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遇凶兽,得宝(中)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一号化身就这么没了?果不其然,这山脉恐怕是一尊恐怖存在的领地,观其攻击的那道神光,竟然还蕴含着缕缕毒之法则的气息。”在虚空次元里面的白泽默默总结道。

    随后的千年内,又有六七位不同年龄段,不同打扮的先天生灵,在各种机缘巧合下进入了山脉中。

    有的是被强敌追杀,装作不经意逃了进去,也有的装作游历名山大川的生灵,见山脉之宏伟,不禁进去观赏一番。

    ……

    他们的下场,自然是不言而喻。

    而那山脉核心处那尊不知名的存在,却显得有些恼怒,往常数万年都没有生灵光顾的领地,这千年来,竟接二连三的,有生灵闯入。

    如果不是发现,来的确实只是普通的先天生灵,进入的原因也各不相同,它都要以为是老对头想要对付它,它只能暗暗思考道:难道劳资这蜚天山,成为洪荒知名的神山了?

    它也没有多想,作为凶兽的它,要它想太多,确实是有些为难它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想不通,就沉睡吧,这就很凶兽。

    而在虚空次元中待了千年的白泽,看着自己最后一具化身被抹灭,没有什么恼怒之情,反而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

    “我还以为是遇到什么不知名神圣,原来是凶兽蜚啊!”

    白泽想起前世山海经对蜚的介绍,又东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知道敌人是谁后,白泽的心也就放下了大半。

    白泽没有着急行动,而是开始了各种谋划,只见他在玉简上写道。

    蜚,善毒,肉身强大至极,不善元神,实力堪堪达到了道境中期,其攻击手段较为单一,但灵智也不高。

    这千年白泽也不是白过的,早在五百年前,白泽就通过法器傀儡,确定了它的大概位置所在,而后这些法器傀儡就集中在了那片区域,陷入沉睡之中。

    而蜚已经陷入沉睡的消息,自然也瞒不过白泽。

    于是乎,最开始被散入的灵叶分身也开始了行动,白泽通过分析发现,蜚与这座山脉有某种特殊的联系,形成了某种类似于法域的感应模式。

    这也是它轻易就能发现有生灵闯入的原因,但是这只是针对智慧生灵,对于没有任何生灵特征的分身,被发觉的可能性不大。

    更别说,蜚为了免受打扰,选择了沉睡,更是给了分身行动的机会。

    于是乎数百分身纷纷开始行动了起来,有的围绕着蜚沉睡洞府外研究着什么,有的鬼鬼祟祟在旁边放置着玉盘,有的在周围撒下了某种毒粉,众分身忙得热火朝天。

    随后一座大阵就这样慢慢激活起来了,将蜚沉睡的洞府笼罩在内,本来以蜚的本能,不可能察觉不到家门口的危险。

    可是,无论是毒粉还是大阵,都没有什么威胁性,而是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助眠!

    没错,这些布置,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蜚进入更深层次的沉睡中。

    嗜睡本就是凶兽的天性,在种种助眠的手段下,蜚就睡得更加香甜了。

    甚至在蜚洞府外的分身,都仿佛听到了微微的呼噜声。

    而后所有的分身的心思,都放在了研究蜚沉睡洞府外的阵法上,白泽本就在阵法上有所成就,再加上天演子盘之助,不过区区数十年,就将洞府外的阵法研究得很通透了。

    在虚空次元内的白泽,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可以开始行动了!”

    洞府前数百个分身,开始缓慢融合,最后就只剩下三个分身,这三个分身看上去,仿佛和之前的分身差别不大,但是观其气息却是比之前的分身要强上一截。

    三个分身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分身选择隐匿在了周围,而另两个分身往洞府门口赶去,取出一瓶瓶毒粉,将之撒在了阵法的某一个结点上。

    慢慢的只见这个结点,就被融化被腐蚀,最后在分身二人的一顿操作下,阵法竟漏出了一个难以察觉的小洞。分身二人毫不犹豫化作一股青烟,进入了蜚沉睡的洞府中。

    只见一尊形状像普通的牛,脑袋却是白色的,只长了一只眼睛,身后还有条蛇一样的尾巴的凶兽躺在了洞府的最核心处。

    洞府从外面看去并不大,但是进入却别有洞天,足有横纵近万里的庞大空间,可是这蜚躺在其中,竟让这洞府显得有些拥挤,可见蜚的身躯之大。

    分身二人悄悄进入后,又将大量的助眠毒丹慢慢地撒在了其周围。

    蜚就睡得更加酣甜,甚至于一股绿色的液体,从它庞大的嘴巴里流出,散发出阵阵恶臭的气息。

    分身强忍着这股恶臭,又从空间法宝里取出数以万计的幻灵丹,它的功效就是让生灵遵循自己的内心,陷入一种美梦的幻境之中。

    蜚在白泽的一番操作下,睡得那叫一个香,那叫一个舒服,呼噜声更是响彻天际。

    只是蜚口中流出的绿色液体却越来越多了,这绿色液体携带着蜚身上的法则,所以这气息是直接针对心神的,差点没把正在操控两分身的白泽给恶心透了。

    白泽强忍着不适,操控着两化身进行最后的布置。

    又见化身从空间取出了一瓶瓶的红色丹药,不同于之前的毒药,这才是白泽为蜚准备的杀手锏。红色丹药正是灭神丹,一种专门针对神识的毒丹。

    分身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将数以万记的灭神丹以某种玄妙的方式,布满了蜚周围的每一个角落。

    干完这一切后,白泽直接就将这两具分身丢弃,随后分身开始自燃,化为了一堆灰烬,白泽表示,实在是那股墨绿色液体的气息太膈应人。

    白泽见一切就绪,就控制在外面的那具分身,将洞府内的灭神丹以某种玄妙方式将其激发。

    只见那数以万计的红色丹药,突然齐齐变成粉末,化作一股股红色的气息,这一股股红色气息又在某种力量的控制下,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片红色的洪流,向着蜚的识海攻去。

    在最后一刻,蜚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强行从各种控制手段中苏醒了过来,元神还显得有些懵懂,望着这致命一击,想要反抗,只可惜,他的反抗在庞大洪流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在蜚强烈的不甘之中,将其元神彻底抹去。

    一代凶兽,连敌人的面都未曾见到,就这样憋屈的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