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长生道人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元熙域,乃是麒麟族成千上万个领地中,很不起眼的一个,不起眼到或许麒麟族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个地方所在。

    不过今日却迎来了一尊至高无上的先天神圣,只见元熙域内,无穷无尽的道韵在显化,与先天灵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朵朵金色的道莲,瞬间就震惊了元熙域内的所有先天生灵。

    一些机灵的先天生灵,第一时间停止手中的事情,盘坐下来进入修炼妙境,吸取着天空中一朵朵道莲,一朵道莲,可以节省先天生灵百年修练时间,更为关键的是,若是能领悟金莲中的法则,与神通合一,足以让神通提升数百数千倍,瞬间就能超越无数的先天生灵,成为人生赢家。

    于先天生灵而言,先天神圣的一切,哪怕只是一缕法则道韵都是无上机缘,在其眼中都是可以改变一生的大机缘。

    而在另一边,一道人处于虚空之中,身与道合,元神内道花摇曳,元熙域的大道异像就是源于这位道人。

    而在所有先天生灵看不到的地方,一方大阵悄悄的将元熙域笼罩其中。将异像的压制了下来,没有泄露出去。而且这一位通过大阵,顺就将手麒麟族的附属种族抹去。

    这一修炼盛况,足足维持了上百年,而虚空中的先天神圣,一边观察着修炼中的先天生灵,又一边对照着元神内的一篇功法,细心地进行着修改。

    “朱力兄弟啊,我们元熙域来了一位大神啊,不知道这位大神是不是路过,要是能留下一些大道感悟,那就好了。”

    “哎,知足吧,这次大神引发的这次异象,足足节省了我数万年的苦修,可惜没能领悟出法则之理,否则我也能元熙域的一方高手。”一些向道的男性先天生灵忍不住交流。

    “哎,这辈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大神的出行异象,要是能一瞩大神的尊容,也不枉此生了。”来自某一位女性先天生灵眼中露出迷离之色。

    这一幕幕不断在元熙域中出现。

    毫无疑问,先天神圣的出现,让所有元熙域的所有先天生灵都陷入了疯狂之中,就像是在一个小城市,突然来了一位国级的大领导一般,其震撼程度难可想一斑。

    藏匿在虚空次元的不知名道人,袖口一甩,一道神光从袖口里射出化作一面露温煦微笑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道人。随后不知名道人将留下的气息抹去后,就遁入无尽虚空去了。

    而后却见元熙域的无尽高空之中,一位道人正盘坐其中,无数的大道异像在道人的周身环绕,无穷无尽的道韵在道人周身演绎,这时道人没有隐匿身形,如大日一般耀眼,就在此时元熙域内所有诞生灵智的先天生灵耳中都传来道音。

    “贫道长生道人,今上感大道,下合天心,今见先天生灵无修炼之法,欲传大道,百年后将于鸿天道场传道,有缘者皆可前来。”

    又见道人抬手一挥,一座宫殿状的法宝,落在一处高峰之上化作一座气势磅礴,延绵不知道多少万里的道场,只见其上写着鸿天二字。

    所有听到传音的先天生灵,都陷入了失神之中,就仿佛一介平民,突然被国级领导邀请去做客一般,第一反应就是不信,马上又感觉是天上掉馅饼了,还是那种,你一辈子都不能吃完的馅饼,堪称绝世大机缘啊。

    “狗子,你是不是也收到了大神的传音,将要开讲大道?我不是在做梦吧!”一仙草所化的先天生灵,目瞪口呆地问旁边的同伴。

    狗子一激灵,抬眼又看见天空之上,如同大日一般威严的身影,颤抖道:“没听错,是大神要开讲大道了!”平日里狗子这名谁敢喊,他就敢跟谁急,但是这一次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随后二人仅仅地拥抱在了一起,喜极而泣。

    在另一边,一座高大的山川之中,一株诞生了灵智的先天灵树,也收到了这个好消息,在惊喜之余,却是懊悔不已,它还尚未化形,不能离开孕育之地超过千里,可她离长生道人讲道之处,隔了何止万万里,要不是平日里没有好好修炼,如今边已经化形了,又怎么陷入如此窘境。

    这时,树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数千丈的躯体都在不断地颤动,终于她心中一狠,树驱抖动起来,与孕育之地断绝联系,只见她那数千丈的身躯化作数十丈迷你型的样子。又不惜花巨大代价让另一位已经化形的先天生灵带她的本体去。

    这一幕幕发生在所有的先天生灵之间,他们第一反应是不敢置信,而后便是一边奔走相告,一边赶往鸿天道场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他们的喜悦之情。尚未化形的生灵也纷纷通过自己的方法前往鸿天道场。

    而在鸿天道场的长生道人,神识一扫,众先天生灵的一幕幕表情便收入眼帘,见此道人笑道:

    “众生求道之切可见一斑,若有正统的修炼之法,未尝不能有所成就。”又突然想起:

    “洪荒一次讲道被我截胡了,应该不会和鸿钧道祖接下因果吧,应该在紫霄宫三讲前应该有人讲道,再者鸿钧道祖应该还在玉京山凭借先天至宝参悟大道,按理来说应该不会理会我。”

    本是笑意盈盈的长生道人,突然面露忧色,随即神色一定,将这一缕担忧斩去,坚定道:

    “吾欲踏足大道之巅,其间必然会碰到各种大神通者,乃至于号称道祖的鸿钧道人,我既选择了这条路,又何以惧之。”

    想通此事,距离此地无限远的地方,求道观内无限深处的一道人,道韵一荡,大道气息慢慢升腾,愈发圆满,而眼中神色愈发晴明。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该稳健的地方还是要稳健,不能浪,不能浪。”道人喃喃细语道。

    而在离道人无尽远处,求道观内的本尊,也开始不断着谋划着些什么。

    元熙域内,鸿天道场之中,长生道人也不再关注那些先天生灵,而是索性借着离讲道还有一段时间,继续琢磨优化功法去了。

    时光悠悠逝去,鸿天道场之外,数以十万计的先天生灵耐心地等待着长生道人开讲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