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相认!法则之心!

作品:《我哥是主角

    其实,太叔静用神眸窥见她真容之时,除了觉得她有些漂亮,也觉得她有些像自己见过的某个人。

    “真像。”

    静雨走到太叔静面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上他的脸颊,轻声地呢喃道。

    “你……”

    太叔静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除了娘亲,还没有谁敢对他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只是他虽然有些不适,却也没有避开,因为她的眼神很温柔。

    “好了,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太叔静偏过头避开她的手掌,问道。

    “你们的娘亲是不是叫静云?”

    静雨开口问道,语气带着肯定。

    太叔云和太叔静相视一眼,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从兄弟二人身上感受到压力扑面而来,静雨眼中浮现一丝震惊,她竟然从二人身上感受到了危险,虽然在大殿之中,亲眼见到兄弟二人登上四十九个台阶,她就知道两人的天资非常卓越,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

    “论辈分,你们也许还要叫我一声小姨,我叫静雨,”静雨笑着,把面纱摘了下来。

    见到静雨的真容,太叔云有些惊讶,眉眼之间确实和他们的娘亲非常相像,要说不一样的就是气质了,娘亲的气质更加随和多变,有时温柔似水,有时古灵精怪,而她的气质更多的还是端庄和尊贵。

    “姑姑?不好意思,我娘可从来没说过她有什么妹妹,想让我认小姨,哼哼,”太叔静双手抱胸,挑了挑眉。

    “小公子,小姐没有骗你们,她确实是你们的小姨,大小姐离开这么多年,没想到这一次见到的却是她的孩子,”林伯感慨道。

    “你们凭什么这么确定?”太叔静瞥了他们一眼。

    “没错,阁下,你们凭什么这么肯定?”太叔云也问道。

    看着兄弟二人其实已经相信了一半,却还是装着不信任的样子,静雨轻笑一声,对着太叔静说道,“因为你太像你娘亲了。”

    “我?我很像娘亲吗?”太叔静指着自己,看向太叔云,带着询问的意味。

    “额,确实很像,”太叔云点点头,他也觉得小弟和娘亲很像,至少有八分像,另外两分才像父亲。

    “之前见到你哥哥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有些熟悉感,没有想太多,直到我见到了你,你那张和姐姐像极了的面容,我才确定,你和你哥哥,肯定是姐姐的孩子。”

    静雨对他们笑了笑。

    “那我这样还像吗?”

    太叔静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然后挤压出古怪的形状。

    “呵呵,你这样更像了,姐姐以前也很喜欢这样,你们果然是姐姐的孩子,这点都一模一样。”

    静雨笑的更开心了,眸子都快眯成了一条缝。

    “哥,我们不会真的要叫她什么小姨吧?”太叔静凑到太叔云耳朵边小声道。

    “你问我,我问谁?”

    太叔云白了他一眼,突然蹦出个小姨来,还是真的那种,他也不知道该咋办。

    “咳咳,我想起来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太叔静把手放到嘴边咳嗽了一声,然后就要转身离开。

    啪!

    只见静雨拉住了太叔静的手,脸上带着笑意,“你这招我姐姐也用过。”

    “你干嘛?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快放开,不然我让小白咬你了啊,很痛的啊,哭了可别怪我,”太叔静嚷嚷道。

    “还男女授受不亲,你个小不点,懂得还真多,快点,叫小姨,”静雨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兄弟二人。

    “小白,上,咬她,”太叔静对小白说道,可小白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咦,你脖子上的就是小白吗?真龙!”

    静雨再次被震惊,认出小火是神凤的时候,她就很震惊了,没想到还有一头真龙,就盘绕在太叔静的脖子上,没靠近还真发现不了。

    “被吓到了吧,还不赶紧放开,”太叔静瞥了她一眼。

    “呵呵,想吓我,今天你不叫小姨,我就不放了,”静雨笑眯眯地看着他。

    还想占小爷便宜,没门,太叔静白了她一眼,“做梦去吧你,快放开。”

    “不放。”

    想了想,太叔静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用灵力摄来一只青虫,就这么放在她手上,“看看这是什么。”

    “呀!”

    静雨一看到手上的那条青虫,吓得叫了一声,连忙放开了太叔静的手,急忙把那条青虫给甩了出去。

    “哈哈哈,你不是修道者吗?竟然连一条小小的虫子都怕成这样,比小孩还不如。”

    太叔静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旁边的太叔云和林伯也有些忍俊不禁。

    “你……”静雨羞恼地瞪了太叔静一眼。

    “不好意思,小静他就是有些不着调,其实他人还是很好的。”

    太叔云站出来调解道。

    “看你还敢不敢让我叫你小姨,”太叔静得意洋洋地看着她,还挑衅地做了一个鬼脸。

    “哼,”静雨哼了一声。

    “那边的亲卫队似乎在等你们,这样好吗?”太叔云看着那边的亲卫队,他们的视线一直聚集在这边。

    回头看了一眼亲卫队的人,静雨对林伯点点头,林伯明白了什么,便走过去,和亲卫队的队长说了几句话,然后,这一支亲卫队就整好队伍,带着马车离开了,虎啸声阵阵。

    “小姐,好了,”林伯走回来。

    静雨点点头,正要说话,却瞥见几个人走了过来,便将面纱重新戴上,遮住了自己的面容。

    “静公子,好久不见。”

    钟毓他们走了过来,和太叔静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体魄强大了不少,也差不多该破境了吧,”太叔静瞅了她一眼,感受到她体内的气血之力,显然已经达到了她的极限。

    “静公子的眼力依旧厉害,我这次回去就破境,”钟毓笑着回道。

    “嗯,挺好。”

    “那我就不打扰了,静公子,有时间记得来城主府,必扫榻相迎,”钟毓抱拳,视线在静雨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转身离开。

    “静公子,回见,”钟厉三人也对太叔静致意,然后跟着钟毓离开了。

    “小静,他们是?”

    太叔云看着钟毓他们的背影,如果他没听错,刚刚那少女是邀请太叔静去城主府做客的意思,这么说来,这几人都是城主府的人。

    “就是之前在云梦山脉遇到的,来自城主府,”太叔静解释了一句。

    “你们也该把名字告诉我了吧,我的小侄子们。”

    静雨这才想起来,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此处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太叔云看了一眼周围,还有很多的修道者在附近。

    来到了远处的一座山头上,此时已经是晌午,小火已经去了捕捉食物,太叔云他们开始生火,准备烤凶兽肉。

    坐下来之后,兄弟二人和静雨与林伯交谈了许久,相互了解了一些事情。

    原来太叔云和太叔静的娘亲复姓慕容,真名叫做慕容静云,是云国的皇族公主,也是云国国主的第一个女儿,而慕容静雨是第二个女儿,也就是二公主。

    在慕容静云十八岁的那年的成年礼上,云国国主将她许配给当时的云国大将军,但是慕容静云不愿意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在几天之后,她便独自一人离开了云国,不知道去往了何方,这一走,便到了现在。

    而慕容静雨来到这里也是一个偶然,她正好外出来到这云梦州州府,听说云梦大泽有一座上古遗迹出世,便带上林伯来到了这里。

    让慕容静雨惊喜的是,这座上古遗迹的主人竟然是一位大能,而且她还得到了这位大能的法则之心。

    “法则之心,就是那个光球吧,确实有着很强的大道气息,远远超过道法符文。”

    太叔静第一次见到那个光球,就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法则气息,如同是道法符文的升华,大道的气息更加浓郁,感受到法则的气息之后,他对于自己以后的大道之路,有了更加明确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