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空灵花!生死化阴阳!

作品:《我哥是主角

    天色渐晚,神阳已经快要西落。

    “静公子,天色已晚,我等是时候离开了。”

    钟厉三人也从修炼之中醒来,和钟毓一起向太叔静告别。

    “嗯。”

    太叔静点点头,脸色很平静,他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并无交情。

    “静公子,他日可来云梦古城城主府做客,必定扫榻相迎。”

    钟毓抱拳,做出邀请,她此次能够得到两枚金色龙象果,都是沾了太叔静的光,太叔静的堂皇大气也让她十分钦佩。

    她自问,如果她站在太叔静的角度,未必愿意分出去两枚龙象果。

    “好说,钟小姐,怀璧其罪,好自为之。”

    点点头,太叔静对她提醒一句,钟毓这人并不讨厌。

    “钟毓谨记,告辞。”

    “静公子,我等告辞。”

    钟毓和钟厉三人对太叔静抱拳,转身朝山谷外走去,一会就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来到龙虎兽正在蜕变的地方,看着这个金色圆茧,太叔静能够感受到其中磅礴的生机,看来蜕变得很顺利。

    “大大,你说我把自己的神血给了它,那它是不是相当于我的崽。”

    不知为何,太叔静突然想道。

    “宿主,你在想屁吃!”

    “宿主的神血,只是助其蜕变的神药,并不会诞生神体本源,至多会具有几分神体的特性,因此,其并未继承宿主血脉,请宿主智商上线!”

    “啊哈哈,也对,我在想什么呢。”

    太叔静尴尬地挠挠头,亏他还是读过书的人,这点都忘记了。

    怎么一个人的时候,就突然降智了呢!

    想不通为什么,太叔静晃了晃脑袋,干脆不去想了。

    看这样子,没有半天时间是不行了,太叔静估摸着,龙虎兽蜕变的过程也许会持续到明日,这样的话,还是先去和老哥汇合,明日再过来。

    “你安心化龙,明日我再来看你。”

    一手搭在金色圆茧之上,太叔静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了。

    待太叔静的身影消失在浓雾之中,金色圆茧亮起一阵一阵光芒,仿佛在回应太叔静。

    刷!

    太叔静在山林之中灵活地飞奔,朝某个方向赶去,此时已经是黑夜,天生繁星闪烁,神月高悬,似水的月光将山林照亮。

    前方有一道火光,太叔静看到火光,就知道太叔云已经回来了。

    “哥。”

    太叔静出现在火堆旁,看着坐下来在烤凶兽肉的少年太叔云,也走到他身边坐下。

    “小静,你今天回来得晚了点。”

    太叔云有些俊朗的脸上浮现笑容,眼神温和地看着太叔静,在他身后,有一只全身金红的巨大神禽站在巨石上,有一丈高大,犀利的眸子打量着太叔静。

    彩色的头冠,长长的尖喙,金红的羽毛流溢着神光,锋锐的利爪闪烁冷光,在巨石上留下爪痕,尾巴上有三根特别的孔雀羽,看起来很是神异。

    “嗯,倒是哥,你身后的那只鸟是什么?”太叔静好奇的问道。

    唳!

    这只神禽一声长鸣,仿佛在回应太叔静。

    “小静,这是一头拥有神凤血脉的火隼,我救了它一命,它就跟着我了,对了,我叫它小火,”太叔云笑着说道。

    今天是怎么了?太叔静愣了。

    他遇到一头龙虎兽,得到机缘,助它化真龙,而他哥太叔云,直接拐回来一头拥有神凤血脉的火隼,看起来是半只神凤了。

    “大大,这应该是巧合吧。”

    太叔静询问系统大大。

    “是巧合,也不是巧合,本系统无法干预天道,故此无解。”

    这么神奇,那就是老天的安排了,太叔静觉得应该是这样,虽然系统大大没有让他直接无敌,可太叔云就是他的另一个外挂,一样可以让他起飞。

    想到这里,太叔静心里觉得很爽。

    “小静,你怎么了?”太叔云见到太叔静走神,问道。

    “没事,对了哥,我带回来一样好东西。”

