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安稳居够安稳(求收藏)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泽稍微注视了一番,就转身离去,只见万毒幡化作一缕缕丝线般,散入了新星空文明之中。

    白泽回到安稳居的所在的那处虚空,微微思索着。

    如今安稳居外围阵法,已经足够强大,但也远远防御不了道果境,哪怕只是其随意一击。

    白泽本打算将安稳居置于玄天碑内,如此一来,安稳居也算足够安稳,但是本尊把玄天碑要去了,白泽也只好改变原先的想法了。

    白泽微微思考了一番,决定还是给安稳居换换位置,比如自己所主持的那方分阵法就不错。

    那里和整个星空阵法互相联系着,加上可以借用那一方星空的大势,安全性还是有所保证的。

    想好之后,白泽说干就干,收起那如同尘埃大小的安稳居,就朝着那处分阵法赶去。

    那是一片荒芜至极的星辰群落,比起太阴星周围亿万里的星空,这里的荒芜程度,与之前安稳居所在的区域有的一拼。

    毕竟这处分阵法,也算得上是诸圣盟的核心机密之一,自然也需要隐藏起来。

    这片星空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但实际上,这里的大部分星辰的本源,都已经被炼化,已经被悄悄运转了起来,朝着某一个位置汇聚着。

    而那个地方正是分阵法的核心所在,白泽在这分阵法之外,又布置了无数的隐匿阵法,甚至还专门开辟了一方虚空次元,进行隐藏。

    白泽内心慢慢思虑着,心神一动,将自己执掌分阵法的核心处,转移到了那处虚空之外,在那里又重新开辟了一方更隐秘的虚空,将其隐藏了起来,同时白泽也将安稳居放了进去。

    白泽感觉安稳系数大有提升,掌控那处分阵法的核心,不在阵法内,而在阵法之外,若是发生意外,也可以打个时间差,方便逃脱。

    但白泽依旧觉得不放心,取出玄天碑,使用它在安稳居所在的虚空开辟了一个微小的世界,然后将安稳居移了进去。

    如此一来,安稳居也算是有了一次禁绝一切的特性,当然这特性白泽是可以控制的。

    看着这些布置,白泽又思虑了一二,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就转身进了安稳居内。

    安稳居还是老样子,只是比起往常多了不少人气,甚至还多了几座小型的宫殿。

    如今照顾药园,打理安稳居的,不再只是蔚蓝童子,还多了一个蔚白童子。

    蔚白童子正是白泽后面点化的那株幻灵草化形后,所取的名字,这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小萝莉。

    相比于蔚蓝童子的少年老成,蔚白童子就要可爱单纯的多。

    白泽进入安稳居时,就看见蔚蓝童子教导着蔚白童子不紧不慢的修炼,又随即将白泽对自己的告诫,又重复了一遍,说了给蔚白听。

    相比于当时,蔚蓝只是吓得脸色苍白,蔚白可就更加不堪了,只见可爱眼睛里,闪过丝丝红润,小鼻子也微微抽搐着,显然差点就哭出来了。

    这吓得蔚蓝连忙停止教导,反而好好的安慰了一番。

    然后蔚蓝就转移话题,带着蔚白巡视着药园里一切时不时浇灌灵液,催动药园的阵法,调节环境,一番动作下来,倒是行云流水,蔚白也是显得乐在其中的样子。

    随后白泽见此,也只是微微放出气息,如今蔚蓝已经稳稳步入了天仙之境,离道境也不远了,自然轻易就发现了白泽并未隐藏的气息。

    只见正在打理药园的蔚蓝,神色一变,露出欣喜之色,开心道:“老爷回来了!”

    旁边有些呆萌的蔚白,微微一愣,脸上满是紧张的神色,在她印象之中,老爷是一位无上的大能,而且和蔼可亲,虽然时不时就会说一些吓人的话,但还是很好的。

    但蔚白自诞生起就未曾见过白泽,内心自然有些忐忑不安。

    身旁的蔚蓝察觉后,好好地安慰了蔚白一番,又拉着蔚白的手,向白泽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在蔚白眼里,蔚蓝就是哥哥一样的存在,内心也安定了下来。

    而此时白泽却已经在安稳居的湖边坐了下来,取出钓鱼竿,挂上鱼饵,开始了钓鱼。

    而后蔚蓝带着蔚白,来到白泽身后,向着白泽行礼道:“见过老爷!”

    白泽微微转过头来,看着有些怯生生的蔚白,微微一思虑,就知道问题所在,拿出一件空间法宝,里面装着从星空文明购买的一些物品,开口道:

    “这些是,我在外面获得的一些物品,若是感兴趣的话,就给你们吧!”

    蔚白还显得有些拘束,但蔚蓝深知白泽的脾性,一脸欢喜地从白泽手中取过空间法宝。

    只见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玩意,蔚蓝童子对一些法宝都不感兴趣,却是对里面的灵酒情有独钟。

    而蔚白,也有些好奇,探出神念,看了看空间法宝里面的东西,只见那原本有些拘束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从空间法宝中,取出一颗颗明亮的珠子,放在小手之上,开心地玩耍着。

    当然蔚白最感兴趣还是,里面一些由灵果制成的小零食,蔚蓝自然也清楚这些,本就是以兄长自居的蔚蓝,自然就把这些全部就给了蔚白,这让蔚白的开心得小眼睛都成了月牙状。

    就在蔚白沉迷于这些时,白泽放在鱼竿,示意蔚蓝换个位置交谈。

    而蔚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白泽,换了一个位置,白泽开口道:“我清楚你现在的情况,以你的修为在外界虽算不上强者,但小心一些,也足够自保。”

    “但蔚白就差了一些,她的心性还是有些不足,不过若是安心待在安稳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我准许你出去闯荡一二,但是蔚白这方面,就看你们自己了一个”

    蔚蓝听此,眼中露出一丝渴望,但随即就消失了,眼中反而露出一丝坚定,认真道:“老爷还是算了,我虽然渴望外面的世界,但是我不忍心蔚白妹妹,一个人待在安稳居!”

    白泽长叹了一声,轻轻摸了摸蔚蓝的头,忍不住笑道:

    “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让你好好教导蔚白,也是让你好好修炼,等去了外界,你也能护卫她周全!”

    蔚蓝听此才如释重负,脸上露出坚定的神色,向白泽保证道:

    “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