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动手(求收藏)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在分身袖口之中的白泽,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须,想了想道:“我去,我这样它们也按捺得住?真能忍啊!”

    白泽如此想着,却在另一边暗暗推演着,自己进去后生还的可能性,以及弄死那尊恐怖存在的可能性。

    而这一切的前提,就得看那尊恐怖存在,受到的伤势有多重了。

    虽然白泽经过不断试探,可以确定那尊恐怖存在,绝对是处于极其恶劣的状态,甚至可能就只剩一口气了。

    哪怕白泽派出分身在他的老巢四处搞事情,也未曾有过理会。

    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白泽不能确定那一尊恐怖存在,有着怎么不可思议的手段。

    白泽很清楚,自己虽有灭神剑气在身,却也不可能挡住那尊恐怖存在的一击,因为那是他的主场所在,足以让他全力出手一次。

    “那我岂不是得先下手为强?不然哪怕我布置再多,依旧没有太大作用。”白泽暗暗想道。

    白泽暗暗估计着,自己的布置能对那尊恐怖存在造成的影响,劫气胜在无形无相,难以发现,又极其容易受到影响。

    三族大劫,有很大程度就是受到了劫气的影响,否则也不至于后面生死相博,把洪荒世界破坏得如此严重。

    所以劫气的存在,确实是能影响到道果境的,但那必须日积月累,无尽岁月的堆积下,才能被深刻影响。

    经过我提纯后的加强版劫气,白泽也不要求它对那尊恐怖,存在造成什么很大影响,只要稍微屏蔽下它的感应就足够了。

    至于心灵之毒有没有作用,白泽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

    白泽想了想,要行动也需要抓紧时机了,再等下去也没有任何效果了,偷偷的分出一成心神,将其寄托在另一具分身上面,并控制着这具分身悄无声息地离开秘境核心处。

    这是在不影响白泽操作下,最大程度分出的心神,这算是白泽的后手之一,哪怕是这边扑街了,也不至于亏得太惨。

    白泽调整好状态,确认自己的隐匿手段,足够稳妥后,就控制着分身,往秘境核心处走去。

    而在秘境核心处,有些意味阑珊的剑型灵宝的意志,见此瞬间打起了精神,不由欣喜道:“你喵的,这家伙终于下定决心进来了啊!”

    白泽控制分身慢慢往秘境核心处走出,只见离那核心之处越来越近了。

    这时秘境的主人,那尊恐怖存在,也被剑型灵宝中的那道意志唤醒了。

    那道意志悠悠转醒,冷漠地注视着一切,冰冷的眼眸之中,闪现出一丝杀意,显然白泽这段时间的疯狂作死,早已将其激怒了。

    而在分身袖口里面的白泽,通过灭神剑气,也隐隐感觉到那尊恐怖存在的意志苏醒了过来,甚至还感受到了一丝杀意。

    白泽眼中露出无比理智的神色,默默将那一缕恐怖从内心斩去,若是其他生灵,感受到这丝恐怖,恐怕都难升起任何反抗之心。

    道果境和道果境之下,完全是两个维度的生物,这并非是妄言,白泽此刻内心,也唯有心神深处的那道灭神剑气,才能给予白泽一丝信心和安慰。

    就在这片刻,分身已经走到了秘境核心处的门口前,只要踏入其中,就得直面那尊恐怖存在了。

    但此刻白泽早已忘却了一切,哪怕是基于本能的恐怖,来自血脉的颤抖,也早已将之一一斩去。

    在剑型灵宝中的那道意志的注视下,分身稳稳地走入了秘境核心处,它阴鸷的眼神中,露出一丝快意。

    它却不知道,它的意志深处,某种禁制已经开始缓慢运转了起来。

    而分身刚迈入秘境核心处,甚至还来不及观察这核心处的一切。

    只见一道恐怖的意志从天而降,没有什么惊天的异像,有的只是宛若大道苍茫般的气息,有的只是足以震撼一切伟大意志。

    它宛若天上的巨龙,显现出了真身,朝着白泽这只蝼蚁随意碾压而去。

    瞬间白泽留在分身内的心神,就彻底停滞了一般,陷入了一种不可思,不可想的状态。

    随后一道无上的意志随意一压,分身就开始慢慢地解体,而在分身里面心神,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

    在分身袖口的白泽,在心中不断呐喊着,在确定能隐匿之下,不断催动着日精轮来隔绝这股无上的意志,在灭神剑气和日精轮的加持下,白泽的心神才勉强从这无上的意志中挣脱出来。

    越是在这时,白泽却愈发冷静,甚至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妙境之中。

    直到分身彻底化为灰烬,只剩下一只不起眼的袖口时,那尊恐怖存在也终于发现了,他刚刚捻灭的竟然只是一尊化身。

    瞬间,秘境核心处就仿佛要天崩地裂,世界都要毁灭一般,那尊恐怖存在的彻底发飙了,其伟大的意志震动这整个秘境,它彻底怒了。

    他未曾想道,有一天竟然会被一只小虫子给刷了,特别是之前这只小虫子,还四处恶心他,他的心中诞生一股

    怒火,那是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

    此时劫气就悄无声息的开始影响着股伟大的意志。

    而在那起步眼的衣袖里的白泽,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白泽终于选择在这一刻发起进攻了。

    只见那剑型灵宝中的意志,显得一副错愕,又有一丝恐惧,没有人比它更清楚自己接下来的下场。

    就在它陷入无尽恐惧时,它意志深处的禁制,竟快速运转了起来,无形无色的心灵之毒,也渐渐有了动作。

    那在瞬间就失去了对自身控制,变得疯狂了起来,它燃烧了自己的一切意志,化作一柄灵剑,向着那伟大意志斩了过去。

    也就是在这瞬间,白泽毫不犹豫,引动了,这秘境核心处的所有心灵之毒。

    那股伟大的意志,从未想过那道自己点化的意志会反叛,在狂怒之中,受到了一击,在它反应过来时,那一剑已经到了他面前,这让他心中的怒火又更上一层。

    这股伟大意志愈发愤怒,就显得愈发平静,望着这一剑,他准备把它的那一缕意志抽取出来,折磨万万年。

    就在他准备操作时,那股心灵之毒,也向他笼罩而去。

    瞬间这股伟大意志,竟陷入了一瞬间的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