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到手,开溜(求订阅)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青年道人将先天灵根取到手之后,秉承着友好相处以和为贵的方针,选择了果断开溜了事。

    就在众神圣想要追踪之时,突然内心生起一丝大恐怖的感觉,心灵深处更是不断示警。

    他们果断选择了从心,没有选择追踪那青年道人,而是停留在原地,释放出全身力量,想要隔绝那发出恐怖感觉的所在。

    唯有那红衣少女,凤目圆睁,眼中尽是怒火,浑身剩下都散发出一丝独属于火焰的狂暴。

    本来她就把那株灵根视为囊中之物,有着那三尊先天神圣挡路,就已经让她气愤不已。

    本已经取得了上风,只待唤族中姐妹帮衬一二,相信那么神圣们会知难而退,却不曾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二话不说就将灵根夺取,如此一来,她又岂能不怒。

    于是,她也不理会心灵深处的示警,咬咬银牙,从空间法宝之中,取出一块古朴的玉牌,眼中露出一丝肉疼,而后又变成浓郁的杀意,对着正在飞遁的青年道人,激发了玉牌。

    只见古朴玉牌散发出红色光芒,化作缕缕玉屑,但是在某种玄之又玄的大道法则的作用之下,竟化作一只擎天巨手,向着青年道人碾压而去。

    刹那间,原本在稳定伤势的其他神圣,瞬间感觉到了一股伟大的气息出现了脑海之中,并瞬间占据满了整个心灵,而后他们连思维都仿佛停止了一般,他们甚至来不及生出恐惧之情,就强行停留在正在疗伤那一刻。

    被擎天巨手碾压而来的青年道人,受到的压迫更是比其他神圣强烈数倍。

    但青年道人眼中却没有露出一丝恐惧,反而苦笑道:“道果境的威能啊,每一次体会到,都觉得这力量跟开挂了一样!”

    说着这年轻道人竟强行将让自己心神进入破灭之境,而那擎天巨手也没有停留,硬生生地将年轻道人的身躯磨灭,连一丝灰烬都找不到。

    在那青年道人为中心的亿万里虚空之中,虚空显得破碎不堪,就只留下一株灵根光秃秃的留下原地,但它也受到了波及,气息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而作为激发那恐怖手段的红衣少女,自然是场中受到影响最小的一人,也是最先挣脱道果境气息影响之人。

    看着远处,只遗留下来一株灵根,内心虽然肉疼不已,但眼中却是一片快意。

    没有什么比大仇得报来得更痛快,有的话,那就再报一次。

    很不幸,红衣少女就拥有了这样的机会。

    只见灵根上的一根树枝掉落了下来,又化作了那青年道人的模样,卷起先天灵根,迅速向远处遁去。

    而这时,场中的神圣也堪堪从那道果境的气息之中挣脱了出来,也刚好看到这一幕。

    瞬间有些不知所措,树枝化人?不对不对,难道那青年道人的本体就是那株先天灵根,那更不对,瞬间陷入茫然无措之中。

    而红衣少女看到这一幕,脸上的快意,也瞬间愣住了,刹那间脸上的神情就化作一片狂怒。

    无数的火焰法则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仿佛要焚尽一切。

    她敢发誓,她自诞生以来,从未如此愤怒过。

    而旁边的神圣,想了想,才想到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那家伙把神魂隐匿在灵根之中,待那恐怖手段结束后,才敢现身出来。

    不过还不待他们多想,看着旁边愤怒不已的红衣少女,有一神圣果断朝着青年道人的方向追赶而去,而其他神圣,纷纷醒悟跟着追了过去。

    他们宁愿追那青年道人,也不愿意面对红衣少女,特别是明显就处于暴怒状态的她。

    于是场中就只剩下凤族的神圣,那金袍神圣怀着惴惴不安的情绪,走到了红衣少女跟前,不敢做出一丝响声,免得被正在气头上的红衣少女给迁怒。

    红衣少女玉手紧紧握住灵灯,过了片刻,才压抑住内心的愤怒,然后冷冷看了一眼惴惴不安的手下,咬紧银牙道:

    “还干愣着干什么,追上去锁定那狗贼的气息!”

    她又稍微平复了一番心绪,补充道:

    “无需尔等硬上,待我去族中找几个好姐妹前来,你们只需要盯紧他的气息即可!”

    众人领命,连忙往青年道人的方向赶去。

    红衣少女勉强维持住冷静,取出一个法器,发出了一个求助信息。

    这虽然会让她付出不少代价,但只要让那个抢自己灵根的狗贼魂飞魄散,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在另一边,只见那青年道人,匆忙地路过某地,悄无声息地将那灵根往一处虚空次元扔了过去。

    只见虚空次元一道人,正坐在里面,手中握着一株灵根,正是之前那些神圣们争夺的对象,那一株火焰灵根。

    没错,这道人正是白泽,看着手上的灵根,白泽越看越欢喜,这不仅是获得了一件宝贝那么简单,也算是小小的破坏了凤族的大计。

    毕竟这好歹也是一株火属性的先天灵根,于凤族而言,与他们的属性无比默契,绝非是一般宝物能够比得上的,是足以作为战略资源来使用的。

    但如今嘛,还是落在了他白某人手中,白泽自然欣喜不已。

    而白泽欣喜之余,也默默地控制着分身来到一处虚空之中,假装控制不住伤势,引爆了自身,那一处虚空仿佛遭到了剧烈的冲击,引燃了那数百万里的虚空,让那一片虚空瞬间陷入彻底混乱混沌之中。

    “如此一来,便神不知鬼不觉了。”白泽看着这一幕暗道。

    而此时白泽察觉到不远处追来的气息,心神一动,将手中的先天灵根放在了灭神剑的世界之中。

    如今的灭神剑也有着玄天碑隔绝一切的特性,放在里面自然,也不虞被发觉。

    而后白泽微微整理好衣着,调整好心态,从虚空次元空间之中走了出来。

    站在那些先天神圣们的必经之路上,装做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漫无目的地走着。

    实则,暗暗关注着那越来越靠近的气息。

    不一会儿,那几尊神圣,突然发现自己对那尊青年道人的气息感应消失了,又见前面有一普通的神圣,在面前走着。

    毫不犹豫,往白泽处遁去,黄衣神圣没有过多客套,径直问道:

    “不知这位道友,可曾看到一位身受重伤,气息有些萎靡的青年道人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