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蔚蓝近况,灭神剑气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泽直接撕裂虚空往安稳居而去,离开太阴星亿万里外,星空依旧是荒凉一片,甚少有生灵的踪迹,但白泽相信,不久后,星空就会热闹起来。

    “但还得提前布置一些手段啊,否则就是在作死啊!”白泽心中暗道。

    依旧还是那边星空,周围渺无人烟,那片虚空次元也依旧还是老样子,未曾有任何变化。

    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安稳居外在的表现了吧,炼制时还有拳头大小,现在就真正成了,连肉眼都不可见的尘埃了,见此白泽感觉内心的安全感又提升了一丝。

    白泽毫不犹豫,元神微动,就进入了安稳居。

    安稳居还是那个老样子,绿草如茵,树木繁盛,平静的湖泊上面,竟有一条条游鱼自由自在地遨游着,时不时咬一口湖边的小草,吃饱了就在沉在湖底,好不自在。

    不过最让白泽觉得好笑的,还是蔚蓝童子。

    只见蔚蓝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将药园的灵药打理一遍后,运起法力,将药园的阵法催动,无数的灵液撒在了药田中。

    而后来到药园偏僻的角落处,那里是一片新开的药田,周围只有一株莹白的幻灵草,正在伸展着腰肢,叶子上还有闪耀着丝丝露珠。

    只见蔚蓝童子,坐在这株幻灵草前,小心翼翼的浇灌着灵液,又细心地将幻灵草周围的杂草清理了一遍,然后用手支起小脑袋念念叨叨道:“你说蔚白啊,老爷怎么还不回来啊,都十万年了哎!”

    “老爷可是答应我,只要将药园打理好,就为你点化灵智,这样我就不用一个人待在这儿。”

    “一个人好无聊哦,唉,希望老爷早点回来吧!”

    白泽见此,内心露出丝丝笑意,也确实为难蔚蓝童子了,十万年一个人打理着安稳居,若不是还有旁边这株幻灵草在,恐怕也难以支撑他吧。

    而后白泽身影一动,出现在了蔚蓝童子的身后,而蔚蓝童子并未察觉到白泽,依旧在念念叨叨的说个不停。

    无奈之下,白泽故意咳了几声,这时蔚蓝童子才察觉到旁边其他气息,只见他,慌忙转过身来,有些惊讶,有些不确定道:“老爷?您回来了?”

    蔚蓝童子见着是白泽后,瞬间就兴奋起来了,邀功道:“老爷,我这些年可没忘记您的吩咐,把药园和安稳居其他地方打理得可好了。”

    “而且我的修为也没有落下,现在已经是玄仙了。”

    “在毒药方面,我也研究出了不少有效的毒药呢,可没有偷懒呀!”

    随后蔚蓝童子看了一眼旁边的幻灵草,眼中露出一丝希冀的神色,期期艾艾道:“老爷,您可是答应我的,要给我点化一株幻灵草,给我作伴的,老爷您可没忘记吧!”

    白泽见蔚蓝童子先夸耀了这些年的努力后,又讲话题引到了点化幻灵草作伴上,不由大笑了起来。

    随后又伸出手,摸了摸蔚蓝童子的小脑袋,笑着道:“老爷我自然没有忘记,这些年你一个待在安稳居,也是难为你了。”

    说着白泽手指一点,一股世界本源之力,就进入了旁边这株幻灵草身上,瞬间幻灵草身上诞生一股造化玄妙的气息,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孕育着。

    而蔚蓝童子看着白泽的动作,脑子早就空白一片了,只是脸上露着傻笑,嘴上喃喃道:“嘿嘿,蔚白,我马上就要多一个同伴了,嘿嘿。”

    白泽望着这一幕,笑而不语,默默地离开了,只留蔚蓝童子在那一直傻笑着,在白泽离开很久后,才想起自己还有个老爷来着,但又随即抛在脑后,又细心地照顾起蔚白来。

    白泽径直往安稳居最深处走去,只见在最深处白泽取出那装满煞气和冻结道韵的玉瓶。

    “如此多的煞气和冻结道韵,也可以修炼那道大神通了!”白泽暗暗道。

    白泽瞬间进入身与道和的修炼妙境,只见白泽元神最深处,依旧存在着一缕极为纯粹的混沌剑气,只是已经不影响的元神了,那正是鸿钧道人当年那一剑所留下的。

    其实白泽很早就之前,就可以将之祛除,可是白泽犹豫再三后,还是没能舍得,最后白泽灵机一动下,就想着以剑气为引,创造出一门主杀戮毁灭的神通。

    白泽花了数万年岁月,又在天演盘的帮助下,终于创造出了这门神通,它最难的是如何在不抹去它的情况下,将其炼化。

    还好鸿钧道人可能从来都没有在意过,这一缕残留下剑气,但白泽依旧是花了好些年,才将之炼化为己用,但是白泽依旧是不放心,又使用了无数方法,将鸿钧道人在其中的意志给压了下去。

    至于把鸿钧道人的意志抹去,白泽思考再三还是没有这么做,万一鸿钧道人察觉后,再来一剑?又或者将其注意力再次吸引过来,这样的风险白泽承受不起。

    不过白泽也做好了万全准备,将那缕意志加上了无数层或真或假的禁止,哪怕是鸿钧道人想要凭借这缕意志窥视过来,看到的也只能是白泽编织出来的一幕。

    这样白泽才下定决心,准备将它修炼完成,毕竟这一门神通的威力实在是太诱人了。

    白泽元神一动,打开身旁的玉瓶,包裹着里面的煞气和冻结道韵,以某种玄妙的法门把它们炼化进入那缕剑气中。

    不要小看这些煞气和冻结道韵,这其中每一瓶都是从数百星辰上提取而来的,而每一个星辰中在无数年中,又存留着多少煞气和冻结道韵呢,那只能说是一个天文数字。

    无穷无尽的煞气和冻结道韵被炼化入剑气内,剑气也渐渐开始壮大,白泽也一边根据自己的领悟,在里面打入自己领悟的法则符文。

    如此结合下,剑气的气息,每时每刻都在飞速的提升。

    经历过无数次的壮大凝实,再壮大再凝实的过程,剑气几乎快要实质化了。

    这也是为什么白泽,哪怕知道其有着风险还要修炼的原因,正因为这到剑气的本质实在太高了,只要煞气和冻结道韵足够多,它的威力是几乎可以无限提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