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皇阶功法!上古遗迹沉没!

作品:《我哥是主角

    看着这一幕,很多人都忍不住笑了,原来这柳如鹰是真的被人耍了,只不过被耍得有些挺值得的,看来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傻子,只是傻人有傻福罢了。

    “林伯,我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们,”静雨语气激动地对林伯说道,一双眸子之中浮现淡淡的水雾。

    “小姐,老夫也想起来了,他们是肯定是她的孩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林伯也激动地看着兄弟二人。

    “嗯?”

    太叔静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这女子和老头应该是坐着马车来的,和云梦古城有些关系,只是他们为什么会用这种熟悉的眼神看自己,就像见到了熟人一样。

    “少年,是你说,我这最后两件东西,你们两个就要笑纳了?”

    潇洒道人感兴趣地看着他们。

    “没错,小爷说的,胖老头,这两样东西我们包了,谁有意见我就打趴谁,”太叔静笑眯眯地看着周围的那些人。

    听到太叔静的话,一些知道他厉害的人都微微后退了一步,让那些不知道的人有些迷茫,不知道他们为何会惧怕一个小孩。

    “哈哈哈,你这小孩真有意思,既然你们这么有自信,那就让老夫看看,你们二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吧。”

    潇洒道人捋了捋胡须道。

    “没问题,哥,我们上,让他们开开眼界,”太叔静甩甩手,和太叔云一起走上台阶。

    第二……第二十个……第四十个……第四十九个台阶,兄弟二人一起踏上了高台,来到了潇洒道人的面前。

    “胖老头,怎么样?我就说,你这最后两件东西是我们的了吧。”

    太叔静挑了挑眉,看着潇洒道人。

    “妖孽,果然是妖孽,我潇洒道人活了近万年,却看不透你们两个小孩,在我看来,丝毫不比那些帝子皇女差,你们真正的舞台应该是在大陆的中心,没想到,老夫最后的一丝意志还能见到这样的天骄,老夫无憾了。”

    潇洒道人言语之中满是赞叹。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们连云梦大泽都还没出去过,去什么大陆中心还早着呢,最后的两样东西都归我们了吧,”太叔静看着那本书册和那枚石质钥匙,问道。

    “自然,这最后两样东西都归你们了,这书册是一本皇阶功法,而那枚石质钥匙,其实老夫也不知是何物,得到这枚石质钥匙也是机缘巧合,它的用处就靠你们自己去发现了。”

    潇洒道人将书册和石质钥匙送到兄弟二人手中。

    接过书册和石质钥匙,太叔云对潇洒道人鞠了一躬,“多谢前辈。”

    “谢啦,胖老头,”太叔静扬了扬手里的石质钥匙。

    “小静,对前辈要礼貌一点,”太叔云无奈地看了自家小弟一眼。

    “安啦,胖老头都没介意,”太叔静摆摆手。

    “真是有趣的两兄弟,既然这些东西都找到各自的主人,老夫的时间也就到了。”

    说完,潇洒道人的意志光芒大放,不再维持着人形,全部融入骨架之中,尸骨颤动,一股沉重的威压顿时挤满了这整座大殿,整个遗迹都开始震动起来。

    “都离开这里吧,这座遗迹马上就要随老夫沉没湖底,几万年了,真的好久好久……”

    宏大的声音响彻整座遗迹,不管是在中心大殿的人,还是在遗迹继续寻找机缘的人,都听到了这道声音,开始朝着遗迹之外移动,不敢有片刻停留,

    “快离开这里!”

    所有人都朝遗迹外面涌去。

    “哥,外我们也走吧,”太叔静说道。

    太叔云点点头,“小火!”

    唳!

    小火的身影从高台之后飞出,太叔云和太叔静跳了上去,小火带着他们很快就离开了。

    “等等……”

    静雨看着太叔云和太叔静的身影,想要叫住他们,却没有赶上。

    “小姐,还是先出去再说吧,会有机会的,”林伯说道。

    静雨点点头,收回了目光,和林伯一起离开了大殿,不到半刻的时间,整个大殿就变得空无一人。

    唳!

