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天云阁(求收藏)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道人摆了摆手,示意无需如此,随后又问了些问题,最后买了数百方真金矿,就离开摊位了。

    倒不是白道人不想多买一些,而是那摊主就只有这么多真金矿罢了。

    随后白道人又在坊市逛了逛,见到感兴趣的东西就买了下来,反正白道人也壕无人性,根本不在乎所谓的灵晶。

    遇到不懂的,自然就出言询问,坊市内生灵的态度倒也还算不错。

    后面白道人走出坊市时,自然没有被盯上,至于跟踪什么的,自然更不会有。

    显然在星空盟的统治下,一切都是井然有序。

    没有哪一位星空生灵敢生出反抗星空盟的念头,星空盟本就有诸圣盟的神圣背书,又有白道人这尊先天生灵的佼佼者坐镇。

    当然最关键的是,星空盟在星空之中,只是一个环境维持者的形象,只要你不触犯星空盟颁布下来的法规,其他的,星空盟一切不管。

    所以这些年下来,星空盟在星空生灵的眼中,虽看不见它,但在江湖上却流传着它的传说,当然这些传说都是以一些邪恶之徒,违反星空盟的法规,付出血的代价后传递出去的。

    坊市只是星辰内比较低端的交易场所,星空之地发展了如此长时间,自然不会还只停留在坊市上。

    当然坊市也有坊市的作用,适合一些修为不高的生灵进行交易,这或许再过数百元会都可能难以取缔的存在。

    就如白泽记忆中的后世,哪怕有各种超市和购物广场,乃至于网上购物平台,但是地摊依旧没有被取缔掉。

    而白道人看完坊市后,也看到了底层修炼者的现状,总体而言还算不错,因为有星空盟这个庞大组织,维持住了星空的基本秩序。

    走出坊市,那是一条条干净无比的街道,旁边是一座座小型宫殿,这些宫殿单独看起来,虽然算不上有多壮观,但是连在一起,倒是让白道人仿佛回到了后世世界一般。

    这些宫殿都是星辰内修士的居所所在,白道人微微扫了一眼,就发现每一座宫殿都有着防卫阵法所在,这些阵法都沟通着整个星辰的防御阵法,故此哪怕是阴神境四转的修炼者,一时间也难以将其攻破。

    这阵法虽不算什么,但白道人却看到了里面的智慧存在,每一尊生灵都想要有一个安稳的居所,慢慢地就给居住之所布置了阵法,后面或许有某位生灵在阵法上有过突破,或者奇思妙想,经过不断尝试,不断适应,慢慢这些阵法也就成型了。

    这就是文明,就是在需求与智慧只见产生的火花,修炼文明是文明,生活居所文明亦是文明。

    如今大街之上,并没有多少生灵出没,如今正处于星空生灵快速发展阶段,在后方的星辰内,若非是修为有所突破,回来闭关,又或许觉得劳累,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基本上是极少有生灵出没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后方星辰荒凉,只是他们出没的地点大都在交易场所,或者冒险者大厅罢了,只是在大街之上行走的人,终究是少数。

    白道人也不犹豫,径直走到一家名为天云阁的交易场所,这比之前的坊市的交易方式,显然高了不止一筹。

    白道人还未走到门口,就见有一位长相甜美的少女迎上前来,并微微躬身,微笑道:

    “尊敬的客人,欢迎来到我们天云阁!”

    待白道人走进天云阁后,阁内最显眼的是一个布满符文的古朴天平,白道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显然和诸圣盟的公正天平有些类似,算得上是公正天平的乞丐阉割版。

    柜台之处站着的,是一位头发微白的中年人,他看见白道人的到来,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客气道:“不知客人是需要交易什么,我等天云阁就讲究交易公平,断然不会让客人失望!”

    白道人听此,也不质疑,只是随口问道:“天云阁有什么比较贵重物品?”

    公不公平,白道人还会不清楚嘛,作为正义公平的制造者,公平自然能判断出一件物品的大概价值。

    但是这存在一个价值区间,有的人需求心重些,他的心理价格就高,反之亦然,白道人表示,这里面可是大有操作空间可言。

    只不过本体将正义公平的一切漏洞,都一一堵了起来罢了。

    那中年掌柜听此,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笑容,根据他这些年的交易经验,一来就询问天云阁有什么珍贵物品的,要么是不差钱的土豪,再要么是闭关太久,未跟上时代变化前辈,当然也不差钱。

    看白道人的气质和衣着,中年掌柜判断,白道人应该是属于后者。

    如此一想,内心也闪过一丝火热,只要将这位客人伺候好了,恐怕在千年之后的天云总阁的掌柜评级上,能多加上不少分啊。

    这些念头在中年掌柜内心一一闪过,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努力地让自己笑道更自然一些,才介绍道:

    “我们天云阁,乃是天云上人所创,天云上人乃是我们星空之地,为数不多的阴神境七转的强者!”

    “所以,在天云阁内,各种法宝,阵法玉盘,符宝,灵药,灵金应有尽有,就看客人需要什么了!”

    天云上人?白道人才想起在星空盟大殿中,手下给自己介绍的星空强者,其中就有这位天云上人,抛开阴神境七转的修为一不谈,他还擅长符文之道,符宝就是他集合一群同道所研究出来,他在里面的贡献,堪称居功至伟。

    白道人看不上这些东西的威力,却对这里面的智慧,饶有兴趣。

    比如那符宝,阵法玉盘,各种炼器法宝等,这些都算得上是星空文明的结晶,白道人自然不愿轻易放过。

    于是开口道:“灵金灵药之类的,这里有多少我就收多少,至于符宝,阵法玉盘,各种法宝,每种每个类型,都给我来上一件。”

    白道人最后还不忘补充道:

    “这里没有的,你可以去你们总阁拿!”

    “什么?”

    原本还脸上堆满笑意的中年掌柜,听完白道人的话后,瞬间呆在了当场,这哪里这是闭关修炼的老前辈,这明明是财神爷啊!

    不过他还是有些怀疑白道人的购买能力,毕竟真要买下上面那些,恐怕足以让一尊阴神境六转的强者倾家荡产。

    而那门口迎宾偷听的少女,听到这里,强行忍住不让自己发笑,只是在内心不由嘲笑道:“原本我还以为他是个大款,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土包子啊,还全部来一件!真以为是在菜市场买菜啊!”

    中年掌柜为了确认自已没有听错,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但又有些怀疑道:

    “客人此言当真?”

    白道人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随手从虚空之中,抽取了无数的太阴之气,而后慢慢地在白道人手中凝成了一朵道花。

    中年掌柜问完之后,眼睛便直直地看着白道人,此刻看着白道人手里的道花,又感受着那足以冻结阴神的强大威压后。

    于是中年掌柜二话不说,给了自己两耳光,弯腰九十度向白道人道歉。

    而站在门口的那迎宾少女,开始见到白道人手中的道花,还想出口嘲笑一二,区区一朵花,就想支付这一切?

    但还未曾待她开口,就看见自家掌柜的举动,让她呆在了当场。

    随即内心也有了一些猜测,瞬间心中不由五味陈杂,脸色也不由不由一阵变化,只能尴尬无比地站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