    太叔静咧嘴笑了笑,然后翻掌取出一枚金色龙象果,递给太叔云。

    接过这枚龙象果,太叔云感受到这枚果子中蕴含了庞大的能量,还有一股莽荒龙气散发出来。

    “这是?”太叔云看向太叔静。

    “嘿嘿,这是龙象果,也就第一枚效果最好,哥你试试。”

    太叔云点点头,把龙象果吃下,很快就感受到体内传来血肉酥麻的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强化了一丝,还打通了两条灵脉。

    “还不错。”

    太叔云笑着说道,他和太叔静的体魄都远超境界,相当于立道境,继续强化了一丝,那也是不错的进步了。

    唳!

    那头火隼发出鸣叫,太叔云能够理解它的意思,对太叔静说道,“小静,这龙象果你还有吗?”

    “哈哈,原来是它想要,行,我这里还有。”

    太叔静再取出一枚龙象果,朝火隼扔了过去,那头火隼张嘴一口吞下,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吸收龙象果。

    “哥,这头火隼是公的还是母的?”太叔静突然问道。

    太叔云被问蒙了,他没想到太叔静会问这样的问题,他看了一眼火隼,然后不确定地说道,“应该是公的。”

    “我觉得也是,嘿嘿,”太叔静恶趣味地笑了一下。

    太叔云见到他的笑容,明白自己这是被打趣了,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翻手拿出一株奇异的花,递给给太叔静。

    “小静,这是空灵花,吸收之后,可以让人进入空灵之境悟道,小火之前也是因为这空灵花,差点丧命,被我救下,我和小火都服用了一株,这最后一株是留给你的。”

    “谢了,哥。”

    太叔静接过那株空灵花,仔细打量了一下,花开七瓣,花蕊泛着霞光,散发着一股空灵的气息,靠近它就觉得心神清明,难怪可以让人悟道。

    “哥,你的灵脉打通多少条了?”

    “四十六条。”

    “比我快多了,我才四十条。”

    “小静,灵脉境对我们来说,悟道更为重要,打通灵脉反而是其次。”

    “懂了懂了。”

    入夜,太叔云打坐修炼,吸收天地灵气和精气,他身后的火隼还在吸收那枚龙象果的药力,一动不动。

    而太叔静已经把空灵花服下,整个人沉入空灵之境,陷入了悟道之中。

    道韵在太叔静身上流转,他体内有梵音吟唱,心神空明。

    神体本源涌动,一枚枚经文开始发光,这些经文共有三百六十五枚,暗合周天之数,传承自天神体,非常神秘。

    这三百六十五枚经文,蕴含了天神体的传承功法和所有的攻伐大术。

    太叔静虽然认不出这些文字,却能体会其中的真意,而天神体的传承功法他已经了然于心。

    那些攻伐大术还需要太叔静用心领悟,结合自身之道,化作契合自己的杀伐之术。

    每一代天神体都是如此,除去最为本质的本源功法,他们的战斗杀伐之术都不尽相同,就是因为每一代天神体的道都各不相同。

    传承终归是传承,只有自身领悟而出的,才是自己的东西。

    月华垂落,这一刻,太叔静用心眼看世界,大到星河日月,小到山川草木,鸟兽虫鱼,无一不在他脑海之中放大。

    石缝里,有小草嫩芽顶开碎石,茁壮成长,鸟巢中,有雏鸟竭尽全力,破壳而出,来到这世间,生命的坚韧一览无余。

    呼!

    树叶脱落树枝,随风飘舞,跌落树底下,残花掉落枝头,浸入花丛下的泥土之中,都化作养料,孕育出新芽和新的花苞,绽放新的生机。

    春去秋来,夏至冬期,天地万物尽在变化之中,没有什么一成不变,而四季轮转,万事万物生生不息,生机不断,生死交替。

    生不是为了死,而死却是为了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穷尽世间一切变化,是为生死之道。

    “生与死,一正一反,就如同世间阴阳,阴不离阳,阳不离阴,生死之道,也是那阴阳之道,既然如此,生死化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