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遇险(上)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在洪泽道人不断洗脑下,红云道人从开始的不相信,到后面的若有所思,最后竟露出信服的神色,这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恐怕也就只有洪泽道人知晓了。

    在红云道人简单的观念看来,大家都是先天神圣,理应好好想处,并认为其他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

    后世洪荒,红云道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老好人形象,据后世记载,因为老好人的性格,更是破坏了鸿钧道祖的谋划,至此虽得到了鸿蒙紫气,却并未坐上圣人的位置,这或许就是鸿钧道祖的对他的惩戒。

    最后红云道人更是落到魂飞魄散的结局,可谓是可悲可叹。

    或许在洪泽道人的洗脑之下,红云道人也不再那么单纯,但老好人的性格却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变得了的。

    沿途是无尽的星辰,也是无尽的荒凉。

    往往需要跨越数百颗星辰,才能发现一颗有生灵迹象的星辰。

    而洪泽道人往往不会大张旗鼓的闯入其中,而是先用法则之力,凝聚出一张请帖,说明其来意,而后远遁万里之外,敬候消息。

    但往往消息都如同石沉大海,但洪泽道人也不在意,星空之中连普通生灵都罕见无比,更别说先天神圣了。

    而洪泽道人用法则之力凝聚出的请帖,道境之下,哪怕放在眼前,也难以有所察觉。

    所以洪泽道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随手采集着无人星辰上的各种灵金,偶尔还能遇到一两株珍贵的先天灵树,虽不入先天灵根,却也价值不菲。

    也随手记录着,沿途遇到的,认为本源深厚的星辰,将其记录在一方星图之中。

    本来二人以为,这星空游历的日子,虽枯燥无味,却还算有趣,领略星空之景,顺便收集着各种资源,二人倒也算是乐在其中。

    直到某一刻,二人进入了一处混乱虚空,太阴之力泛滥的地方,这种混乱虚空,虽少见,但在这一路也看见过不少,也没把这当一回事。

    二人还像往常一样,释放出神识观察着,四周是否有生灵的痕迹,又一边探查着周围的资源。

    但是二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慢慢进入了一处不可知的地界,仿佛和外界完全隔了开来,等到二人反应过来时,早已为时已晚,只见虚空之中,显现出一口幽暗的黑洞,将二人卷入其中。

    二人一边全力远转着自身太乙世界,反抗这股吸引之力,又一边把自己遇到险境的信息,通过通识符发了出去。

    可惜的是,他们只来及将消息发出去,而他们的反抗在吸引之力前,却宛若蝼蚁憾象,没有任何作用,瞬间二人就消失不见了。

    而当白泽收到消息时,还在安稳居内,悠哉悠哉地垂钓着,看到二人传来的消息,瞬间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二人皆是太乙境神圣,尤其是红云道人更是快要迈入太乙境中期了,在星空之中还有能让他们发出求救消息的存在?

    白泽放下手中的鱼竿,连忙沟通诸圣殿,一番感应下,才微微放下一丝担忧,二人气息虽然微弱,却依旧还存在着。

    白泽二话不说,通过通识符,发出了在诸圣殿内集合的信息,并强行艾特了其他神圣,顺便点亮了红色警戒,这是联盟第三级别的警戒。

    又取过灭神剑气置于元神内,灭神剑气这门大神通,经过漫长时间的修炼,也臻至了大成,形成了半灵宝的形态。

    虽是神通,却凝练成了实质的存在。

    而后,白泽连招呼都未曾来得及和蔚蓝童子打一声,就径直撕裂虚空,往太阴星赶去。

    在白泽发出消息后,望舒女神是最快收到消息的神圣,只见她唤醒还在闭关的元初女神,又私下通知了星光女神。

    “姐姐,发生了大事?”元初女神,刚刚从闭关中出来,虽然有些奇怪,却没有一丝恼怒的神色。

    而这时,突然通识符传来红色的警戒,元初女神眼中露出惊愕的神情,红色警戒,是联盟四重警戒里面,第三级别的警戒,是仅在联盟事关生死存亡的下最严重的警戒。

    “你看通识符就知道了!”望舒女神微皱眉头着,一边向大道献祭着气运之力,仿佛努力推演着什么,显然没有心思给元初女神解释。

    而元初女神,心神没入通识符中,就看到了洪泽道人和红云道人求助的信息,也看到了白泽发的紧急集合的信息。

    “什么?这星空之中,难道还有道果境大能存在?”元初女神有些震惊道。

    “还好,他们的气息还存在,只是显得有些微弱。”望舒女神松了口气,解释道。

    而在星空之中的其他角落,有神圣在饮着茶,看到消息后,二话不说,就离开了道场,也有神圣还在闭关之中,被留下的心神唤醒,脸上露出恼怒神色,看到消息后,也毫不犹豫消失在了闭关室中。

    这一幕在星空的很多地方纷纷上演着。

    最先赶到太阴星的,自然是修为最高白泽。

    望舒女神察觉到白泽的气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内心的紧张也放下了大半。

    白泽径直往太阴殿而去,只见望舒女神和元初女神,正站在大殿前等着白泽。

    白泽见此,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了一眼望舒,眼中是安慰的神色,温和道:“无需担心,交给我吧,洪泽道人和红云道人气息还在,只是有些微弱罢了,应该只是被困住了!”

    “应该不可能碰到了道果境大能,且不提星空之中有没有这等存在,若真是道果境大能,他们二人恐怕连求助消息都传不来。”

    望舒女神一听,脸上虽还是那般清冷,但绷紧的心,却仿佛放了下来。

    望舒女神轻叹一声。

    “希望如此!”

    而元初女神,听了白泽的话,内心微微定下来后,反而将目光放在望舒女神和白泽身上,眼中尽是玩味的神色。

    而白泽虽是这样解释,却在内心不断推演道果境存在的可能,没有哪位神圣体会过道果境的恐怖,但白泽体会过。

    虽然鸿钧道人那一剑只是将白泽打成重伤,但白泽清楚,鸿钧道人哪怕有过任何一丝杀意,那剑气上的混沌气息,就能将自己的元神抹灭千万次。

    每每想道这里,白泽就有些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

    道果境和道果境之下,完全是两个不同生命层次的存在,差距绝对超过了天和地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