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传下功法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百年之期已至,鸿天道场之门,瞬间打了开来,先天生灵们一贯而入,纷纷涌入道场之内,秩序井然,而后随意在道场找了一处位置。

    道场内,无人敢起纷争,所以尽是一份祥和的氛围。

    化作长生道人的白泽看也不看,径直开口道:

    “吾乃长生道人,今苦先天生灵修炼不易,欲传下修炼之法,望尔等亦能追寻大道之机。”

    “大神慈悲,大神之恩,吾等永生永世不敢忘却。”

    只见道场内无数先天生灵俯首拜,齐齐大声喊道。

    白泽微微点点头,也不废话。

    “如今之世,天道不存,修炼不显,尔等先天之灵,空有一身法力,却无修为境界,如此修炼自是如空中阁楼,水中泡影一般,不能久存。万万年修行也不过是一场空。”

    “吾观大道阴阳变化,万物之理,又结合尔等之身,创出一功法曰:洪荒基础修炼法。”

    随后长生道人也不废话,径直取出一块玉简,随后一抛,落入道场之中,化作一面数十丈之高的玉碑。

    长生道人继而又手指一点,玉碑散发出淡淡荧光,一幅幅修炼的画面,传入在场所有先天生灵的识海之中。

    不等他们回过神来,长生道人继续讲道:“此法包含尔等从化形修炼,凝练元神,直至感悟法则的修炼之法。正统修炼之法需上体天心,下及自身,方为修炼,而非一味追求法力之深厚。”

    随后长生道人又从先天生灵化形开始讲起,长生道人看来,先天生灵的如今这化形,实在不堪入目,各种各样的都有,简直是千奇百怪,无所不有。

    反正在长生道人看来,实在是辣眼睛。

    就如场中的先天生灵,只有百分一不到的先天生灵化形为先天道体,余者都还保留着本体的一些特征,长生道人确实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长生道人讲完化形部分后,又讲凝练元神这一步,这也是这部功法创造的主要难度所在。

    先天生灵包罗万象,洪荒初开,先天灵气可谓是浓厚至极,在如此浓厚的先天灵气的造化下,大道气息的侵染之中,先天生灵可谓跟脚繁多。

    如此之下,灵神不一,自然凝练元神的也不一样,还好白泽采集的数据足够多,否则还真是难以创出一部,难度不高还适合所有先天生灵修炼的功法。

    又见一方观想图显露在道场之内,它仿佛万道之源,其气息包罗万物。随后又没入众先天生灵的识海之中。

    这一份观想图,乃是集合白泽传承记忆中盘古大神的形象,及白泽的理解所成。

    无数生灵听得如痴如醉,纷纷进入悟道之中,一股股微弱的大道气息散发了出来,慢慢交织在一起,使得整个道场宛若一方大道妙境。

    白泽没有细讲领悟法则这部分,只是粗略的介绍了一下,更没有讲大道感悟,这些于众先天生灵而言,还是太过高远玄妙了一些。

    白泽通过元神,就见有一股庞大的力量在汇聚,其若隐若现,又玄妙高远难以琢磨,这正是生灵之气运。

    白泽眼中露出欣喜之色,忙活这么久,还不就是为了它嘛。白泽稍微感悟一番,却现其玄之又玄,难以参悟。

    白泽无奈,只能先收起来,待日后进行研究。

    随即白泽又讲目光放在台下的玉碑之上。果然玉碑之上也有一丝丝气运在凝聚,玉碑开始散发出丝丝玄妙的气息,白泽随手打出一道禁制,将其产生的异像掩饰了下来,随后白泽就突然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没有先天生灵察觉到白泽已经离去,更没有看到一位样貌英俊散发出先天生灵气息的道人,在不知不觉混入了众人的听道队伍当中。

    这位堪称先天生灵的靓仔,是白泽的化身之一,为甲字1号化身,其自然远远不如本体级化身系列,其仅仅只是由白泽收集的先天灵物所炼制,却也实力不凡。

    只见甲字1号化身盘膝而坐,亦陷入修炼之中,这当然不是做做样子,而是在修炼本体创造的功法。

    时光荏苒,又是百年过去,只见无数的先天灵气向甲1号化身席卷而去,一道道神光从它身上撒出,一片威压笼罩在道场内。

    瞬间道场之内的众先天生灵转醒过来,开始有些恼怒,又见化身破关的异像,听道不过百年,就凝练出元神,心中充满羡慕。

    又见台上的蒲团的身影,早已不见其踪影,众人连忙起身,向蒲团的方向拜了拜。良久后,他们又进入修行之中。

    千年时间悠悠而逝,道场之中,又有数十位积累深厚的先天生灵,凭借白泽所传功法凝练出元神,自此超脱普通先天生灵之列。

    后面在某化身的倡导之下,一个围绕长生道人的修炼组织开始诞生,自此鸿天道场成为元熙域的修行圣地。

    白泽离开道场后,收起元熙域的阵法玉盘,没有停留,又以长生道人的身份赶往另一个地方开始轰轰烈烈的传法之旅。

    数千年后,白泽陆陆续续在数十个离麒麟族祖地偏远之域,传下了先天生灵的修炼功法。

    不过受限于先天生灵修为低下,洪荒的广阔无边,以及传递消息的方法有限,这股热度的蔓延速度还是有些不足,不过这正合白泽之意。

    而在无比遥远一处,一气息与天同色,与道同尊的白发道人从修炼之中慢慢转醒,一道道晦涩的气息从道人身上散发出来,无边的道韵笼罩其中。

    白发道人皱了皱眉头,仿佛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虽然感觉失去的东西也不甚重要,但还是道人耐心推演天机,可惜此时天道未生,推演天机之能凭借大道,其难度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层次,久久无果后,道人哼了一声,摸了摸腰间的小幡,自信道:“管你是谁,若敢阻道,斩了便是。”随即又怀抱一玉碟陷入无上道境之中。

    而白泽却恍然不知与鸿钧道人已经接下因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