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终入神!生死修炼!

作品:《我哥是主角

    咔嚓!

    通天猿的黑色大棒上面浮现了裂痕,其中还未成型的兵魂发出惊惧的怒吼,灵性也在一点点被吞噬掉,慢慢溃散,通天猿也发现了自己灵兵的异样,如果兵魂凝聚成功,那么这件灵兵就此成为了魂兵,只是,一切都被葬送了。

    吼!

    通天猿怒吼,想要抽出自己的灵兵,却发现怎么也拿不起来,那道灰色的漩涡就和磁铁一样,吸住了它的灵兵,根本拿不开,哪怕它重新激发自身血脉,凝聚血煞之力,也会被吞噬掉。

    “现在,该你了,接我一击。”

    太叔云一手施展吞天,一手持着星云钟,朝怎么也不肯放手的通天猿轰了出去,星云钟和通天猿撞了个满怀,通天猿被震飞出去,骨裂声响起,它大口咳血,把地面都给染红了,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沟壑,撞倒了桃谷的山壁上。

    轰!

    山壁都裂开了,那头通天猿被嵌在其中,胸膛凹陷下去,浑身都在淌血,气息一下就衰弱到了极致,灵兵被毁,身体也遭受重创,血脉反噬,让这头通天猿失去了战力。

    啪嗒!

    黑色的大棒被漩涡全部吞噬,一点一点消解,也可以说是融化,里面的灵性也完全被磨灭,一件即将成为魂兵的兵器就这么被摧毁了。

    灰色的漩涡慢慢消失,太叔云慢慢走到这头通天猿的面前,看着它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并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在厮杀,必有一死。

    “你不是我们的同类!”

    沉闷的声音响起,这头通天猿开口说话了。

    “你竟然会说话。”

    太叔云诧异地看着它,他第一次听见凶兽会说话,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咳咳,你果然是人类,”通天猿瘫坐在地面上,笑了一下,露出锋利的獠牙,看起来有些吓人。

    “你很特别,我第一次见到凶兽说话。”

    太叔静走了过来,看着这头通天猿,左右打量着它。

    “这场战斗我输了,你们的胆量真的很大,这里从来都没有人类敢进来过,那些闯进来的人类,他们都毫无疑问地死在了这里。”

    这头通天猿开口道。

    “你要死了,”太叔静对它说道。

    “咳咳,那又如何,战斗是我们一族的宿命,我们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生存在这里的所有同类,都是如此。”

    这头通天猿咧嘴笑了,鲜红的血液从它嘴角流下,散发着浓郁的生机,泛着神曦。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可以开口说话?”

    “修炼到三阶,我们都会凝聚兽魂,届时神念也会强大一截,神念的强弱,决定了我们能否发声,只不过,很多同类的血脉过于普通,即便凝聚出了兽魂,也非常弱小,无法具备很强的神念,也就无法发声,”

    “神念发声?那你这应该不是神念发声吧,”太叔静问道。

    “咳咳,我当然不是,当我们修炼到五阶,就可以开口说话,而那些血脉普通的同类,根本修炼不到五阶,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通天猿喘着粗气,仰起头看着天上。

    “血脉决定了你们的天赋和上限,”太叔云轻声道。

    “不过,这与你何干,你能修炼到现在,足以说明你的天资,”太叔静坐下来,和它面对面。

    “咳咳,我时间不多了,人类,你们很强,尤其是你们的天资,让我恐惧,希望你们的到来,不会给这里带来灭顶之灾。”

    通天猿的双眸泛着血丝,兽瞳开始慢慢放大,气息渐渐消失。

    “恐惧?要不要这么夸张,我们又不是来搞破坏的。”

    太叔静无语地看着它,还灭顶之灾,他们两个小不点,就算再厉害,还能斗得过这里所有的凶兽不成,尤其是这里面还有很多六七阶的凶兽,他们可不想自己找死。

    “小静,我们把它葬在这里吧,它是真正的武者,”太叔云看着这头通天猿的尸首,带着些许的敬佩说道。

    看着这头通天猿,太叔静自言自语道,“既然我哥这么说的话,那就便宜你了,不动你的尸首,算了,就给你葬在那株桃木下吧。”

