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三拜九叩唤亡灵!王阶大术!

作品:《我哥是主角

    从那副骨架上,太叔静感受到了当初和龙象骨架一样的势,散发着一股威压,而那四十九节阶梯,应该就是威压的范围,想要得到上面那些东西,就要接受考验了。

    “哥,阶梯上有那人的威压,不过对你和我并没有什么压力,用势去破除就可以了,”太叔静解释道。

    “那好办,不过,那个柳世子怎么办?”太叔云看了一眼柳如鹰。

    看着那柳如鹰,太叔静想到了一个好玩的办法。

    “嘿嘿,哥,让我好好整整他,”太叔静笑嘻嘻地说道。

    “前辈,小子已经来了,前辈,”柳如鹰还在喊。

    “咳咳,小子,你来了!”

    一道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声音响起,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这不是刚刚那个自称遗迹化身的人吗?难道是真的?

    很多人都露出诧异之色,就连林伯和静雨都如此,是那搞怪的小孩又出现了。

    “前辈,你终于来了,前辈,您还记得我和您的约定吗?”柳如鹰顿时激动了起来。

    “当然!”

    “那前辈可以将那四件宝物交给小子吗?”柳如鹰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啊前辈?”柳如鹰有些着急。

    “小子,这三样东西,是老夫为了筛选出合适的继承者而放在这里的,如果想要得到这三件东西,就必须走上这四十九节阶梯。”

    “那前辈,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柳如鹰不死心地问道

    “有,虽然看你小子根本爬不上来,不过看在你小子还算实诚的份上,就给你小子一个机会,这样吧,你对着老夫的尸骨行三拜九叩之礼,老夫就让你从这四件宝物之中挑选一件,怎么样?”

    “好的前辈,小子这就三拜九叩。”

    说着,柳如鹰就走到阶梯下面,对着上方的尸骨开始三拜九叩。

    旁边的穆管家看着自己的主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丢脸的事情,都转身面向其他地方,这三拜九叩之礼,岂是那么随便就能做的事情。

    还有其他的修炼者,也是一脸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柳如鹰,这怕是他们有史以来见到的最傻的人了。

    “这…不知道苍王府的人看到了会有什么感想,”林伯摇摇头。

    “苍王府这一代可不止他柳如鹰,他还有一个更加棘手的弟弟,那个人才是苍王府这一代的领头人,就是我也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静雨不屑地看着柳如鹰,她从来都没有把柳如鹰当做一号人物,他作为苍王府这一代的世子,有着整个王府的资源,修炼了这么多年,却仍然还只是灵脉境,天赋可见一般。

    “噗,这个蠢材,还真的这么做了,我要忍住,不能笑,”太叔静和太叔云一起躲在高台的后面,忍不住憋笑。

    嗡!

    高台上的尸骨突然发出一阵嗡鸣,只见那晶莹如玉的尸骨上,一缕烟雾状的云雾飘起,逐渐汇聚成一个人形。

    一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不过,令人有些大跌眼镜的就是,这是个胖子。

    “到底是何人,竟然完全猜中了老夫的想法,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天才,快让老夫看看是谁。”

    这个胖子朝下面望了过去,只看见一个年轻人跪在地上,正一脸激动地看着自己,这个胖子顿时明白了,就是这个年轻人,完全猜中了自己的想法,虽然看起来有些挫,不过这都可以忽略。

    “哈哈哈,肯定就是你小子吧,长相也算得上是…别具一格,既然是你唤醒了老夫,说吧,你有什么愿望,老夫都给你实现了。”

    一片哗然!

    “这…这竟然是真的,”穆管家张大了嘴巴,前一刻他还觉得柳如鹰就是个傻子,现在他觉得柳如鹰真的是运气爆表了。

    “林伯,这样也行?”

