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战斗起(求订阅)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就在白泽耐心检测之时,场中的气氛也越发凝重。

    终究还是斗了起来,黄发先天神圣,与其他两位太乙境的先天神圣,互相对视了一眼,内心有都有默契。

    黄衣神圣率先出手,只见其取出一口钟型灵宝,神与道合之下,鼓动法则之力,发起了一击。

    只见一阵轰鸣之声,传遍了周围百万里之处,一道道由法则构成的玄妙气息散发了出来。

    钟响之声,化作一道黄色的洪流,宛若大江大海一般波涛汹涌,向着红衣少女飞去。

    在黄色洪流出现的那一刹那,场中的神圣都感觉思维一滞,内心都隐隐产生一丝危机感。

    周围的虚空并未有过任何变化,好像仿佛未曾察觉到它一般,显然这是针对神魂的一击。

    但见那红衣少女,脸上虽露出不屑的神色,手里却是出现了一盏灵灯,玉手一扬,一道红色光芒散发而出。

    在火焰法则的交织之下,演化出了一方护罩,虽只是简单的护罩,却有过一缕缕的火焰精灵在跳动,这是法则极限的体现,法有元灵。

    而后一阵光芒闪耀之后,红衣少女毫发无损地站在那里,只是眼色冷漠地看着眼前的黄衣神圣。

    而在另一边的凤族其他神圣,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在黄色洪流之下,并没有多少反抗之力,瞬间被击飞数百里之外。

    若非黄衣神圣并不想直接和红衣少女撕开脸面,不然这一击他们可没那么容易承受下来。

    那两位太乙境初期的先天神圣,默默地向那四位凤族神圣走去。

    而另两位太乙境中期的先天神圣,却是与黄衣神圣互为犄角,将红衣少女围在了一起。

    于是战场分割完毕。

    而被围在三人之间的红衣少女,神情未曾有过变化,只是身上又出现了一件红色战甲。

    手持灵灯的她,昂起高傲的头颅,依旧是那么高高在上,宛若一尊威压万古的女王一般,散发出无尽威压。

    黄衣神圣等三人见此,气息不由微微一滞,而红衣少女见此,也在这一刹那间,发起了进攻。

    只见红衣少女,玉手轻弹,神念微动,手中的灵灯一分为三,向着三位神圣打了过去。

    只见一分为三的神灯,在半空之中,变化成了三头散发出至尊至贵气息的火焰神兽,正是凤凰神兽。

    它伸展着腰肢,吞吐着火焰,仿佛要焚尽一切。

    它们并非只是没有灵智的法则造化,而是神灯之令所化,由神灯主人操控的法则生灵。

    它们一经出现,身上的火焰就将周围无数里的虚空蒸发殆尽,化作一片完全真空的地带,显得恐怖无比。

    而灵山之中,早在凤凰神兽出现的那一刹那,所有的生灵就已经灰飞烟灭,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山脉。

    那三位先天神圣也不是易于之辈,在思维微微停滞的那一刹那,就强行斩去那丝停滞感。

    看着向自己攻来的凤凰神兽,众人脸色更是愈发凝重,没有退却,纷纷打出一道道防御神通,与之缠斗在一起。

    而在某一处虚空次元的白泽,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那红衣少女的表现还是有些超乎白泽的想象。

    那尊红衣少女,虽还只是太乙境后期,但离巅峰也不远了,不过真正让白泽有些惊讶的是,她手中的那一盏灵灯。

    以白泽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来,那不过只是一件中品先天灵宝罢了,但是却与她契合无比,甚至白泽还在那三头凤凰神兽身上,看到一丝超越太乙境的微弱道韵。

    当然这缕微弱道韵,微弱到几乎难以察觉,要不然那三尊先天神圣也未必能挡得下。

    大战还在继续,白泽犹豫着是否要火中取栗,将那株灵根收入囊中,当然这所谓的火,在白泽眼中却是算不得什么,勉强足够取暖罢了!

    白泽还是担忧有道果境大能注视着这一切,或者将部分心神寄托在了红衣少女身上。

    毕竟以红衣少女的身份,在凤族之中,也是属于道果境之下,最顶尖的那一批,指不定就有什么沟通道果境的手段。

    所以白泽依旧还在犹豫之中,经过一番思考后,白泽眼中露出一丝坚定之色,暗道:若是道果境在前,害怕还无所谓,但只是可能存在道果境的手段,那还害怕个球。

    当然了,该稳妥的还是要稳妥的。

    在没有人看到的是,一道微弱神光,夹杂着缕缕虚空道韵,在虚空之中穿梭着,而在半途中又有一道更为微弱的神光落下。

    在离那处灵山不过数百万里之外,一位英俊无比,手持一柄扇子的青年道人,慢悠悠地走着。

    仿佛在不经意间,看到了灵山之处传来的宝光,他也不犹豫,瞬间架起飞遁往灵山遁去。

    而在另一边,战斗也越发焦灼了,红衣少女虽修为足以碾压那三尊先天神圣,但是这三尊先天神圣也并非是吃素的,对大道的领悟极为透彻,再加上都有灵宝在身,哪怕是红衣少女,可以将他们压下,但是确连打败他们都做不到。

    而凤族金袍神圣那边,那两尊先天神圣修为和人数虽然差他们一筹,但是先天神圣的本质摆在那里。

    哪怕是有凤族气运加持,在那两尊先天神圣手下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苦苦支撑着。

    交战的众人并未注意到,在交战之下,他们的交战余波,不断地轰击在了守护先天灵根的阵法之上,渐渐地这先天灵阵,就有些承受不住了,开始被撕裂,阵基被缓慢破坏着,那株灵根的气息也逐渐地将整座灵山,侵染成血红之色。

    那位英俊无比的青年道人,从远处看着交战的众人,又看到几乎被夷为平地的灵山,一边评论一边感叹道:

    “这几位道友,实在是太不爱护洪荒的环境了!”

    “这些花花草草,难道就不是生命了吗?若非此时没有业力,否则你们一个个都得业力缠身!”

    而后又变现出一副义不容辞的样子,正义凌然道:

    “作为洪荒三好神圣,遇到这一幕,我绝不答应!”

    “必须将混乱之缘取过来,不然我于心不安啊!”

    差一点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都说出来了!

    于是乎,这青年道人化作一道晦涩的神光,悄悄的潜进了他们交战之处。

    他望着已经被摧毁地不成样子的虚空,不由皱了皱眉头,取出一把法则之毒,偷偷撒在了周围。

    而后毫不犹豫的向灵根处遁去。

    等青年道人将灵根取到手后,交战的众人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一个个目眦欲裂欲裂的看着青年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