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灭神剑气逞危(求推荐票)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泽见此,瞬间进入身与道合的状态,将全部心神放在了灭神剑气之中,燃烧了无数的混沌之气,再以献祭部分心神为基,引动了灭神剑气,发起了致命一击。

    这一击打出,这一片虚空瞬间陷入了停滞,又见自灭神剑气之中,诞生了一颗毁灭与混乱结合的虚幻道果,大道无形,这一击也仿佛没有形体一般。

    有的只是一股绝杀一切的意志,那是足以毁天灭地的绝杀意志。

    从那无上意志停滞那一刹那,到白泽催动灭神剑气,发起致命一击,在这虚拟道果的影响下,实则过了不到万万分之一息。

    只见这一剑直直往那道无上意志斩去,那道无上意志仿佛感受到了致命威胁,不再顾及伤势,强行转醒过来,想要挡住这一击。

    但是早在劫气影响他后,又被心灵之毒侵染后,远本只是清风拂面般的伤害。

    但事实证明,这尊恐怖存在收到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清风拂面的伤害,未必不能如春风一般,将你吹倒。

    但直到如今为止,那尊无上存在,也未曾让本体现身,出现的依旧还是那无上的意志。

    这心灵之毒要是放在平常,他一念之间,就可以将其祛除,可是白泽又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一念的时间呢。

    这股意志虽强,但没有实体寄托,也宛若空中阁楼一般,就算是还在道果境的范畴内,却也是最弱的那一个。

    又加上心灵之毒的干扰,在一定程度限制了无上意志的发挥。

    而灭神剑气本质之高,甚至还要超过这无上意志一筹。

    于是乎,这道无上的意志发出不甘的怒吼,在灭神剑气这一击下,斩得粉碎。

    只见这战斗的余波,让这处秘境核心处瞬间支离破碎,甚至连秘境混沌虚空都给蒸发掉绝大部分了,只留下一片无尽的真空地带。

    而白泽这具身体也完全消失了,只剩下微弱的心神,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喃喃道:“终究还是我赢了啊!”

    想着白泽连灭神剑气都来不及去收取,立即向着外面飞遁而去。

    而先前远离秘境核心处的那具分身,也赶了过来,白泽没有犹豫,将残余的心神寄托于这具分身之上。

    只见白泽接管过这具身体后,白泽的气息一落千丈,面色更是苍白不已,甚至在虚弱之下,不由两腿微颤,一屁股坐在混沌虚空之上。

    “我去,我为了斩去这一击,就直接蒸发了我三成心神,这波亏大了,这需要多少万年,才能弥补回来的损失,只希望秘境深处能有些收获吧!”白泽叹息道。

    心神之力是比元神更上一层的本质,元神损失了,恢复起来,并不算难事,因为并未伤及本质。

    而心神,却是仅次于先天不灭灵光的本质,损失了就是永久损失了,只能靠水磨时间将其补全,白泽缺少这三成心神,直接表现就是,修为倒退了不少。

    白泽没有选择立即进去,秘境核心处的危险还依旧存在,那些双方交手存在余波,依旧可以把白泽这具化身轻易抹灭。

    而且白泽此时,也有时间去印证一个猜想,这尊恐怖存在死得太干脆了,干脆到让白泽都不敢置信。

    明明我只是轻轻一推,你怎么就飞到马路对面去了,有种碰瓷的视感。

    白泽那一击,对于道果境大能而言,可不就是那轻轻的一推嘛。

    隐隐间白泽做出了某个猜测,暗道:

    “那尊恐怖存在,或许是真的坐化了,只是在洞府核心处,才表现出一股意志的存在。”

    “而我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打破了他和秘境核心处之间的平衡,所以他干脆在某种反噬下,直接化为灰灰。”

    那是什么无上存在,可以让这样的道果境大能陷入如此惨境,白泽想,除了盘古大神,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又是百年时间过去,白泽除了不断打磨这具身体,让其更加适合自己外,一边分出心神,观察着灭神剑气的状态。

    灭神剑气在打出那恐怖一击后,便陷入沉睡之中,连白泽的意志也不愿理会,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而秘境核心处,也依旧是一副破灭的景象,不过让白泽意外的是,它还在缓慢恢复之中,而这百年下来,秘境也逐渐从上一次交手的余波中稳定了下来。

    白泽猜测,这就是他在秘境的机缘所在,也是那秘境主人得以苟延喘息的凭借,白泽如此一想,倒是对那秘境核心处的机缘越发感兴趣起来了。

    但以白泽稳妥的性格,自然不会直接进去,于是白泽又扔出了一大把分身,进入了秘境核心之处。

    只见秘境核心处,经过白泽与秘境主人的交手后,显得破碎不堪,甚至连大部分混沌虚空都直接消失,形成了一片彻底的黑暗地带。

    甚至白泽白泽通过分身,还能感受到惨留下的缕缕威压,让白泽也是有些难受。

    白泽控制着分身,将在虚空中的灭神剑气取了回来,此刻灭神剑气显得黯淡无光,甚至连原本凝实的剑体,也变得有些虚幻了,白泽见此内心不由一沉,感叹道:

    “唉,不知道此后,它是否还能再发挥出道果境的威力了。”

    但白泽二话不说,驾驭着灭神剑气,散发出淡淡的混沌道韵,将白泽笼罩其内,虽然这道韵显得有些黯淡,却依旧坚挺。

    有着灭神剑气护身,白泽倒是显得从容很多,继续往秘境最深处走去,这里残余的混沌之气,也愈发纯正。

    甚至白泽走到一些地域时,虽有灭神剑气护体,也感觉到一些压力了,而这也告诉白泽,自己离秘境最深处很近了。

    白泽不由有些屏住呼吸,内心暗道,希望我猜测的没错吧,那尊恐怖存在是真的陨落了。

    若非是实力差距太大了,又担心那尊恐怖存在若是一息尚存,便不能给他时间恢复,白泽也不会如此着急一探。

    终究还是实力不够,让白泽只能做出某种猜测,却不能完全肯定,甚至想要确定自身的想法,还得冒险一二。

    白泽望着面前那一混沌屏障,知道通过这屏障,自己的一些猜测都会有答案了。

    但白泽内心却依旧是闪过一丝丝心悸,仿佛里面存在着什么大恐怖一般,但白泽立即使用灭神剑气,将这缕恐怖斩去。

    白泽不过是太乙境,道果境哪怕只是留下的一些气息,也足以让白泽产生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白泽心神微动,控制着灭神剑气,向着混沌屏障斩出了一剑。

    只见着混沌屏障,受到灭神剑气一击,屏障有过微微的破损,出现了一个小洞口。

    白泽也不犹豫,径直化作一道玄光,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