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法则之兵!开小灶!

作品:《我哥是主角

    无数的灵光汇聚,那是一枚枚道法符文在闪烁,一点一点,笼罩在两人身上,渐渐地,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变化。

    在太叔云的身上,那数以亿计的道法符文渐渐融合,一条条透明的丝带取代了原先的道法符文,这些透明若水晶的丝带缓缓缠绕而上,继而凝聚出一副战甲,战甲临身,看起来有些虚幻,却透着一股浓郁的大道规则的气息,和法则之心一般无二。

    这一副战甲之上,有着好几种大道的气息,都是太叔云感悟的道,凝聚在一起,融合成了这副战甲。

    还有两条透明如水晶的丝带,落入他手中,交缠在一起,缓缓凝聚出了一座小钟,和太叔云的星云钟一模一样,同样在虚幻之中透着几分真实,宛如水晶雕琢而成。

    在这座小钟周围,一切都凝固不动,就连时间的流动都不存在,宛如定住了这片时空。

    上下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

    宇代表空间,而宙代表了时间,而最能够体现时间和空间的器,就是钟。

    太叔云手里那座透明晶莹的小钟,就充满了时间和空间的大道气息,时间和空间汇聚,即为时空,这是一座时空之钟。

    “好强的时空之力。”

    小火感受到了这座小钟当中的威能,若是爆发出来,足以将它毁灭十几遍,时间和空间,向来是天地之间最神秘,也是最强大的大道之一,而时间和空间汇聚,那将更加的恐怖,传说领悟了时空,就能超脱。

    领悟了时空,之后能否超脱,小火不知道,但它很清楚的是,时空之道很恐怖。

    小白看着这座小钟,怔怔有些出神,然后眼神之中闪过几丝懊恼,为什么自己学不会他的道。

    铛!

    一道钟鸣声响起,只见太叔云背后,一道雄伟的虚影凭空浮现,看不清衣着和容貌,只有身形带着几分太叔云的影子。

    这道虚影出现的瞬间,空间都剧震,一股震慑四海八荒的帝皇之气蔓延而出,梵音传唱,道音悦耳,金光从虚空之中溢出,凝聚成一朵朵莲花,散发着一股让人悟道的空灵之气,虚空生金莲。

    这道虚影伸手了,只见那座透明晶莹的小钟凌空而起,落到虚影的手中,顿时,虚影的存在稍微凝实了几分,时空之力流淌,恐怖的气息从这道虚影身上降临,虚影正在不断地凝实,越来越清晰,就要成为真实的存在一样。

    轰隆隆!

    天空之上雷声炸响,那座透明晶莹的小钟突然荡起一道涟漪,把一切都平息下来,那道虚影又重新变得虚幻,雷声也立刻消失不见。

    小钟重新落回太叔云的掌心。

    “天神临世,这就是大哥二哥的异象,太强了。”

    小火感受到刚刚那股恐怖的气息,让它心惊,像是某种恐怖的存在要降临一般。

    宛若被同源的气息牵引一般,太叔静的背后,也有一道雄伟的虚影降临,不辨容貌,只能看出几分身形,一朵朵金莲从虚空之中绽放。

    随后,同样的一幕发生,无数的道法符文凝聚出一条条水晶般的丝带,缠绕上太叔静的身体,演化出一件道袍,阴阳生死图在上面流转,生出五行交融之象,一颗颗星斗闪烁星光,演化出一副星图,这众多的神异融合在一起,继而化为一片混沌。

    包容一切,孕育一切,既是开始,也是终结。

    吟!

