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敢为论道先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白泽在闭关期间,曾离开洪泽殿一趟,不久白泽又返回了洪泽殿,随便找了一间静室,仿佛等待着什么。

    直到某一刻一刻,白泽心神一动,只见识海中的玉牌闪亮了五个点,说明此时洪泽殿内,有五名先天神圣停留。随后白泽也收到了洪泽道人的信息,让白泽前往大殿一聚,白泽就走出了静室。

    恢宏广阔的大殿之上,足足有十八个位置,却只有四尊先天神圣坐在其中,望舒道人和洪泽道人赫然在列。

    白泽拱拱手随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白泽见过诸位道友。”

    这时洪泽道人笑吟吟地介绍道:

    “诸位道友,这位是白泽道人,乃是受望舒道友所邀,加入我们正义盟的的成员,这次会议主要目的就是欢迎白泽道友的加入。如今我们正义盟足足有十八尊先天神圣,当浮人生一大白也。”

    坐在洪泽道人左侧的一位红衣中年道人,看上去性子比较急躁些,豪爽道:

    “贫道云华,修行于云华山,之所以加入联盟,就是因为贫道早就看不惯三族高高在上样子,哈哈,想必道友也是!”

    白泽对于云华道人有点自来熟、外加脾气豪爽并不反感,反而觉得他不像是城府极深的样子,这人倒是值得结交一番。

    白泽微微颔首表示赞同云华道人的看法,随后又把目光,放在了最后一个道人身上,只见是一位恬静可爱中又露出一丝机灵古怪的女神。

    “贫道元初,见过道友,听说你是望舒姐姐邀请进来的,嘿嘿,也没见你长得有什么特别的。”元初女神狡黠道。

    “别胡闹!”

    望舒女神瞪了一眼元初女神,然后元初女神吐了吐舌头,而后把头偏向一遍,装作没有看到。

    随后就是谈论关于三族的话题,对于这个,白泽也只是静静地细听,时不时附和一两声,在不断交谈中白泽对于三族的了解也不断加深。

    这三族霸主的势力,才在白泽心中有了一个大概印象,龙族祖龙号称洪荒第一人,在不久前,超越了祖凤和祖麒麟,龙族就成为洪荒第一大势力。

    于是龙族渐渐不满足自己地盘仅仅只在四海海域的事实,开始往洪荒大地进发,这也是三族摩擦不断的原因。

    三族不愧是洪荒霸主,势力之强,可谓是洪荒之冠,根据已知的信息,其中先天神圣数百,后天神圣不计其数,外加上祖龙,祖凤,祖麒麟这三位大神通者,三族有着压服一切不服的底气。

    在他们谈论时,白泽也在思考如何引出话题,本来白泽是准备一个个搞定,但是看看联盟现状,新成员加入,到场的先天神圣却不足三分之一,可见其松散程度。

    洪泽道人,是个老好人,却也有大手笔,伴生灵宝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云华道人如果没看错的话,属于比较没有城府的神圣,应该也比较好说服。

    而望舒女神性格高冷,为人倒是很不错,至于元初道人,估计出世尚没有多久,性格活泼,应该比较好骗,扯远了扯远了。

    白泽在心中衡算了一下,又把方方面面演算了一番,拿出了第114套预案,成功率应该在9成8左右吧,最后02留给天意,做神还是不能太自满。

    就在另一边,会议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局面,越谈及三族之事,就愈发明白三族的实力之强,明白神圣们在三族大战煽风点火之举,对三族的影响并不大。

    此时别说三族的先天神圣未曾入场,连那些后天神圣在战场上,没有发现几个。如此一想就有些心灰意冷了。

    就在这时白泽突然开口道:

    “诸位道友可曾考虑过,三族为何如此之强?”

    不待他们回复,白泽继续说道:

    “自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以来,天道不存,唯有大道横空在世,诸多大道不成系统,为何先天生灵难以修成吾等先天神圣的境界,正因为他们修炼之路断绝。”

    “而吾等自有先天不灭灵光,可与大道沟通,若领悟足够,甚至能凝练法则之花,故此吾等之能远超先天生灵不知道多少。”

    “而三族自龙族起,向大道立下群族,又以至宝镇压族运,以此为机凝练祖龙道,故此就避过了先天不灭灵光的门槛,以祖龙道为基,才让那些非先天神圣的龙族,得以踏足吾等之境。而且先天神圣之下,龙族能碾压其他生灵也正是因为是如此。”

    “吾曾听闻,祖龙曾为其他龙族神圣传下大道感悟,助其破境。方才有今日龙族之盛。”

    “反观吾等先天神圣,习惯独立独行,甚少与人交流,彼此难以信任。绝大部分先天神圣不是担心自身之道被他人学会,就是担心他人私藏,如此以来,吾等岂不是要永远居于三族之下?”

    “每一尊先天神圣都有各自独到之处,或许领悟的法则各不相同,法则的理解程度也不一,但在各自钻研的法则领域绝对是无冕之王。”

    “吾等为何不能效仿祖龙,成立修行世界的学习小组,互帮互助,交流核心感悟,共同在洪荒的世界中成长?”

    白泽说道此处,大喝一声,以拳锤在桌上。

    “吾有些失态了,还望道友包容!”

    “白泽道友说得好,我也一直认为论道对我们都有好处的”

    元初道人忍不住夸声道。

    而洪泽道人眼中流露思索之色,跃跃欲试,又难以下定决心,而云华道人虽未发言,眼中却难以掩饰住激动之情。

    望舒道人依旧高冷,但却没有阻止元初道人的发言。

    白泽见此心中微微一笑,稳了,上面一番话,先言三族之强,引发共鸣,又点出论道之妙处,又言明,论道是赶上三族的唯一之法,如此一来,论道难的问题便解决了大半。白泽暗暗道:“该我出场了,不过还是有些赌的成分,他们还有万分之一对我出手的可能,不过我只是一句化身罢了,还赌得起。”

    于是白泽大手一挥,就把大殿内长桌撤去,随即有拿出一个蒲团,坐在上面,心神一动,引动元神内的法则之花,只见白泽元神内出现一个小小的玉盘,将白泽的道花笼罩,随即又阵阵大道玄妙在白泽周身蔓延。

    “吾持修智慧天机之道,却对大道有一些见解,还请诸位品鉴一二。”

    “冷者为阴,暖者为阳,轮转变化,若视沧海为生灵,则其等同神圣法力根基,为阴阳之气。”

    “只不过,神圣有灵,可汇聚阴阳二气,聚百为十,合十为一,生化法力,有无穷神通。”

    “智慧之道观大道玄机,反哺其身,身与道和,见微知著,运筹帷幄,举一反三尔。”

    众人起先还是一愣,见白泽谈论自身之道,佩服之余,也急忙收敛心神,进入道境,白泽虽是修炼智慧之大道,却对大道的看法独树一帜。众人听得如痴如醉,渐入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