    说完,太叔静就把这头通天猿的尸首提起来,搬到最中央的那株桃木下,将它给葬在了地下,做了一个土包,当做灵位。

    本来太叔静还想好好利用一下这头通天猿的尸体,五阶凶兽的宝血可是好东西,对他和太叔云都有用处,也许还能从它的心头血之中,领悟出上古凶兽朱厌的天赋神术,也就是通天猿施展过的三头六臂。

    如果这头通天猿就这么死了,太叔静还真会这么做,不过看在太叔云的份上,他只好放弃这个想法了。

    “哥,你还好吧,”太叔静看着他,见他满身都是血,看着有些凄惨。

    摇摇头,太叔云的伤势正在自愈,虽然之前被通天猿打伤,体魄都出现了裂痕,只是天神体的自愈能力很强,很快就愈合了大半,身上的裂痕也在慢慢消失,金色的神血不再流淌出来。

    天神体每一次受创,恢复之后,体魄都会更进一步,变得更加坚固,所以天神体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特殊的战斗神体,愈战愈强。

    太叔云盘膝坐下来,运转天神经,整座山谷之中的灵气都朝他汇聚而去,黄金神血在体内奔腾,天神体本源随着他每一次运转天神经,都会一丝丝地壮大,然后反哺天神体,让太叔云的天神体更加坚不可摧。

    过了一会,太叔云从修炼之中醒来,浑身的伤势已经完全消失,虽然看起来很狼狈,但是他已经恢复了巅峰状态。

    “哥,感觉怎么样?”太叔静靠在桃木上,打了个哈欠。

    “嗯,这次战斗让我获益良多,现在我才算完全掌握了自身的力量,收发由心,没有丝毫的迟滞,这就是战法入神,果然,战斗使我们成长。”

    太叔云感觉非常良好,这一次他顺利感悟了战法入神,掌控了自身的力量,现在的他,随时都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施展杀伐之术也不再是徒具其形,而是将其神髓展现出来,爆发出恐怖的威能。

    “战法入神,让我们完美掌控自身的力量,那么在战法入神之上,是不是还有更加玄奥的境界,就如同箭意蜕变成箭势一样。”

    太叔静喃喃道。

    这座桃谷之中的猴子都目睹了首领的死亡,纷纷逃出了这里,这样一来,这里暂时就成了无主之地,不过,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新的凶兽占据。

    “哥,你脸上的妆化了,我来给你补上,嘿嘿。”

    太叔静取出一罐子兽血,重新给太叔云抹在脸上,兽皮也有些破破烂烂了,要回去重新裁剪新的兽皮才行。

    两人回到那棵巨木之上,小火和小白已经出去自行修炼,这里是凶兽的天堂,是最适合它们成长的地方,太叔云和太叔静虽然有些担忧,不过还是相信着它们。

    接下来的几天,小白和小火都没有回来,这个地方很大,还有很多危险的地方,太叔云和太叔静也不敢随意深入那些地方,有强大的存在蛰伏在其中,光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他们感受到了危险。

    兄弟二人如同在云梦山脉外围一样,分开修炼,独自去挑战对手,面对一切危险,在生死之间修炼,激发出自身的潜能。

    沉浸在修炼的世界之中,无论是太叔云还是太叔静,都经常好几天回不来,每天不是和强大的凶兽战斗,就是被更强的凶兽追杀,一路逃亡。

    渐渐地,这里面所有的凶兽都知道,最近出现了两头体型十分幼小,却胆子大的要死,实力也非常强大的同类,每天都不断去挑战那些强大的存在,惹得那些强大的存在走出自己的领地,搅得很多地方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尽管这样,那些普通的凶兽也不敢插手进去,无论是哪一方,它们都无法力敌,只能躲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