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白离下号,望舒女神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时光荏苒,白离终于将法器炼制完成,只见闭关室内的白离,黑着张脸,望着身旁堆积如山的玉牌,喃喃道:“真特么压榨化身啊!怎么着了,化身就没人权了啊?”

    白离阅读着本尊传来的信息,脸色黑成锅底一般。

    本尊的意思是,既然长生盟已经步入正轨了,那么你就该下号了,嗯,不是收回而是下号。

    “下号就下号呗,还不是嫉妒劳资浪了呗。”

    随后只见在无数远处的本尊,眼睛微微眯起,略有些幸灾乐祸地道:“就看哪个倒霉蛋上当了。”

    说着元神微动,从庞大的元神中,斩下了两缕心神。白泽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眼身却越发明亮了。

    而同一时刻,鸿天道场最深处的白离,只见他直乎乎地往地上一倒,而在没有人能看得见的元神空间内。

    只见白离的心神竟开始慢慢独立了起来,仿佛成为了一个新的个体,又见新形成的心神内有无数法则符文在蠕动,又仿佛在修改着什么似的,慢慢地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一般。

    而另一道被斩出来的心神,没入了另一道甲字号化身之中,其所有的记忆都被封存,只剩下一段从出生到求道,对长生道人仰慕不已,一心希望能加入长生盟,为长生道人的传道事业添砖加瓦的记忆。

    “啥?我咋闭着关就昏倒了过去,还是炼制法器太过劳累了,哎,我为啥要炼制这么法器来着,哦,这些原来是长生盟成员的身份令牌啊,那我得尽快将他们发放下去。”只见白离醒来,有些茫然道。

    也全然没有发觉,为何自己的修为倒退到了元神境四重,仿佛这一切都理所应当一般。白离又仿佛记起了些什么,一脸正义凌然道:

    “长生大神为吾等传下大道,我白离不才,愿追寻大神脚步,为传道大业贡献毕生之力。”

    于是白离二话不说,立即出关,将炼制的象征身份的法器,发放了下去,随即又召开了长生盟第一次全体会议。

    会议上,盟主白离指出,吾等长生盟存在的第一宗旨是追随长生大神的脚步,将大神所传之道发扬光大,又言传道堂堂主之位,将由盟主自己担任。

    白离也不是愣头青,又把传道后面的利益摆在众人面前。

    “大神虽传下大道,但吾等求道,依旧是艰难无比,切不可沾沾自喜。”

    “传道艰辛,吾等向他人传道,虽是无偿,却也是要收一部分服务费的,这完全合情合理,如此一来吾等的晋级之资,自然就水到渠成。”

    “所以吾等传道,也是为了吾等大道,若只是待在元熙域内,吾等大道之途黯淡矣!”

    在白离一番声情并茂,有理有据的演讲下,大部分人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接受,毕竟长生道人传道之恩,在大部分人眼里,不下于再造之恩。

    而柳然等长老内心虽有些疑惑,但还是遵循从心之道,也露出赞同不已的样子。

    就在长生盟大张旗鼓准备传道之时,在元熙域一青年生灵,也怀着对长生道人无限的敬仰之情,欲加入长生盟。

    白离完全不知,他的替代者二号已经就位了,可以预见的是,在青年生灵加入长生盟后,与白离本源气息相近,自然就一见如故,并视为心腹。

    真不知等白离恢复记忆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某个不知名的本尊,一脸恶趣味的看着这一幕。

    在洪荒南方的某一处,一座富丽彷徨又显精致的宫殿内,一尊气质高冷却倾国倾城的女神,坐在大殿中的最上面的位置,旁边坐着一位是一位恬静可爱中又露出一丝机灵古怪的女神,只见旁边这位女神有些不开心道:

    “望舒姐姐,在洪荒大地好没意思,虽然我们独霸一方,却既要担心麒麟族神圣的出手,而且对于气运之道的收获也不大,我们倒不如回天外星辰来得自在!”

    这两位女神正是望舒女神和元初女神。

    望舒女神摇了摇头,用其纤纤玉指点了点元初女神的头,略带些无语道:

    “一看你,就是不好好修炼,你没发现在我们素女盟后,我们的修炼就顺畅了许多吗?”

    “哼,有吗?不就那么一点点提升吗,我还看不上呢!”元初女神立刻反驳道。

    “确实,现在它对我们的提升不值一提,但我感觉得到,我们对它们的应用还不到百分之一呢,更别说,我们建立的素女盟在这片地域虽大,但放在洪荒世界,也不过沧海一粟罢了!”望舒女神摸摸光洁的额头解释道。

    元初女神一听,瞬间嘟起了嘴,用手支起着小脑袋,微微转头,嘴角略带狡黠道:

    “不知道白泽道友那边有没有收获,对了望舒姐姐你有私自联系白泽道友吗?”

    说完,元初女神眼中尽是八卦之色。

    望舒女神冷哼了一声,眼神冷淡地看向元初女神,元初女神很自然地把头一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良久之后,望舒女神微微皱蹙,眼中露出思考的神色,开口道:

    “我从素女盟那些的先天生灵的口中了解到,在离我们这里亿万里远处,有一位叫长生道人的先天神圣,为先天生灵传道,传下了先天生灵的修炼之法。”

    “跟据我了解的信息,长生道人做事的风格倒是和白泽道友有些相似,但我也不能确定他和长生道人间存在什么联系,不过我感觉白泽道友那边对气运之道的领悟,应该比我们感悟深一些。”

    “那我们在通识符问问呗,也顺便问问大家对气运之道的研究如何了。”元初女神倒是不以为然地道。

    而望舒女神确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个做法。

    于是白泽就从通识符里就收到了一条来自望舒女神的信息,化身白泽还在闭关之中,所以百无依赖的本尊分出了部分心神查看了通识符上的信息。

    只见上面显示着实名艾特白泽,白泽打开一看,里面是询问他和长生道人之间的关系的信息,却又有着淡淡暗示,说是在言及你时,又想道了长生道人之事,所以有此一问。

    而后望舒女神又发了一条询问大家对气运之道进展如何的信息。

    白泽稍微一推测,就明白过来,上一条信息是元初女神的手笔,后面一条估计才是望舒女神所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