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遇凶兽,得宝(下)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在某个虚空次元里的白泽,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神情,据白泽的估算,一百枚灭神丹就能抹灭道境初期的神识,蜚虽然堪堪大道道境中期,但神识是其短板,据白泽推算,五百枚就绰绰有余了。

    但白泽为了稳妥起见,比如万一蜚有什么灵宝护持元神呢,于是白泽壕无人性,用了超过20倍标准量的灭神丹。

    “白某人什么都不多,就是毒药多。”白泽笑道,又不由看了一眼正在不断工作的天毒鼎。

    因此白泽实在想不出,蜚有任何生还的可能性。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蜚洞府内久久没有任何动静。

    但白泽依旧没有放松,又等了百年,白泽这才慢悠悠控制分身进入蜚的洞府之中,果不其然,蜚早就没有任何气息了,但白泽还是没有彻底放下心来,控制着分身一番实验后,才终于确定,蜚无了。

    白泽这才在虚空次元中走了出来,恬不知耻评价道:“这是一场典型的以弱胜强的经典战斗,若是放到后世,说不定还能名留青史呢!”

    百年时间,蜚洞府内恶心的气息,才完全消散,白泽进入洞府后,那一具庞大的身躯就横跨在白泽面前。

    这算是白泽第一次见到道境生灵的本体,心中微微吃惊后,又不禁皱起了眉头。

    凶兽不同于先天神圣,凶兽乃是天地恶毒之气所化,比如天地煞气,杀气等,而蜚就是由天地的疫气结合煞气所化。

    除了强悍的肉身和煞气、疫气法则有研究价值外,白泽实在想不出其肉身有什么用处。

    “哎,只能将其交于将天毒鼎炼化了,顺便看能不能通过它研究出其他毒来。”说着白泽取出天毒鼎,将蜚近万里的身躯收入了其中,天毒鼎为中品后天灵宝,足以堪比大部分下品先天灵宝,收取蜚的身躯自然不在话下。

    最终白泽才将注意力放在大道感应上的地方,赫然是在蜚居住洞府后面。

    白泽毫不犹疑,元神一动,一道道神光化作利剑,向洞府后面激射而去。

    神光将山石穿透后,另一个空间就显露在白泽面前,这赫然就是山脉的最核心处。

    只见这处空间,鸟语花香,绿草如茵,有麋鹿饮水,也有灵树摇曳着身姿。

    白泽不由赞叹,这端是一个好地方啊。

    白泽也明显察觉到了这里有蜚留下的气息,显然蜚也清楚这里不是凡地,定然有着宝物孕育,可惜受制于元神修为不足,未能找到玄机所在。但却将洞府建在这处空间旁边,其心思可见一斑。

    蜚既然敢将洞府建在这前面,自然是确定这里没有危险的,但白泽依旧仔细地用神识查探了一番,未见有异常之处,也就将心放了下来。

    白泽没有在这美丽景色前有所停留,元神微动,进入神与道合的状态,仔细体悟着大道感应,终于发现了一处散发晦涩气息的地方。

    如果用肉眼看,那只是一片很普通的树林,甚至能看得到,一棵树身上还有一只啄木鸟,用锐利的喙啄着树干。

    如果不是大道感应就是在这里,白泽实在是不相信这里会是机缘之地,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但白泽有着大道感应,清楚这不过是障眼法罢了,白泽一笑,若是以往过来,想要进入还是有极大困难的,甚至根本难以找到,但是现在嘛,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只见白泽放出大道气息,同时又身与道合,福灵心至下,白泽选择了往其中一棵普通的灵树走去。

    又花费一段时间,找到其阵法的漏洞后,在白泽的操作下,只见那原本不起眼的灵树,此时却变成了一个幽暗的洞口,白泽元神一扫,没有察觉到危险,就径直走入了其中。

    经过眼前一阵变换后,白泽最终进入了一个福地之中,只见空间内,先天灵气几乎凝成了液体,一颗颗灵树郁郁葱葱,不过其叶子却成幽绿色,但空间内却没有一丝生灵的气息。

    白泽不由哈哈大笑,白泽心神一展开,轻易便发现了先天灵气和树木内蕴含着的一缕缕毒之法则。白泽若有所思,这福地内应该是一件蕴含毒之法则的先天灵宝,就是不知其品阶如何了。

    想到此白泽再也等不住了,运起神通,直往福地深处而去,终于白泽在福地核心处,一面玄色小幡静静躺在方台之上,散发着丝丝毒之道韵。

    若是普通先天生灵靠近它,恐怕轻易就会被这道韵捏碎,稍微弱点的先天神圣亦容易中招。

    见宝物在前,白泽却没有轻举妄动,越是最后时刻,就要越是谨慎。

    只见白泽挥了挥袖口,一片绿叶从袖口飞出,变成一个两眼呆滞的生灵的傀儡,白泽控制着傀儡往小幡所在的方台处走去,白泽微微眯起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

    只见小幡仿佛察觉到有东西靠近,毒之道韵波动,愈发强烈了起来,最后竟往化作一道法则洪流,往傀儡碾压而去,只见这傀儡就要碾碎时,白泽也不惊讶,心神一动,一缕缕法则道韵从傀儡身上散发出来,稳住了本来要被碾碎的身体。

    然后一步步靠近,玄色小幡周围散发的道韵愈发强劲,但傀儡在白泽加持的法则道韵的保护之下,岿然不动。

    终于傀儡走到了玄色小幡旁边,伸手就往珠子抓去,顺利地就将小幡抓在了手中,本来白泽还以为有什么禁制阻拦,没想到却这么轻易就拿到手了。

    不过白泽却没有因此放松警惕,果不其然,只见傀儡手中的小幡散发着强烈的悠悠绿光,一股强大威压将整个福地笼罩其中,傀儡当即就破裂成一团。

    福地内的灵树发出吱吱声,便化作一堆堆灰烬。

    而白泽在傀儡中的一缕心神,却感受到一股宛若洪波庞大的法则洪流向白泽的心神涌来。

    白泽本打算放弃这缕心神,却发现这股法则竟是毒之法则,大道感应之下亦没有察觉到危险。

    白泽灵机一动,白泽体内法则之花摇曳,亦化作一片法则洪流,与小幡攻来的毒之法则,交织了一起。

    只见白泽的元神之内,发生了一场激烈之争,两股不同的法则法则洪流不断地向对面笼罩而去,想要彼此吞噬对方。

    小幡终究是只是一件先天灵宝,且没有灵智,争斗手段只靠本能,自然是敌不过白泽的毒之法则,逐渐开始落入了下风,良久,白泽终于把小幡发出的法则洪流完全吞噬,顿时白泽感觉竟有股吃撑了的感觉。

    炼化完后白泽微微一笑,伸手从破碎傀儡手中的小幡取了过了,随后神与道合,进入修炼道境,开始了炼化灵宝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