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恐怖箭势!归去!

作品:《我哥是主角

    一名灵脉境,被当众一招打了个半死不活。

    在场那么多的灵脉境,看到那个李师兄的模样,都心里开始打鼓,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太叔静,他们想不明白,太叔静连灵力都没有用出来,就把人拍飞了,这力道是有多猛?

    昂!

    小白愉快地叫了一声,它知道太叔静是为了它而出手,它早就看这些人不顺眼了,刚才这些人用卑鄙的手段暗算它,要不是太叔静出手阻止,它的龙魂就要遭到重创,此刻,见到那些人吃瘪,它就很高兴了。

    “这不可能!”

    清明和清枫两人低吼,一名灵脉境,竟然轻易就被他打成了残废,而且还是以纯粹的力量,就算这名小少年也是灵脉境,也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情况,只有在血骨境之中才会出现。

    而那名血魂岛的男弟子,很明显不是血骨境,是和他们一样的灵脉境,除非他是假的灵脉境。

    “不得了,以肉身之力就可以轻易击杀灵脉境,还如此年幼,绝对是天骄,”徐怀看着太叔静跟看到了宝一样。

    “果然不简单,”旁边的少女玉儿也笑了。

    太叔静看着自己的手掌,感觉跟拍蚊子一样,全是空气,还不能用太大力气,不然就要拍爆了,真是给他添麻烦。

    “真是弱鸡,一点感觉都没有,小爷我还不能用太大力,就怕给他拍个稀巴烂,早说让你这个老家伙来,还偏偏要装,德行!”

    瞅了瞅方通这个老头,太叔静不屑地说道。

    “竖子休得猖狂,老夫这就来会会你,”方通走了出来,龙行虎步,来到太叔静身前三尺远的地方。

    看着他根本不敢靠近自己,太叔静就知道这老头在打肿脸充胖子,心底暗暗鄙视了一番。

    “行,那我出手了,你可接住喽,”太叔静嗤笑了一声,然后收敛神情。

    吟!

    一股无形的势从太叔静身上蔓延而出,似乎可以刺破苍穹,将前方三丈之地全部笼罩,令人遍体生寒,呼吸凝滞。

    “你……妖孽!”

    感受最深的就是方通了,他就好像处在冰冷的水里面,体会不到一丝温暖,呼吸都被压制了,绝望的心绪涌上心头,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死亡。

    这样的感觉,唤起了他内心深处的回忆。

    那一次,血魂岛岛主带着他外出,离开了云梦大泽,来到更加广阔的地方,那是一座巨城,光是城墙都有百丈高,魂宫境修士比比皆是,多如牛毛,就是立道境也不少。

    后来,一道恐怖的气息从巨城之中出现,让他如坠冰窖,血液偶被冻结,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主宰,充满了绝望。

    从那以后,他对于云梦大泽之外,再也没有了向往,这么多年以来,方通已经渐渐忘却了这件事,可就在今日,那段记忆又回来了。

    不仅是方通,还有处于太叔静三丈之内的那些修炼者,也都浑身僵硬了起来,气血都运转不畅了,身陷囹吾,无法动弹。

    这是势,万物都有着势的存在,山有山川之势,水有川流之势,日月有轮转之势,星辰有星斗之势,火有火势……

    这些势,都来源于天地万物,看不见,摸不着,无形无影,却真实存在着,可以被领悟出来,而有一种势,来源于兵器之中,需要对一种兵器有着深入的了解,甚至必须经历杀伐才有可能领悟,如剑势、刀势等。

    而太叔静所施展出来的,乃是箭势,也是他这两个月以来,最大的收获,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他每天从早到晚都是在修炼箭术,勤修不辍,基本上除了吃饭就是在修炼箭术,没有一天偷过懒。

    正因为如此,从箭意到箭势,太叔静用自己强大的悟性,实现了从意到势的进化。

    意来源于自身,可以运用于招式之中,强化攻击,而势却是借用了天地之力,有着镇压一切的威能,让人觉得宛如是在对抗天地一样,融入攻伐大术之中,威能震天裂地。

    “这一次,小静走在了我前面。”

