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鸿钧道人一击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没有人知晓,洪荒大地迎来一尊巨擘,这是一尊白发道人腰间悬挂着一面玄色小幡,散发着晦涩无比的气息,若有神圣看到,必然会被其如同凌驾万灵之上的苍茫气息所震惊。

    白发道人不匆不忙地走着,但其每一步却跨越了不知道多少亿万里,又穿过了无数的虚空次元。

    混乱的虚空,荡漾着阵阵波澜,看起来平平无奇,却暗藏无数杀机,哪怕是太乙境的神圣,也不敢轻易行走于其中,一不小心就要喋血当场。

    而这一切杀机,一切虚空波澜,却不能靠近白发道人三丈之内,所有靠近三丈内的一切都如同冰消雪融一般,被融化被消解。

    只见他手持古朴玉碟,仿佛在寻找着什么,随后他仿佛捕捉到了什么气息一般,随即一步跨出。

    只见他穿过无尽虚空次元,又越过了不知道多少先天阵法,终于在一方洞天福地面前,停了下了。

    这是一个很是平平无奇的地方,但白发道人却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不过是有阵法掩饰罢了。

    白发道人却没有破解阵法的心思,用白发道人的话说:“后面无数的宝物在等着我,你算老几,值得我浪费片刻时间”

    只见白发道人熟练地取下腰间的玄色小幡,玄色小幡慢慢变到方丈大小,随后随便打出一道混沌神光。

    蒙蒙的清光流转,镇压了地,泯灭了风,凝滞了水,熄灭了火,仿佛让这片地域的地水火风尽数成空,都归于了虚无。

    只见那本牢不可破的阵法,应声而破,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又见白发道人,随意伸出手,将洞天最深处的抓去,只见一方略显古朴,又散发着无数道韵的图卷状的法宝,在白发道人手中想要做出反抗,白发道人看也不看,随意将其丢入玄色小幡中,头也不回地往下一个目的地而去,显得一副业务繁忙的样子。

    嗯,某个不知名白发道人表示:寻宝的过程,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嗯,外加有手就行。

    ……

    某只叫白泽的神圣,哭晕在了厕所。

    某一刻,白发道人微微皱眉好似想到了什么。

    “哦,这段时间寻宝,都差点忘了,前些岁月,好像有人抢先干了我教化的事。”

    随后他取出古朴玉碟,进行了演算,此时天道不显,才须如此麻烦,否则以道人之能,一念间就能得到结果,顺便给他寄一点特殊的小礼品,比如混沌剑气就很不错嘛。

    玉蝶开始慢慢演算了起来,宛若一方天道般,虽未露出任何威压和气息,却让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仿佛三千大道都蕴含其中。

    随着玉碟演算,一副副画面就显露在白发道人眼前。

    一位面露温煦微笑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道人在对着下面一群道人将着什么,而后画面一转又见中年道人将麒麟族后天神圣击杀,又再次讲道。

    最后画面停留在,中年道人与麒麟族的太乙境神圣同归于尽的那一幕上。

    白发道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道:“这么说,那家伙这么死了?但我怎么还是感觉有些不爽!”

    他自然能发现,那道人是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他是谁?他是天生就有先天至宝投靠的大佬,是天道至宝造化玉蝶的主人,想着自己的教化之道,竟被别人抢了个先,虽然只是那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但心中就是有那么点不爽。

    “那就找找他身边有什么人吧!”白发道人还是有那么一丁点不甘。

    却也总不能把长生道人从无尽真灵世界拉出来鞭尸吧,当然他目前也做不到。

    随后玉碟上的画面一转,停留在了某只叫白泽的神圣上面。

    “就你了,我这也为了告诉你,道是不能乱传的,你身边那位叫长生道人的好友,不就是明显例子嘛!”

    “我这也算是做一件好事!”

    白发道人如此安慰自己道。

    只见白发道人手指捏出剑指状,随意打出了一道混沌剑气,朝造化玉碟感应到其气息的方向,斩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后,白发道人看也不看,就往下一个宝物地点赶了过去,显得业务繁忙的样子。

    这一道混沌剑气,瞬间穿透了无尽虚空,直直地奔白泽而去。

    剑气无声无息,仿佛不过像刚刚踏入修炼之途的生灵打出的一般。

    而在诸圣殿的白泽,内心感受到了一丝大恐怖,那是一种心悸,仿佛其一丝一缕就能抹灭自己的大危险,但却又仿佛并不致命,就显得十分怪异,白泽瞬间心里就有数了。

    就在白泽如此想着时,那道剑气径直穿透了诸圣殿的防御,而后向着白泽披头斩了过来。

    白泽内心没有一丝慌张,引动了身下蒲团中的阵法玉盘,但这阵法,却也只是微微阻拦了剑气一瞬间,而后还是向着白泽斩去。

    瞬间白泽在身上布置的禁制亮了一大半,而同时剑气也深深斩了进去。

    只见白泽浑身上下都是血迹,胸前是一道长达数尺的剑痕,伤口中还露出丝丝恐怖的气息,阻止着伤口恢复。

    而白泽长乎了口气,又从空间里取出一块蒲团,坐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仿佛心中放下了一块巨石,悠悠道:

    “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大佬的心思真难猜啊!”

    明面上只是,白发道人不岔,祸及殃鱼,斩了白泽一剑。

    只有白泽才清楚,他为这一刻,谋划了多久,早在化身长生道人讲道时,白泽就预料到了这一幕,所以他早早的就把自己和长生道人的气息处理的干干净净。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如何让他相信长生道人确实是死透了,白泽推算了无数次都是无果,最后灵机一闪,才想出了在长生道人身体上做文章。

    耗费世界本源之力,催化了一个新生灵魂,又为此花费无数心思,才能让白发道人,认为长生道人确实灰飞烟灭了。

    新生灵魂从化身孕育而生,白泽道人就算是控制化身,而不是白泽化身,如此长生道人灰飞烟灭时,身和深都一同破灭,如此,才能瞒过白发道人的探查。

    当然这也是鸿钧道人,随便看了一看而已,否则哪怕是多注意一点,都可能发现不对劲,当然在鸿钧道人心中蝼蚁看一眼自然就够了。

    而据本尊无数次演算,虽然长生道人已经死透了,但自己这个长生道人的友人还在,难免要在他剑下走一遭。

    嗯,这个概率达到了九成五。

    那接下来考虑的就是如何让白发道人不生出杀意,长生道人为护持元熙域众生,最后在于与麒麟族神圣同归于尽,这都是为了博取他的同情。

    另一方面,白泽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白发道人能稍微顾及些脸面。

    但白泽却不敢再谋划什么,比如向望舒女神借来日精轮护身,又比如布置强力的防御阵法等等。

    因为白泽清楚,这只能让风雨来得更加猛烈。

    想着明明可以增加防御,却不敢布置,作为稳道有所成就的白泽而言,这是比身上伤势更加痛苦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白泽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最后就是要如何控制好自身所受伤害,万一只是轻伤,引发大佬不满,再来一剑,那就好玩了。

    但是伤势太重,也是白泽万万不能接受的,所以为了把握这个度,白泽在身上布置的无数禁制,但也只能选择性的使用,于是才有了这身受重伤,却在白泽接受范围内的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