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学习小组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泽自出山以来,心中一直有股傲气所在,虽然平日里表现不明显,却真实存在,如今却已消失了大半。

    果然每一位先天神圣都是集大道造化所生,在其修炼领域,所涉之深,纵然是白泽初闻也不由心神震动,继而全神贯注。

    这不是修炼深度的提升,而是修炼宽度的扩展,白泽一边听闻,一边与自身之道相互比对,查缺补漏,对于一些神通法术也有了新的见解。

    在修行的世界里,单纯的用战力的高低来衡量大道,是很不靠谱的。

    就比如,一个造化之道,一个修炼杀戮之道,两者各有所长,前期前者虽战力弱小,却前途远大,道境高远,后者前期易修炼战力强悍,却难以持修。

    故此在持修各自之道时,却也需要护道之术,否则纵境界高远又如何,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

    白泽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主修的是智慧之道,以智慧之道推进毒之大道,又用毒之大道护持智慧之道。

    白泽静静聆听众人之道,众人法则之花,互相共鸣,借助他人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大道,看待这片天地,再反观己身,每一刹那都是灵光不断涌现,对一些都有了更深的认识。

    遨游在大道的海洋,就像拼图一般,仿佛大道朦朦胧胧的显露出来了,让白泽看到了更广泛的大道。为白泽的接下来的大道打下了结实的基础。

    事实上,不止是他一个人也一样在这样的过程中受益匪浅,其他神圣也一样获得了太多感悟。

    众人论道,为神圣们打开另一扇修行的大门,这种收获,不是单纯的苦修的时间能等价的,每一刻的涌现的灵光,都节省不知道多少时间。思维在扩展,智慧的火花在绽放。

    有交流,有质疑,有探讨,渐渐地他们忘记了岁月,往我地投入到这一场论道之中。

    一晃五百年时间过去了,这一次论道沉淀了太多的知识和见解,需要他们后面花费时光去消化,变成他们坚固道基的一部分。

    “收获太大了啊!”白泽不禁感叹,先天神圣的智慧与大道都被他见到了,让白泽在诸多领域都有了质的提升。

    最明显的是,道花的小骨朵上面的第三片花瓣已经凝实,不再是若隐若现,白泽感觉再苦修一段时间,应该还有突破,道境中期不远了。

    其他几位神圣,依旧沉浸在道境之中,巩固修为,或多或少都至少突破了一个境界。

    白泽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也默默地将手心空间的毒丹收了起来,蒲团内的阵法,就让它先这样吧。

    并默默计算,若是论道时他们出手偷袭,这些防御手段能挡住多久,自己又有几成逃出生天的可能。白泽得出结论,只有不到七成,白泽不由安慰自己道:“果然完全安稳是不可能,但能有多稳,我就要做到有多稳还是可以的!”

    白泽仿佛感受到屁股下蒲团所带来的安全感,默默从空间中拿出几块玉牌,正是他们论道的记录,虽然不足论道时道韵的一半,却也弥足珍贵。

    白泽又开始了修炼自己毒之大道,是啊,白泽一开始持修的是智慧大道,而不是毒之大道,正如白泽所定位的那样,毒之大道不过是护身之道罢了。

    但何为智慧?开发智慧?运筹帷幄,通晓万事万物的智者?此智慧之道,我不取也,自白泽穿越而来,智慧之道,就已经开始变了,变得稳健了,变得开始从不可能中寻找可能,开始养成收集一切信息的习惯了,或许这是前一世遗留所带来的变化吧。

    想想上一世了解到白泽神兽的信息,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

    为上古天庭十大妖圣之一,协助帝俊管理天庭的大小事物,妥妥的天庭首席军事加后勤大管家。

    但白泽需要吗?白泽有的是手段去通晓天下万物,其最厉害的通晓未来,对于白泽而言更是一无是处,这也是白泽下定决心抛弃的原因所在。

    放弃智慧大道,白泽不后悔,智慧大道已经被他融入了本命灵宝天机盘之中,成为他的证道之宝天演盘,白泽握紧天演子盘,将论道的的体悟一一刻印在其上。

    天演盘无双的演算能力,加上白泽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造就了白泽一身护法的手段,比如防劫气十二万九千六百法,身上层出不穷的各种禁制,又比如洪荒版工具人分身术,以及各种收集信息、制定决策、分析事物的手段。

    白泽手里的是子玉盘,它相当于一个信息储存传输工具,外加有伪装智慧道花的效用。真正的天演盘还在求道观的某人手上。

    随着感悟一点点刻印上去,天演盘上散发着淡淡荧光,无数法则符文在快速地生成,无数道痕在演化,它们交织在一起,不断生成着新的道痕。按这个进度,天演盘离恢复下一道禁制也不远了。

    又是百年过去,众神圣终于从道境中出来,大家彼此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笑意,显然大家都对这次讲道很是满意。

    “道友高义!”众神圣对白泽行了一礼。

    “不敢不敢!吾不过是先行一步罢了。”白泽笑吟吟道。

    “哎,吾虽也知与他人谈论大道感悟,彼此交流,能对修炼大道有所促进,却没能想到,这收获竟如此之大!”洪泽道人不由感叹道。

    “早知有如此收获,我早就拉着他们一起论道了,可惜可惜!”只见云华道人捶胸顿足道。

    众人见云华道人这副形态,也不由哈哈大笑。

    只有元初道人撇撇嘴,打趣道:

    “之前白泽道友问大家意见时,你不也没有直接回应嘛,有什么可惜的!”

    元初道人第一个赞同白泽论提出论道看法,又见众人对论道之事,都持赞同的态度,内心不由闪过一丝骄傲之情。

    “元初道友,无需挖苦云华道人,此乃人之常情罢了,吾出山以来,亦曾遇见数十位道友,哎,只是提防之心太重,难以相信彼此,更别提论道之事。”

    “吾等能建立起初步信任,还得归功于洪泽道友组建联盟之举。若没有这丝信任,吾等又岂能这么顺利开启论道?”白泽脸不红心不跳地道。

    说完白泽朝洪泽道人微微拱手,以示谢意,这一番话确实是白泽的肺腑之言,尤其是在经历了与其他神圣各种不信任之后,对洪泽道人能组织领导先天神圣形成一个联盟,且彼此间能产生信任的能力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白泽道友严重了,贫道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洪泽道人听完连忙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