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道境后期,太乙?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整个诸圣殿陷入了一种十分安静的状态,每一尊神圣都在努力地修炼着,在气运之力的加持下,众神圣仿佛进入了一种与大道更深层次的交融之中,天地间的大道也更清晰地展现在他们面前,神圣们贪婪汲取着各种大道感悟。

    神圣们的气息在不断地上涨着,仿佛忘却了时间一般。

    而在无尽远处的求道观内,本尊手握天演盘亦进入深层次的闭关之中,而手中的天演盘亦不断地变化着,与诸圣盟众神圣一样,本尊也正在气运之力的加持下,刻苦的修炼着。

    这就是白泽在重炼诸圣殿时留的后手,让本尊和天演盘顶替了长生道人那份气运加持的名额,不管是长生道人陨落与否,诸圣殿都会认可本尊。这就让本尊也可以使用诸圣盟的气运。

    显然,诸圣殿成为本尊转化气运之力的工具人。

    气运,白泽自是不会缺的,化身长生道人传道的气运,每时每刻都汇聚在白泽身上,又通过诸圣殿的转化,成为白泽修炼的资粮。

    在诸圣殿的一个闭关室内,白泽手捧日精轮开始了修炼之旅。

    日精轮为上品先天灵宝,在品级上就等同于一尊弱化版的道果境,其内含有一条近乎完整的太阳之道,这也是诸位神圣心生嫉妒的原因。

    中品先天灵宝和上品先天灵宝虽只差了一阶,但两者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

    白泽之前就基本参悟完中品先天灵宝万毒幡,修为稳稳地站在了道境中期巅峰,在炼制诸圣殿时,触类旁通下,对大道的感悟也大有提升,奈何道境中期到后期的瓶颈实在了太稳固了些,白泽看道境后期依旧是是雾里看花,虽近在眼前,却实难摸得着。

    白泽清楚,这时自己还缺少一些核心感悟所致,若是想要突破,只能通过触类旁通的方法,那需要漫长的岁月去堆积。

    而通过参悟万毒幡,就像读一本艰难晦涩的书,你第一遍已经将能看懂的,就看懂了,那些晦涩的地方,就不知道要看多少遍,从读一遍又一遍中,获得一点积累,待积累足够后,也就讲书看懂了,突破也就水到渠成了。

    这虽比第一种方法省却了无数时间,却也需要花费漫长的岁月去堆积去积累。

    而白泽选择的是第三种方法,参悟上品先天灵宝日精轮,比起万毒幡而言,日精轮无论是在层次上广度上都远远比万毒幡高上太多。

    比喻成书籍的话,万毒幡是需要你把它读透才能突破,而日精轮,它蕴含着更深层次的道理,突破的道理也写的明明白白,且内容更基础,更全面,这难度自然就低了无数。

    在气运之力的加持下,白泽进入了更深层次的悟道中,日精轮里面的大日之道,仿佛摘下了面纱,让白泽得以一睹芳容。

    平日里感觉晦涩的法则,此时仿佛变得简单了起来,白泽对于大道的感悟也不断地加深。

    道境到道果境,就是法则从发芽开花到结成果实的过程,道境七重前,是法则之花盛开的过程,而道境六重突破道境七重,却是道花凋零,化为一颗残缺果实的过程。

    从道花化成果实,哪怕只是残缺的果实,也比前面的开花过程难上无数。

    白泽心中隐隐有了突破的方向,但白泽却不急着行动,只见白泽又取出天演子盘,在天演盘晋级后,天演子盘也有了演算之能,不过其演算之能只有天演盘的三成,也不比白泽自身的演算能力强上太多,这也是白泽极少使用的原因。

    只见白泽元神微动,燃烧起了气运之力,开始沟通天演盘本体,本尊见此,没有多言,只是开放了天演盘的权限,随后天演盘上释放出淡淡的光华,隔着无尽远的距离,将演算之力,加持在了白泽手里的天演子盘上。

    只见白泽手里的天演子盘散发出无尽光辉,无数的可能在演化着,无穷的智慧在流转着。

    白泽沟通天演子盘,只觉自己的念头运转的速度快了数十倍,之前需要数刻钟才能想明白的问题,现在却一眼看到其答案,以前觉得复杂的问题,也从其他维度找到了思路。

    “气运之力加上天演盘,简直是如虎添翼啊!”白泽不由感叹道。

    道境六重通向道境后期的瓶颈,在不断被攻克,突破之法在不断地完善。

    终于在某一刻,白泽只觉得道境后期在自己眼中不再神秘,其瓶颈仿佛只要轻轻一戳,就能将其捅破。

    但白泽没有选择第一时间突破,而是稳重起见,将突破之法,又推演了无数次,直到对突破的每一个环节都熟烂于心,确认每个环节哪怕出现差错都有补救的方法后,白泽才选择了突破。

    白泽本以为这会是一场艰难的战役,却没想到,这瓶颈还真是一戳就破,得来全不费工夫。

    突破的白泽,没有欣喜,而是陷入了某种尴尬中,沉默了一会,安慰自己道:“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我现在完全可以写一本《论突破道境后期瓶颈和补救的三千法》的书籍,这肯定能换取无数气运值。”

    白泽安慰了自己一番后,才开始体悟道境后期的境界。

    只见元神内的法则之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残缺的道果,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道韵。

    只见它在慢慢地扩张,开始将周围的空间纳入其中。

    白泽见此感觉不可思议道:

    “什么,这是世界雏形?”

    “不对是元神容纳不了残缺道果,难道能容纳残缺道果的只能是世界吗?”

    突然白泽灵机一闪,后世关于太乙境的描述浮现在白泽的脑海中。

    太乙金仙,以自身法则为根基,塑造出一方世界,开始超脱命运长河,从现在,过去,将来开始收摄自身的法身,法力几乎是无穷无尽。

    除了超脱命运长河,收束法身外,其他的基本都符合,如今天地初开,天道也不过才露出点苗头,命运长河也不知道在旮沓角落呢。

    所以后世关于境界的描述,是在不断完善的,现在这个境界做不到的,未必后面这个境界也做不到。

    最后白泽相较于道境后期的称呼,他倒是更愿意称它为太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