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蔚蓝童子(求收藏)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安稳居中,慢慢地陷入了寂静之中,也唯有绿树成荫,微风轻轻吹过,湖面上的水痕轻轻地拨过水浪。

    在安稳居偏僻的角落里,有着一片庞大的药园,里面里面种满了各种各样的灵药,一位身穿绿色衣物的童子,观其面貌不过十岁大小,他有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和熟透了的小苹果一样,两条胳膊就像两段粉嫩的莲藕,不过其脸上却又显得有些老气纵横。

    只见绿衣童子,正在灵药园不断地挥洒着汗水。

    “这株星辰草的长势越来越好,哎,旁边的星煞草总是让我有些不舒服,不知道老爷种这灵药干什么,还让我要细心照料它。”童子暗自嘀咕道。

    说着又不断地为灵药添加灵液,又催动药园的阵法,改变药园的环境,让它更适合灵药生长。

    白泽看着绿衣童子忙碌的身影,脸上笑意吟吟,绿衣童子是自己在安稳居建立药园中,一株十万年份的幻灵草诞生灵智,在白泽耗费世界之力的点化下,化形而出。

    它的出现,也算是微微弥补了安稳居寂寞的气氛,他即是灵药化形,白泽将灵药园交给他打理,也再合适不过了。

    只见白泽突然出现在绿衣童子面前,笑着道:

    “蔚蓝,你又在嘀咕什么?”

    “啊,老爷!我没嘀咕啥,是老爷你听错了吧!”蔚蓝童子见着白泽身影,微微吃了一惊,又偷偷看见白泽脸上的笑意,就明白白泽并未生气,所以有些狡辩道。

    白泽自然明白其心思,却也不点破,反而敦敦教导道:“你才刚诞生,不明白世界的险恶,灵药可助修炼,而毒药却是护身的手段。”

    “我问你,我前些日子传给你的长生经,修炼得怎么样了?”

    蔚蓝童子有些不好意思,期期艾艾道:“第一篇才入门,离第二篇还遥遥无期。”

    “那你可知道,哪怕是修炼到第四篇,在外面的世界,也只是蝼蚁,每天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你想想,如果哪天你被其他的修士抓了去,最好的下场,也是让你一辈子暗无天日,一刻不停地催生灵药,更大的可能是,抹去你的灵智,将你炼制成一炉丹药。”

    蔚蓝童子听到这里,脸色一绿,过了一会,才小声的道:“外面的世界真的这么邪恶吗?大家修为都很高吗?”

    白泽自然是肯定的点了点头,蔚蓝童子见白泽一脸笃定的样子,蔚蓝童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白泽见此,满意点点头,又继续道:

    “当然,你只要在毒药上面下点功夫,稍微有点成就后,加上稳重一些,还是可以护卫自己安全的。”

    在白泽的一顿教导加忽悠下,蔚蓝童子,就在心中做出了某个决定。

    最后白泽在出门前,看着蔚蓝童子脸上没有以前的欢笑,继而开口道:“不用那么紧张,尽力即可,还有老爷我需要外出一段时间,你要好好照料灵药园,只要你做的好,下次老爷回来,就给你点化一个雌性的幻灵草与你作伴。”

    蔚蓝童子本来还有一些心不在焉,但听到要点化雌性幻灵草之后,瞬间脸上就挂满了笑意,连连对着白泽点头,高兴地道:“老爷,我会认真照料的。”

    白泽见此露出满意的笑容,转身就离开了安稳居。

    蔚蓝童子看见白泽离去,脸上有些闷闷不乐,偌大个安稳居就剩下自己啊,不过又想到白泽说要点化雌性幻灵草的承诺,随即又将这缕不开心抛到了脑后。

    不过偌大的安稳居就真的之剩下蔚蓝童子了吗?在安稳居最深处的白泽本体表示不说话。

    没错,刚刚离去的白泽,正是化身,不过这化身却与真正的化身没有多大区别。

    在这段时间里,白泽顺利地迈入了太乙境中期,凝练出了法域,到了这一步,再结合白泽在化身神通上的造诣。

    创造出了独特的化身神通,这化身其实也算是白泽的一部分,携带着白泽大部分法域。

    而白泽除了留下部分心神参悟大道外,大部分心神还在化身之上。

    所以说这化身和本尊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化身陨落了,白泽最多受点伤罢了,化身花些时间还能再孕育而出。

    如此一来,白泽太乙境中期,隐隐就有了心神不灭,白泽不死的特性。

    如今白泽在化身领域可谓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不敢说后无来者,但是前无古人,白泽自问还是配得上的。

    此次白泽离开安稳居,是因为望舒女神在通识符内,通知了举办诸圣盟第一次正式会议的信息。

    白泽看见这条消息,自然毫不犹豫,立即就控制着化身,离开了安稳居,往太阴星而去。

    “这一次,就要开始行动了!”白泽如此在心中想道。

    占领星空计划,绝非是一人可以完成的,切且不提那巨大的工作量,就是横跨在白泽的诸多难题,也让白泽头疼不已。

    比如星空环境改造的方案,又比如为星空生灵启灵等等,每一个都是巨大的难题。

    白泽如此想着,一边踏入虚空通道,迅速地往太阴星而去。

    白泽刚进入太阴星中,心神中就传来了望舒女神的传音。

    “不知,白泽道友,对此次会议,有什么看法?”

    白泽微微一笑,取出一块玉简,瞬间玉简就消失不见。

    只见望舒女神手上拿着玉简,神识一扫,将其内容,仔细地看了一遍。

    白泽见此,内心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望舒女神终究是有些领导的范了,但白泽心中,却出奇的没有一丝不满,反而有一丝欣慰。

    望舒女神看完玉简的内容之后,又将注意力看向了白泽,望舒女神总感觉,白泽身上有一丝不协调的感觉。

    而坐在望舒女神旁边的元初女神,却有些呆滞地看着望舒女神。

    “明明上次,我主动提及白泽,姐姐还对白泽爱理不理的,现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错过了什么?”元初女神在内心暗暗想道。

    元初女神身为太阴星孕育的神圣,自然天生就携有太阴星的部分权柄,所以望舒女神和白泽的互动自然也看在了心上。不提望舒女神的神情反应,就单提白泽那欣慰的笑容又是什么鬼。

    元初女神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