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拯救洪泽二人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诸圣殿内,诸位神圣都在不断发表着,各自的见解。

    某神圣发言道:

    “以我看,这处秘境的危险程度应该在其禁绝一切的特性上,和随之而来的锁定气息的一击。”

    “毕竟洪泽道友和红云道友,目前气息还存在,只是被困在了里面,说明秘境里面的危险程度还是不大的。”

    又有神圣接过道:“说得没错,但是我们谁又有把握去赌,赌我们本体进入里面,还能再出来呢,这可如何是好呢?”

    此言一出,殿中的神圣顿时默默无言。

    这一点大家都清楚,哪怕是望舒女神,以太乙境中期之身持有接近极品先天灵宝的日月精轮,若是进去了,也没有丝毫把握能够出得来。

    见众人默默无言,白泽安慰道:“既然是道果境大能留下的秘境,必定留下了,与之对应的机缘,若我们能够将其攻破占领,对我们接下来通往道果境,将会节省无数的时间。”

    “不过诸位道友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不过也并非诸位说的如此悲观。”

    鬼车道人听闻露出一丝惊讶,问道:“那不知道白泽道友有何见解?”

    白泽微微一笑,回复道:“诸位道友可记得在吾等离开一万年那时,有一日,诸圣殿遭到创伤,诸位道友还询问过我发生了何时?”

    望舒女神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

    而白泽继续道:“不瞒诸位,那一日吾便是被一尊道果境的大能,随手给了一剑,若非那尊大能并没有流露出一丝杀意,仅仅只是想教训我一番,否则那一剑足以抹灭我亿万次。”

    白泽的话音刚落下,诸位神圣却难以保持住内心的平静,虽然有些好奇那尊道果境的大能的身份,却也没有开口询问,道果境的大能终究是离他们太远了。

    “那一缕剑气,在我的元神内,待了近一元会,我也通过它领悟出了一些东西,但最为关键的是,那一缕剑气上蕴含的也正是混沌法则气息,与秘境气息宛若一致。”

    望舒女神一听,清冷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忧色,清冷道:“如此说,你是想进入一探?”

    白泽有些愣住了,暗道,我还未曾开始,她怎么就知道了呢,不得不说,某些方面,女性确实是非常敏感的。

    白泽脸上尽量露出自信的神色,温和道:“确实,我想进入其中一探,一是为了救出洪泽道友和红云道友,二是若是我能找到那一处秘境的核心,对于我等破入道果境将有莫大的帮助。”

    “放心,我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

    当然这最后一句话,是对望舒女神的说的。

    云华道人忍不住道:“白泽道友并非是我们不信任你,而是这里面确实是太过危险,不若再想想其他办法?”

    其他也神圣纷纷劝道,众人心里清楚,以白泽对诸圣盟的重要性,完全称得上是诸圣殿的灵魂人物。

    本来洪泽道人和红云道人已经陷入了秘境之中,若是白泽再陷入其中,这种损失是他们难以承受的。

    白泽微微沉默了一会,悄悄的运转着元神内的天演子盘,无数种可能在白泽内心一一出现,但却一一又被否决,白泽内心不由暗道:“若是有其他办法,我也不会想要亲自进去啊!”

    “不过我也并非是没有任何把握,若是真的能掌握那一处秘境,或许能参悟出部分道果境的奥秘。”

    没有人能理解白泽内心对道果境的渴望,更没有人清楚,白泽对这段时间的紧张,这是他唯一能实现心中想法的时间。

    白泽在内心呐喊道:

    “我并非只是想抱个大腿啊,若是如此,我有一万种方法与鸿钧道人打好关系,日后圣人之位,也未必不能谋取一番。”

    “但我不愿啊,或许是不远忍受,那无处不在,又高高在上,操控着众生命运的天道。”

    “又或者是我想得到真正的安稳!”

    “但无论如何,我都欲演绎一个我心目中洪荒世界,那是一个人人如龙,思想百花齐放的世界啊!”

    这一刻,白泽或许明白了本尊的想法,心中也有了决定。

    “诸位不必多言,我心意已决,不过诸位也无需在意,我若是真的陷入其中了,或许无尽岁月下,终能出得来。

    “无尽岁月之后,道果境于我先天神圣而言又算得了什么,终究还是能出来的。”

    众神圣愣了楞,顿时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而望舒女神清冷的脸,更加显得寒霜,冷冷地看了一眼白泽,给白泽传了一道信息后,就转身离开了诸圣殿。

    白泽自然清楚望舒女神的担心,更清楚她对自己这一举动的不理解。

    众人虽未明说,却也有些想要放弃营救洪泽道人和红云道人的意思,他们二人虽然重要,但也不可能为此,就将所有人搭进里面啊。

    就像正如白泽所说,先天神圣是何等存在,只要给予漫长的岁月去堆积,道果境又有何难,先天不灭灵光,本身就是迈入道果境的钥匙,每一尊先天神圣都是道果境种子,这种说法也毫不夸张。

    只要待众人突破,救出洪泽二人又有何难,当然前提是,他们二人能撑得住那么长岁月,但这一点他们也得到了验证,虽然洪泽二人的气息微弱,却也没有继续微弱下去的迹象,说明那处秘境只是像一处牢狱一般,将他们二人牢牢的锁在了其中。

    白泽并没有想过如何使用花言巧语,去说服望舒女神,或许早在上一次会议从太阴星离开后,白泽对待望舒女神的态度,就转变了,从谋算变成了真诚。

    白泽跟随着望舒女神的气息,找到了望舒女神的身影。

    望舒女神,正背对着白泽,其美丽曼妙的身姿,显现在了白泽眼前,但白泽可没心思去欣赏这时间最美妙的一幕。

    而是内心有些忐忑,想着如何说服正在气头上的望舒女神。

    望舒女神不转过身来,那白泽就自己走过去嘛,还是要主动一些,不然两个人干晾着,那不是更加让望舒女神生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