    小火载着太叔云和太叔静第一个飞出遗迹,紧随其后的,就是穆管家和柳如鹰,还有林伯和静雨。

    “哥,刚刚那个女的看我们的眼神很奇怪,像是认识我们一样,”太叔静说道。

    “是吗?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不过我们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太叔云也察觉到了,之前在遗迹大殿之中,那个女的看他们,或者说是在看到太叔静的时候,眼神发生了变化,明明在进遗迹之前,她见到自己都没有露出那种眼神。

    “算了,管她呢,说不定是觉得我很帅,想认识我呢,哥,那女的还挺漂亮的,我已经看过了,嘿嘿。”

    说着,太叔静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闪过一阵神光。

    “小静,你啊,”太叔云无奈地摇摇头。

    “这又……咳咳,小白你做什么?”

    太叔静才刚想说话,喉咙就被勒住了,差点就要出不了气。

    昂!

    小白抬起头,金色的龙眸盯着太叔静,透着不满的情绪,弄得太叔静一脸雾水,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惹恼了它。

    “小火,小白它这是怎么了?”太叔云问向小火。

    唳!

    小火一边飞,一边侧过头,对着太叔云说着什么,太叔云听了之后一脸的惊讶。

    “小火,你是说……”

    小火微微点头。

    “好吧,看来以后的日子会更有趣了,哈哈,”太叔云高兴地笑了起来。

    对上小白的视线,太叔静威胁道,“小白,你再敢这么对我,信不信我不让你待我脖子上了。”

    昂!

    小白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威胁,龙身微微缩紧,太叔静只感觉自己又要差点出不了气了。

    “停,小白,我认输,我错了,快松开……”

    太叔静只好服软,他觉得小白今天是不是有些吃错药了,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以前的小白可从来不会这样。

    小白这才松开,太叔静缓了一口气。

    “哥,我做了什么吗?小白竟然勒住我的喉咙,”太叔静看向太叔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小白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你要理解。”

    从小火这里知道了原因,太叔云心里觉得乐呵呵的,别看太叔静平时在外人面前很喜欢装样子,说出一些让人费解的话,其实内心还是很纯粹的。

    “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太叔静疑惑地看着他,从他的语气之中,太叔静听出了一丝笑意,他肯定是知道点什么,不然不会这么说。

    “嗯…这是你自己的问题,自己想去,”太叔云笑着摇摇头。

    “不说拉倒,还有小白,我警告你啊,不许再那样了,”太叔静盘坐下来,侧过头对小白说了一句,一手撑着下巴,一副悠闲的样子。

    呼哧!

    小白喷出一道鼻息,有些傲娇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和闹别扭的小姑娘一样。

    “呵呵,感觉会很有意思,”太叔云看着他们,轻笑一声。

    轰!

    云梦水泽掀起巨大的波涛,这座上古遗迹正在下沉,还有一些没来得及走远的修炼者,直接被巨浪给拍飞,在这云梦水泽里面进行了一个从头到脚的洗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最后和落汤鸡没有区别。

    “哥,最后那个胖老头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看着那一寸一寸下沉的遗迹,太叔静懒懒地说道。

    “嗯,那是我们迟早要去的地方,只不过,不是现在,我们还太小了,走出云梦大泽的时机还未到来,小静,你认为如何?”

    太叔云问道。

    “自然,年纪小是个硬伤,不过,如果我们先把这云梦山脉给征服了,时机应该就到来了,你觉得呢哥?”

    太叔静想了想,笑道。

    “哈哈,小静,你这想法不错,”太叔云哈哈一笑。

    哗啦啦!

    遗迹完全沉入湖水之中,搅动整个湖面,遗迹的影子愈发模糊,渐渐地,连影子也消失不见,只有无数的水泡从湖底冒出,越来越少,最后湖面完全归于平静,仿佛那座上古遗迹从来不曾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