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大罗?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泽暗暗沉思着,其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后世关于太乙境的描述和现在道境后期有部分重叠的地方,但其中却也有差别,这应该就是时代变化,而导致的。

    白泽也不由大胆猜测,那么后世的大罗境呢,相对于后世对太乙境比较单一的描述,大罗境的描述却是众说纷纭。

    有的记录言,大罗者不死不灭,一证永证,超脱命运长河,可随意编织时间线。

    甚至有些过分,您是一,也是万,您是刹那,也是永恒,这意味超脱了一切。

    白泽猜测,若要达到这种境界特性,必须执掌了世界权柄,而且比起圣人这种由天道赐下的世界权柄不同,这是不可被剥夺的。

    大罗超脱了时空命运长河,摆脱了天道命运掌控过去未来现实三身合一,是为不可知,不可问,不可闻,不可说,不可道,不可言,凌驾一切之上,超脱了一切,本身就已经成为了一种道一种规则,一念起万界开辟,一念落诸天破碎。

    他不会因为谁知道或不知道,存在或不存在,而因此存在。他就在哪里,他就在那里,超脱一切,永恒不朽。这已经是概念之中最强的存在,这一境界已经不存在于战力一说,一念生一念死。

    白泽觉得着虽还是命名为大罗境,恐怕这大罗就是大道的终点了。

    白泽猜测,这应该就属于臆想了,把一切的概念强加于大罗上,这种大罗若存在,那洪荒的存在,便完全没有了意义。

    而且白泽可以肯定的是,根据传承记忆所记载。道果境,是法则领悟的极致,时时刻刻都与所持修的大道处于同一频率,堪称与道同在,随意间就能毁天灭地,这是力量的极致。

    至于不死不灭也是妄言,只需把你的道果从大道中斩落下来,境界就仿佛无根之萍,镜花水月一般。

    而且白泽经过无数演算,先天神圣的根本,先天不灭灵光,确实是由大道所孕育,是通向道果境的凭借,但却不是世界权柄。

    你能想象一个世界有三千个管理员是什么一副局面吗?只要稍微出了点差错,那世界就要被毁于一旦,这是极度不合理的,是大道所不能允许的。

    除非大罗本身就是大道才有可能。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大罗,号称超脱岁月长河,与世长存,真灵不灭,大劫不出便是不惹因果。

    这是天道存在下的大罗,也是白泽觉得最靠谱的大罗,只要天道存在一天,天道就敢不屑的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弟弟!”

    天道之下,法则如网,监控天地万灵,想要有那些境界特性,你就得越过天道这道关卡。

    “现在道果境虽没有那些特性,却不代表以后不能有,比如大罗不死不灭,一证永证的境界特性,也不是不能实现。”

    “但这一切,都得在天道尚未洪荒大地前完成啊!”

    “后世大罗没有的特性,那就由我来开辟!”白泽面露坚定,睥睨一切道。

    最后还不忘补充道:“若是大罗不能不死不灭,一证永证,那我如何能安稳求道?”

    没有人知道一切的缘由都得从这一刻起开始,后世的大罗才有浪荡的资本。

    然后某些浪过头的罗就被踢进混沌中,就见某大罗直接撞上了另一位大罗,两人露出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

    ,一边转化混沌之气,增加世界本源,为伟大的洪荒可持续发展战略做贡献。

    另一边分出心神,开着无数小号,不断地试探着某人的底线,这是一种堪称只要浪不死,就往死里浪的精神。

    当然这是后话了。

    回到白泽这里,只见求道观的本尊,一脸严肃的神情,手持天演盘,不断推演着什么,只见本尊眉头一皱,仿佛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狠下心将身上的气运华盖,直接献祭掉一半,本尊和白泽两人消息共享,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内心止不住滴血。

    这可是因为传道之举,加速了大道演化,大道有感下给的气运奖励啊,这若要是放在天道出世后,就是一笔足够让一个凡人一路直达大罗境巅峰的功德。

    这可不是众生修炼《洪荒基础修炼法》带来微薄的气运之力,这是本尊突破道果的最大资粮啊,换成诸圣盟的算法,那就是近万刻度的气运值,比现在的诸圣盟还多一倍,这值多少件下品先天灵宝啊。

    就在白泽内心滴血时,本尊仿佛得到了其想要的答案,尽管气运消耗过半,本尊脸上确是难以掩藏的喜悦之情。本尊将目光看向了远方,仿佛看到了未来一般,良久后,才开口道:

    “近万刻度气运吗?虽然只是换取了一个希望,但我觉得还是赚了!”

    也是从这一刻起,本尊有了一个清晰的奋斗目标。

    而白泽虽然肉疼不已,却也感受到了本尊的想法,只是大笑了几声,就又进入闭关之中了。

    太乙境以残缺道果铸就一方世界,将这一方世界壮大到足以承载道果的程度。

    再加上汲取各种大道感悟让残缺道果不断完善,最终化为道果雏形。

    这就是太乙境的修炼。

    白泽从空间法宝中取出各种资源,将其纷纷炼化,融入那枚残缺的道果之中。

    时光荏苒,这一炼化就是数万年,白泽已经将身上所有的资源消耗一空,身上的气运值,也只剩区区50刻度了。

    但这一切的消耗都是值得的。

    白泽没有立刻出关,而是进行日常出关前的决策推演,反省自身,手段升级等一套流程。

    决策方面,白泽清楚从诸圣殿炼制成功的那一刻起,三族就应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若不是白泽早有预料,布下了阵法,将异像遮掩了下来,恐怕现在,白泽等神圣能不能安稳修炼都是一个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后面收集众生气运,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收割一波后,就该把战略重心放在占领星空上面了。

    白泽越体验,就愈发明白气运之力的恐怖,可想而知,以三族霸主之势,祖龙等大神通者的修为恐怕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三族硬抗是不可能硬抗的,还是得猥琐发育。

    晋升太乙境后,白泽手上的毒丹却几乎派不上用场了,也是该研究一些新的毒丹了。白泽暗自想道:“识神丹必须升级优化,这是出门在外必备丹药,其他一些心灵之毒,法则之毒也要一一搞起来。毕竟我只是一尊化身,虽然修为有点小高。”

    至于接下来如何提升自己,白泽也有了想法。

    白泽悠悠想道:

    “长生道人也该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