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长生道人下线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长生道人默默无言,独自一人坐在虚空之中,仿佛等待着什么一般。

    这当然只是假象,在看不见的地方,长生道人布置了各种法则之毒,心灵之毒被长生道人藏匿在这数万里虚空的每一颗粒子中。

    而且这数万里虚空内的劫气显然比其他地方高了那一点,如果不认真用神识观察,恐怕都难以发觉其变化。

    突然,某一刻长生道人腰间的识神丹有了变化,这几乎是识神丹反应的极限,长生道人清楚,这是有太乙境的高手来了。

    接下来就该看自己的表演了。

    麒麟族之人,显然有恃无恐,发觉长生道人的气息所在后,没有丝毫犹豫,就径直往长生道人的方向而来。

    不到片刻,两尊太乙境加三尊道境中期巅峰的神圣站在了长生道人的面前,他们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长生道人。

    两尊太乙境神圣,就是他们的底气所在。

    “麒麟族倒是真的看得起我,我不过一普通神圣罢了,竟拿出这么大一副阵容来,简直是丧心病狂!”长生道人表现出一副有些失策的样子。

    为首的是一位身穿金色道袍的中年道人,只见其露出戏谑的眼神开口道:

    “我麒麟族之势大,又岂是你一普通神圣所能想象的,怎么着,还想做困兽之斗不成?”

    这位金袍神圣或许觉得胜券在握,又随口解释道:

    “虽然我并不觉得你有什么威胁,但族中的大部分长老认为,你的传道,让我们麒麟族彻底掌控南方大地的过程,生出去无穷的变数,所以你必须被除去!”

    只是在这谈话的片刻,麒麟族的五人,在劫气悄无声息的影响下,就已经被这片虚空内的心灵之毒侵染入元神中了。

    长生道人见时机差不多了,长生道人面露坚定道:“原来如此,尔等麒麟族可真是霸道之极啊!既然如此,便一战吧!”

    长生道人便不再隐藏,露出半只脚迈入太乙境的修为,元神一动,直接引动了他们体内的心灵之毒。

    心灵之毒虽是第一次出现,其威力却在这一刻展露地淋漓尽致,在麒麟族的五位神圣尚未反应过来时,只觉得内心中有一种大恐怖,两位太乙境的神圣,连忙驱动自身世界的本源之力,想要将心灵之毒隔离在外。

    而其他三位道境中期的神圣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只见他们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显然,他们陷入了某种深层次的幻境之中,又挣扎了一会,其元神气息在某一瞬间就彻底泯灭了,只余一道肉身空壳,向大地掉落而去。

    自此麒麟族太乙境下,团灭。

    心灵之毒直指元神,若非有所防御,一旦等心灵之毒侵染元神,想要防御的话,就难了。

    而那两位太乙境的神圣勉强挡住心灵之毒的侵略,看到这一幕,不由目眦欲裂,金袍神圣再也忍不住了内心的愤怒。

    直接取出一件上面纹满麒麟图案的权杖,径直向长生道人攻击而去。

    这一击是金袍神圣的含怒一击,甚至燃烧了自身世界的本源和身上的气运之力,其攻击强度却不过堪堪达到太乙境门槛。

    心灵之毒起码削弱了金袍神圣三成实力。

    却见金色的光芒慢慢流转,仿佛镇压天和地,周围的虚空甚至被强行蒸发掉了,只剩下一片彻彻底底的虚无地带。

    长生道人见此早有准备,激发自己早已布置好的阵法,一道半月形的光罩,若是用神识看去,光罩上有着无数防御禁制,却又以某种方式和谐的连在了一起,让其防御之能大大增强。

    这样还不止,长生道人也全力催动自身元神,刹那间,布置了不知道多少层禁制。

    “轰!轰!”

    金色神光强行突破了阵法的防御,其攻势也不由一滞,却继续向长生道人攻去。连身上的道袍都破烂不已,嘴里也流出丝丝鲜血,最终长生道人还是接下了这一击,可是却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而另一边的金袍神圣,也不禁吐了一口大血,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本就被心灵之毒侵染了元神,又含怒之下打出燃烧世界本源的一击,心灵之毒已经侵染进他的元神深处了。

    长生道人假装没有看到另一位白袍神圣的动作,开口大笑道:

    “我虽不是道境后期,但终究还是我赢了你,麒麟族就这?这就?哈哈哈!”

    长生道人假装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另一位白袍太乙境神圣的小动作虽足够隐匿,但在长生道人这种稳道有所成就的神圣而言,确实太显眼了。

    长生道人不由暗自吐槽道:“你们两人反应倒是一流,由金袍神圣吸引我的注意,也是为了拖住我,而另一位太乙境神圣假装实力不支,努力抵抗着心灵之毒,却不知我对太乙境的了解可比你们强多了。”

    “心灵之毒虽强,但我的目的也不过只是为了削弱你们的实力罢了,你表现一副难以抵抗的样子,我能不看不出来你是装的吗?快一点,引发献祭气运的一击吧,演反派死于话多的剧情真是有违道心。”

    在长生道人如此想的时候,那一位自以为抓住了最佳时机,发出了暴起一击,只见这位太乙境神圣,不再掩饰,直接献祭气运之力,打出了绝强一击。

    这一击堪称绝杀,没有什么气息泄露,却在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加持下,比之前金袍神圣刚刚的攻击还强上数筹。

    瞬间这一击就到了长生道人眼前。

    只见长生道人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而另一边那位神圣却没有放松警惕之色,前面的例子还在眼前,和自己同行的另一位太乙境神圣,在一旁吐了一身的鲜血,气息萎靡至极,显然已没有战力在身。

    于是长生道人咬了咬牙,眼中露出疯狂的神色,面对这不可能挡下的一击,引燃这虚空里隐藏的劫气,同时不顾一切地引动自己这一身的力量。

    只见以长生道人为中心,数百万里的虚空里陷入无限的混乱之中,无数的虚空被这股力量蒸发。

    长生道人直接献祭自己,欲要与麒麟族的神圣同归于尽。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身影踉踉跄跄地从那片混乱虚空走了出来,正是麒麟族的那尊白袍太乙境强者。

    却只见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瘸着一条腿,手臂也缺了半只,哪怕是踏入修行的先天生灵也能轻易做到肢体重塑,可白袍太乙却表现出这幅样子,可见其伤势之重。

    却没有人看得见,长生道人在死亡前的那一刹那,身躯中出现了一个新生灵魂,而这新生灵魂尚未做出任何反应,就灰飞烟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