地,总部更是在大陆中心,宝物众多,什么东西都能换,美酒更是不在话下。”

    “基本上所有的修道者,都会去易宝阁换宝,因为里面的宝物最齐全,而且,易宝阁的信誉也很高,不用担心被骗。”

    听完中年摊主的话,太叔静摩挲下巴,这易宝阁听起来似乎是个很不简单的势力,不过跟他没关系,只要有好酒就行了。

    “多谢,我这就去易宝阁看看,告辞。”

    将那朵灵阶血阳花递给他,太叔静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太叔静的背影,中年摊主脑海浮现太叔静转身时的笑容,那是只有好酒之人才会流露出的表情,他觉得有些不真实,什么时候连这么小的少年都会喝酒了?

    “真是奇怪又神秘的少年!”

    另一边,太叔静循着中年摊主所指的方向,一路前行,一脸的高兴之色,就差要高歌一曲了。

    “嘿嘿,美酒,还是绝品,还好出来了,不然在家的话,娘亲她肯定会死死盯着我的。”

    太叔静笑的很灿烂,似乎有种喜欢这种没人管的日子。

    说起来也是奇怪,无论是太叔峰还是慕容静云,都不是好酒之人,就连太叔云也不爱喝酒,偏偏出了太叔静这么一个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