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遇凶兽,得宝(上)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就在白泽本尊埋头苦干时,白泽化身,却在洪荒四处游历着,比起本尊的苦逼,化身可就悠闲太多了。

    当然用化身的话说,我可不是瞎玩,我可是在寻找机缘。

    这并非妄言,这是白泽身与道合、心有所感的结论,在大道苍冥之中,一股淡淡感应在白泽心神中升起。

    白泽清楚,这是之前为先天生灵传下功法,气运所钟。白泽尚未悟透气运之道的运用之法,却对气运之道的表现有一定了解。

    集众生之运,仿佛就是让大道多把一些目光放在你身上。气运厚重,大道感应之下,就有各种机缘落下。

    但这仿佛是对白泽的嘉奖一般,白泽隐隐感觉这应该是给自己传法的奖励。

    白泽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这么早天道就已经显现出苗头了嘛。随后又把这抛在脑后,还是寻找机缘重要,这种事情就让本尊头疼去吧。

    白泽走走停停,相当的悠闲自在,白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也不看方向,只是在腰间挂了一颗识神丹后,便放空心神,跟随着元神内的大道感应,慢慢往前赶路。

    白泽随手掏出一颗大白梨,咬了一口,入口即化,满口是汁,一股甘甜涌入心田。看着洪荒这壮丽的景色,白泽内心舒畅不已,仿佛心中放下什么似的,白泽不由道:“这样才是真自在啊。”

    时光荏苒,百年岁月一晃而过,白泽终于走到大道指引的地方,这是一座高大宏伟的高山,虽然这样高山在洪荒到处都是,但白泽能隐隐感觉到这里先天灵气和道韵比其他地方浓郁一些。

    白泽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识神丹,没有大的反应。

    但白泽却不敢有任何大意之处,识神丹并非是万能的,它的原理很简单,就是丹药里有数种对神识反应的先天灵药,白泽取这些先天灵药经过不断实验改善后,就形成了识神丹。

    所以它对神识敏感至极,神识越强它就反应越大,根据其反应大小,白泽也大概能知晓神识主人的实力。

    但它却也有一个比较致命的地方,你若是不用神识直接扫视,而是使用元神沟通大道来感应,来观察你,那它就麻瓜了。

    又或者有神识隐匿的神通或者法宝,也能让识神丹产生误判。

    虽然上面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较小,但不妨碍,白泽做出这方面的思量。

    知晓己方底牌利弊之处,又将弊端考虑考虑在内,便针对弊端做出弥补手段,这才是安稳之道。

    但白泽的弥补措施也很朴实无华,就是让自己尽可能看上去平平无奇,如此一来,对面的警惕性自然就下降,识神丹观测成功的概率,也就能大大提高。

    虽然观测的结果,也并没有太大用处,无非就是大大减少了被偷袭的概率,加上能更好的避开危险源。但于白泽而言,识神丹却是让内心安稳的神器。

    用白泽的话来说,若不能知晓身旁生灵的实力,万一有人偷袭,岂不陷入被动之中,万一有人祸水东引,又或者被卷入强者战斗中,成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池鱼,这些都是白泽所万万不能接受的。

    白泽的思绪又回到了眼前的宏伟山脉上,根据前世小常识,机缘之处,必伴随着危险存在。如此一想,由不得白泽不谨慎。

    白泽想了想,从空间法宝里取出数以十万计的观测型傀儡法器,念头一动,它们就伪装成了一粒粒细小的尘埃,白泽在心中计算好角度后,挥了挥自己的袖口,它们就如同蒲公英一般,夹杂在无数灵气粒子中,慢慢地向宏伟高山飘了过去。

    这还没完,白泽又取出数百片灵叶,亦是悄悄地将它们撒入了山脉中。而白泽自己,则在离山脉数千里外,在虚空中随意开辟了一个空间次元,隐匿其中。

    只见那化作尘埃的观测法器,除了小部分漂到了它处,剩下的则在宏伟高山中深深扎下根。

    有着挂在了数百丈的树上,有的落在了地面上,也有的在高山上空漂浮着。但它们都有同一个特点,足够隐秘,未曾引起宏伟高山中生灵的警惕,堪称完美着陆。

    而后这些化作尘埃的法器们,就慢慢运转了起来,记录着周围的一切信息,再将这些信息传递到白泽手中的天演子盘上。

    随即,宏伟高山中的一幕幕画面出现在了白泽眼前。入目的是一片片数百丈高的灵树群,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灵草,白泽甚至还发现数十株先天灵药,显得一副很是平平无奇的样子。

    最后在法器的工作下,各种各样的信息汇集到了天演子盘内,首先白泽分析的就是,山脉中灵气的浓度和性质,果不其然,白泽就发现了一丝异常,灵气中含有一丝毒之道韵,若非白泽本人就是玩毒的大佬,恐怕也难以发觉这灵气的异常。

    不过最让白泽惊讶的是,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生灵的影子,哪怕是连诞生灵智的妖物,也都未发现一只。

    根据白泽出门前总结的《洪荒先天生灵密度实录》,又结合眼前宏伟高山的占地大小,灵气浓度等分析,这座宏伟山脉起码能孕育出三百到五百的先天生灵,至于诞生灵智的各种妖物灵怪就应该更多了。

    白泽觉得有些不对劲,又悄悄地让法器随着风向,慢慢地移动位置,过了良久,观测结果中,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生灵的痕迹。

    见此白泽也隐隐有些猜测,继而白泽袖口微微一动。

    随后一黑发白眼的少年道人就出现在了宏伟山脉前,装作了一位机缘巧合下,来到宏伟山脉寻宝的普通先天生灵,向着山脉赶去。

    只见少年道人哼着小曲,悠哉悠哉地迈入了高山之中,开始了寻宝之路,只见少年道人谨慎的向山脉里面缓缓前进着。

    突然某一刻,少年道人发现了一株数万年份的先天灵草,连忙弯下腰,欲去采集。

    而在没人能看得到的山脉核心之处,一尊不知名的存在,仿佛被苍蝇吵醒了一般,睁开了仅有的一只眼睛,庞大的瞳孔露出悠悠绿色,显得阴森恐怖,其眼中露出一丝不耐,而后随意打出一道神光。

    而少年道人拾起先天灵药,脸上露出欣喜笑容,可在这时,一道墨绿色的神光向它碾压而来,瞬间少年道人就化为了灰烬。

    最终少年道人所在的位置,就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连一丝灰烬都未曾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