    一道箭吟声长鸣,最后还有两条水晶丝带蜿蜒而动,合二为一,神光大放,一张晶莹剔透的长弓就出现在了身前,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其中运转,朦胧的光芒微微发亮,从这光亮之中,仿佛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世界。

    小白盯着这把长弓,这其中的道它如何也无法理解,仿佛包含了前世今生,四季轮转,蕴含着生命的奥秘,这是特殊的大道,不输于时空之道。

    太叔静曾经和它说过,这叫轮回。

    道法符文达到千万之数,就可以凝聚出法则之兵,道袍和战甲,长弓和小钟,都是法则之兵。

    这也是小火和小白它们从血脉传承之中知道的,不管是任何大道,只要凝聚的道法符文达到千万之数,就可以凝聚出法则之兵,发挥出法则的威能。

    小火和小白自然也早已做到。

    道音响彻天际,两道虚影震慑虚空,如同天神降临凡尘,气质缥缈,凌驾于天地之上,朵朵金莲遍布虚空。

    天神体异象持续了一会,随后慢慢消失在虚无之中,金莲也散作天地灵气泯灭。

    两道身影盘坐在虚空之中,一人道袍随风飘舞,气质出尘,随和的表面之下,绽放着无坚不摧的锋芒,一人战甲披身,如同战神一般,战天斗地的意志让虚空震颤。

    心有所感,两人同时睁开眼,神光一闪而逝。

    叮!

    法则之兵溃散,重新化作一枚枚道法符文,渐渐消散在虚无之中。

    “大哥,二哥,你们终于醒了,”小火高兴地看着他们。

    太叔云和太叔静轻轻落下,看着小火和小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小火,小白。”

    “二哥,你是不是给小白开小灶了,它说已经超过我,大哥,你也要给我开小灶才行,不然我就是最没用的那个了。”

    小火张开双翅,轻轻扇了扇,顿时掀起一股狂风,只是对他们丝毫没有影响,狂风还没靠近就消散了。

    “是吗?小白是这么和你说的?”太叔静笑了笑。

    小火见到太叔静的笑,有些发愣,那一瞬间,它感觉好像见到了伯母一样,尤其是他现在的黑色长发,更是相像。

    “二哥,你真的太像伯母了,特别是现在。”

    “哈哈,小静,娘亲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估计会很开心,”太叔云打量着他此时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哥,父亲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也会很开心的,”太叔静笑眯眯地说道,他像极了娘亲,可太叔云同样像极了父亲。

    “静。”

    小白抬起头看着太叔静,眼神之中透着几分高兴,只是语气却没有多大的波动,仿佛很是平淡,就像是和普通朋友说话一样。

    “小白。”

    太叔静回头看着它,伸手轻抚小白的脑袋,眸子之中透着几分温润,不知道为何,小白学会用神念发声的第一句话,就是他的名字,而且,无论他怎么纠正,小白都不肯和小火一样叫他二哥。

    “继续教我,”小白眨了眨眼睛。

    “好,”太叔静笑着点点头,虽然他不明白小白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他的道,不过,只要是小白想学的话,太叔静还是很乐意教它的。

    小白腾空而起,十丈龙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变成五寸那么长,来到太叔静的肩膀上,没有和先前一样缠在他脖子上。

    “小静,我们该回去了,”太叔云对他说道。

    太叔静点点头,这一次修炼的时间真的很长,春夏秋冬是一个完整的四季,一个四季为一个轮回,一个轮回就是一年,他们来到这里已经经历了四个完整的四季,也就是四年的时间。

    这四年来,他们沉心修炼,没有回过家族,中间只有小火和小白它们回去过。

    如今,他们都长成了翩翩少年,风华正茂,再也不是之前那从头到尾都看起来十分稚嫩的孩童。

    在这里的时间,兄弟二人修炼的同时,也完成了一场大的蜕变。

    “先把这头长发解决。”

    太叔静将脑后的长发拢在一起,然后一道白光闪过,黑色的长发纷纷断裂,然后随风飘落。

    “我也来,”太叔云也动手将自己的长发截断,变回了原来的短发。

    变成短发之后,太叔云和太叔静看起来都精神了很多,尤其是太叔静,现在应该不会有人把他一眼看成女孩才对,虽然他有着和自己娘亲九分相像的面容。

    现在的他,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温和的美少年。

    “小静,你现在的模样,估计会迷倒很多的女孩子,”看着他,太叔云忍不住笑着调侃一声。

    “那我得小心一点了,小白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哈哈。”

    太叔静也笑着开起了玩笑,和父母长得像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他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只要不丑就行,在这个世界里,终究还是实力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