    静雨都难以再保持淡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竟然真的有这种事,对着死人三拜九叩就能把人唤醒了。

    “老夫也是第一次见到,”林伯苦笑道。

    所有的修炼者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这一幕简直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早知道三拜九叩就有用的话,他们也丝毫不会犹豫,这可是天大的机缘。

    “前…前…前辈,小子柳如鹰,见过前辈,”柳如鹰激动地溢于言表,都要说不出话来了。

    “柳如鹰是吧,说吧,你有什么愿望?”胖子双手负在身后,飘在上空,有些眉目慈善地看着柳如鹰。

    “小子想要那四件宝物,不知是否可以?”柳如鹰仍然跪在地上,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嗯,本来这四件东西,只有通过了老夫的考验才能得到其中一样,不过,既然你小子把我唤醒了,就勉为其难地让你小子选一件吧,”胖子点点头。

    “前辈,这四样东西都是什么东西,可以给小子说明一下吗?”柳如鹰问道。

    “没这个必要,这四样东西,你选中任何一件,都是你的缘法,选吧,”胖子摇摇头。

    柳如鹰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视线在这四样东西之中来回,一时间不知道该选那件宝物才好,不过,那枚石质钥匙看起来最普通,柳如鹰立刻把它排除了。

    剩下来的三样东西,那枚散发着灵光的圆球,他也不认识,只有书册和那页金章,他大概能猜到应该是功法和杀伐之术,品阶应该不低。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那页金章好一点,王府的功法也不差,他需要的是更强大的攻伐之术。

    “前辈,小子决定就要那页金章了,”柳如鹰开口道。

    “好,没问题,这页金章,是一式王阶大术,希望你不要辱没了它。”

    这个仙风道骨的胖子说着,拂袖一挥,那石桌上的金章就漂浮而起,朝着柳如鹰缓缓落下,落入他的手中。

    “多谢前辈。”

    柳如鹰心里乐开了花,这可是王阶大术,就是他苍王府都只有一式王阶大术,还是残缺的,如果将这页金章带回王府,所有人都要对自己刮目相看。

    “这是你应得的,”胖子摆摆手。

    这一幕,让众多的修炼者都眼馋死了,那页金章竟然是王阶大术,他们一生也未必能够遇见的东西,天大的机缘啊!

    “呼,还好他不认识法则之心,”静雨暗喜,如果真的被那个柳如鹰把法则之心选走了,那可就麻烦了。

    在高台之后。

    太叔云盯着太叔静,那仿佛要把他看穿的眼神,让他非常的不自在。

    “哥,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谁知道那是真的,就知道这遗迹的主人是个沙雕,实锤了这下,还是个死胖子。”

    “小静,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那现在怎么办?”

    太叔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真是怪事年年有,马上就出现在眼前,他知道太叔静只是想捉弄那个柳如鹰而已,没想到把沉睡在尸骨里面的一丝意志唤醒了,真是世事难料。

    “当然是出去了,小爷我想的主意,怎么能便宜了别人,更何况还是那个柳如鹰,虽然我不知道王阶大术有多厉害,但是便宜谁也不能便宜他,走,轮到我们出场了。”

    太叔静撇了撇嘴。

    “那就出去吧,”太叔云点点头。

    将王阶大术赠与柳如鹰之后,这个胖子才正眼看向其他人,看着高台下许多的修炼者,他扫视了一边,眼里的光芒让他们都觉得自己被看透了一样。

    “咦!”

    这个胖子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名女子身上,稍微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在这种偏远之地,也有你这样的小天才存在。”

    “前辈谬赞了,小女子还差远了,不知前辈如何称呼?”静雨脸色淡然,不卑不亢。

    “哈哈,老夫潇洒道人,”胖子捋了捋自己的胡子。

    “不知前辈为何陨落于此?”静雨问道。

    “唉,老夫来自大陆中心,本为躲避人祸而来,却依旧葬身于此……算了,过去的就不提了,”胖子摇摇头。

    静雨心中波澜起伏,这位前辈,竟然是来自于大陆中心,那可是所有修炼之人向往的地方,那里无数势力林立,天骄争霸,是整个大陆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