    感受着太叔静身上的箭势,太叔云轻语,他的星云钟和太叔静的星辰弓不同,攻伐之势没有那么浓烈,少了些许的锋芒,所以兵器之中的势并不适合他。

    而太叔云也处于领悟势的边缘,他已经领悟了自身战道之中的战意,即将蜕变成战势,如果能借助战斗来感悟,会更快地蜕变,只不过,暂时还没有合适的对手,不足以激发他的战意。

    通过自身去领悟的话,只是多耗费一些时间罢了,对他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这一次就到此为止,不过,仅此一次,小爷可没那么好的耐性。”

    看着方通被吓傻了一样,太叔静觉得很无趣,收回箭势。

    “呼,小…小人明白。”

    箭势褪去,方通才慢慢感觉到自己还活着,此刻,他浑身被冷汗浸湿了,从水池里被捞出来的一样,他看着太叔静,仿佛是在看某种恐怖的东西,面对太叔静的警告,他慌忙低下头来回应。

    那些靠的比较近的修道者也冷汗涔涔,惊惧地往后退,一个劲地往后挤,好像有什么恐怖的生物在接近一样。

    “还不快退后,找死啊!”

    “快点,那是个妖怪!”

    “我要回家!”

    “……”

    骂声起伏,那些感受过箭势的修道者,个个都吓得要死,脑海里再也没有宝血两个字,而是想着小命要紧。

    那些被挤开的修道者,都一脸懵逼,看着那些人和见了鬼一样,逃似的离开了,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刚刚瞬间感觉到一股冷意而已,怎么会这样?

    “唉,没劲,还不如回家睡觉。”

    还没开始发力,敌人就倒下了,太叔静想到这么一句话,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听到太叔静的嘟囔,方通苦笑,是你太妖孽了,你这样的天骄,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云梦大泽,外面的世界才是你的舞台。

    “徐长老,他们这是怎么了?”

    清明和清枫瞪大了眼睛,好端端地,一大堆人就被吓跑了,还说有妖怪,这是修道者说出来的话吗?

    没有得到回应,两人朝徐怀看过去,,发现徐怀在发愣,只是眼神却充满了震惊。

    “徐长老,您这是怎么了?不会也看到妖怪了吧?”

    看着他这副样子,清明和清枫郁闷了。

    “咳咳,别瞎说,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妖怪,老夫只是太惊讶了。”

    徐怀瞪了他们师兄弟二人一眼。

    “徐长老,您在惊讶什么?那些人吗?”玉儿询问。

    徐怀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让少女和两师兄弟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让徐长老如此惊讶,到了失态的地步,那必然是一件很惊人的事情。

    “哥,走吧,该回去了。”

    走到太叔云身边,太叔静对他点头。

    “嗯,小火麻烦你了,”太叔云对小火笑道。

    唳!

    小火轻鸣一声,稍微低下了自己的头,让太叔云上来,太叔云见状,跳上了小火的后背,太叔静也跟着跳了上去。

    “小静,你上来做什么?”太叔云问道。

    “回家啊!”太叔静理所应当道。

    “小白怎么办?”

    “让它跟上来就是了,总不会跟丢吧。”

    “你……榆木脑袋,你给我下去。”

    嗒!

    太叔静稳稳落地,回头幽怨地看着太叔云,“哥,你也太小气了吧。”

    “和小白好好沟通,我和小火等你,不然,你就自己走路回去。”

    太叔云瞥了他一眼,小火张开双翅,慢慢飞了起来。

    “唉,人心不古!”

    走到小白身前,太叔静看着它,心想,真龙是用来骑的吗?都说了别跟着他,他又不想当什么龙骑士。

    昂!

    小白来到太叔静面前,低下身子,示意他上来,太叔静头疼地看着它,有种想走路回去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脚步一点,跳上小白的头你,非要跟着我干嘛,我要是你,早就逍遥快活去了。”

    昂!

    小白龙身游动,带着太叔静飞上天空,来到了小火身边。

    “小火,小白,朝那个方向,”太叔云给小火和小白指了个方向,一龙一凤随即朝那里飞去,眨眼消失在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