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说服望舒女神(求收藏)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泽望着眼神的望舒女神,眼神显得真诚无比,微微思虑了一会,温和道:

    “我清楚你对我的担心,我白泽被你所担忧,是我这一生气运所钟,是大道的恩泽的结果。”

    但望舒女神依旧是不看白泽,冷着一张俏脸。

    白泽见此毫不气馁,继续道:

    “这一次,我执意进入秘境,未曾征求你的意见,确实是我的过错,我向你说声抱歉。”

    而这时,望舒女神面露寒霜的俏脸,微微淡了一些,清冷地看了白泽一眼,冷笑道:

    “我哪敢接受你白某人的道歉,还有你为什么要征求我的意见?你需要这么做吗?”

    白泽见此,内心微微一喜,这就说明望舒女神,给了自己解释的机会。

    白泽努力的组织语言,尽量让自己的言语,显得真诚一些,开口道:

    “或许在很多神圣看来,我们偏隅一方,只要不引起三族的注意,我们诸圣盟就能发展起来,甚至到堪比三族的地步,也不是梦想!”

    “但若是不小心被三族察觉了呢,以我们的举动,无疑是动摇三族的根基,一旦被他们发觉,迎来的必将是他们最残酷的绝杀。”

    “或许对大部分神圣而言,这并不算什么,只要有所准备,便能逃之夭夭,毕竟他们真正的根基并不在星空。”

    “只要往洞府一躲,怕是三族想要找到他们,也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望舒你呢,你乃是太阴星所孕育的神圣,又能逃到哪去呢,或许他们也难以奈何得了在太阴星的你,但往后,只要三族还在一天,你就得被困在太阴星中,寸步难离。”

    “这,我如何能忍受啊!”

    “唉!我有些后悔,当年推荐你当盟主了啊!”

    这一番话,确实是出自白泽内心,没有半分虚假,这也是白泽一意要进入秘境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毕竟有气运之道存在,又加上汇聚众生智慧,未必不能寻找出一条通往道果境的路来,甚至只要付出些代价,这个时间未必不能缩短。

    如今这时间,其实并没有达到,白泽在内心定下的那根时间红线。

    但这一切存在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三族未能察觉到星空的异常。

    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此时望舒女神一听也有些愣住了,清冷的脸上也有一丝变化,肩头有过微微的抖动。

    白泽见此,继续道:

    “不过你放心,我并非是鲁莽之人,我既然选择进入秘境,自然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那一处秘境谁能禁绝一切,却难以禁绝同样属于有混沌气息在身的我,虽然艰难,却还是能够把消息传出来的!”

    “再者,我,我!”

    白泽有些迟疑,却还是选择了告诉望舒女神。

    “我这具身体,也不过只是一具化身罢了,虽然携带着我大部分心神所在,若是困在其中必定让我本体收到重创,甚至境界倒退,但至少没有被完全困住那么令人绝望。”

    想要说服望舒女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白泽虽不愿使用花言巧语,却可以运用语言的力量。

    首先第一步,表达出,我理解你,你的理解是我一辈子的福分,如此让望舒女神的愤怒稍微缓解了一些。

    第二步,承认自己错误,表明自己认错的态度是诚恳的,再次缓解望舒女神怒火的同时,也是让望舒女神给一个解释的机会。

    第三步,自然是让自己,显得诚意十足,诚恳真切的把自己要进入秘境的考虑,解释给望舒女神听。

    最后一步自然是减少望舒女神内心的担忧,表明自己是有把握的。

    但是白泽未曾想到的是,前面三步确实已经让望舒女神愤怒的内心,已经平复了下来,但是最后言说自己是化身,却又让望舒女神更加愤怒。

    原本已经缓和下来的望舒女神,脸色立刻变得更加清冷,甚至在气愤之下,打出了一道太阴剑气。

    而白泽虽然感觉莫名其妙,但还是不敢躲开,剑气打在白泽身上,虽然轻易穿透了白泽的道袍,却没有对白泽造成一丝伤害,只是让白泽有些狼狈罢了。

    白泽也不清楚,为何望舒女神会因为自己只是化身而愤怒,我这不是坦白了吗,但还是解释道:“化身和本体,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我大部分心神都在这一具身体上,思维都在这具化身之上。”

    “如此做?也仅仅是稳妥起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望舒女神听了,脸色依旧清冷,显然怒气还未曾消退。

    白泽摆出一副我错了,我认错的模样,而望舒则是背对着白泽。

    如此,二人僵持了好一会,最后望舒从纤纤玉手下取下了日月精轮,扔给了白泽。

    白泽自然不肯要,但望舒女神更是倔强要给,白泽无奈之下,只要取了日精轮。

    实话说,白泽是真的担心望舒女神,若没有上品先天灵宝在身,其安危难以有保证。

    在白泽收下日精轮后,望舒女神,头也不回的,就离去了,只留下一个清冷绝美的背影。

    随后在众多神圣面面相觑下,望舒女神,以盟主的身份,传下命令。

    让诸神圣携带诸圣殿返回太阴星,内容里却完全没有提及白泽的存在。

    众神圣虽不解,但大佬都吩咐了,也就只好这样行事呗。

    而另一边,白泽为望舒女神想要把日月精轮交于自己,感动之时,内心却暗暗疑惑道:

    “明明根据我的推演,自己应该能说服望舒的啊!而且前面还好好的,为什么在我言及自己现在只是化身时,望舒会如此愤怒?”

    “明明自己是坦诚交代,把自己身上第二的秘密都交代给了望舒。”

    “难道她生气我现在的只是化身?可是我和她在一起时,我就是化身啊!”

    显然白泽依旧是不知道,为何望舒女神,为何最后会如此愤怒。

    看着诸圣殿消失在自己的感应之中,白泽心中也是苦笑不已,苦笑道:“看来望舒还是在生我的气啊!”

    “哎,这样也好,他们都不在,我也好大展身手,不至于有束手缚脚之感。”

    如此想着,白泽化作一道神光,飞遁到了离那处秘境入口不到百里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