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寻找组织的某泽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走出坊市,白泽倒是显得有些忧愁,稍微一凝神,把元神内的一缕劫气给逼了出来,三族大战,使得劫气越来越浓厚了。

    白泽本身就是先天神圣自然具有气运在身,加上提前在自己身上布置了十万来层防御法术、神通。反正按照白泽自己的说法,不管有用没有,但必须给安排上。

    可是白泽却依旧避免不了染上了劫气。心悸的同时,这让白泽对大劫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防止劫气还是需趁早,否则别到时候被劫气迷了心神尚且不知。”

    白泽祛除劫气后,却没有径直离开,而是慢悠悠的闲逛着,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后面跟踪。

    不错,在白泽走出坊市时,就有先天生灵悄悄跟上了了白泽,早在坊市白泽挥金如土之时,就已经被盯上了。

    “大哥我们已经跟着这小兔崽子数百里了,看这小子的遁法,还比不上我,看来修为也就那样,我们还不动手吗?”在数十里外隐匿身形的劫匪乙不解道。

    只见一人形生灵皱着眉头,这人这是劫匪的老大劫匪甲,也是这群人当中唯一化形完全的生灵。

    “我看这家伙赶路这么悠闲自在,难道是发现我们了?也不对,我天赋神通就是隐匿身形的之法,他怎么可能发现,如果是发现了又怎么不直接对我们出手?看来这人可能真是一个小白。”

    劫匪甲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动手,若是劫匪甲仔细观察自己的识海,就能发现自己识海之中,有着一缕淡淡的黑色的气息。

    要是放在平常自然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但在黑色气息的影响下,劫匪甲虽然隐隐感觉不对,但内心贪婪的欲望越渐渐占了上风,最终选择性忽略了内心的警示,果断选择了出手。

    然后他们自然就扑街了,扑的理所应当。

    早在他们跟踪之时,白泽就捏碎了一粒毒丹,而白泽之所以没有直接出手,正是在观察他们的反应情况,可惜他们还是选择了出手。

    “一群被劫气迷了心神的倒霉蛋。”白泽一边感叹,一边望着倒在地上的劫匪们,也没有理会什么战利品之类的,随手一道白色火焰向他们席卷而去,地面一片光秃秃的,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

    随后白泽就开始寻找其他先天神圣之旅。

    在洪荒一不知名角落,散发出了无数观测型分身(傀儡),随着范围的扩大,也逐渐寻到一些先天神圣的道痕轨迹。

    可是等白泽过去,留下道痕轨迹的先天神圣早已不知去了何方。

    在与一尊先天神圣互相对峙数百年后,两人都遵循敌不动我不动原则,都想着让对方先开口,最后还是对方先坚持不住了选择离开。

    后面白泽好不容易根据留下的道痕轨迹找到一尊先天神圣,白泽尚未发言,就被这尊不知名的先天神圣给集火了。

    白泽发现这尊先天神圣的身影后,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也就不再掩饰自己的身形和气息,以表示对这尊不知名神圣的尊重和信任,可是换来的是一顿毒打。

    等这位先天神圣醒悟过来,发觉好像白泽是怀着善意而来时,内心有些心虚,然后果断使用飞遁神通,选择开溜了。

    至于是真的心虚还是忌惮白泽的报复,就没有人知道了。

    白泽在挨完毒打愣神之际,又见这位先天神圣开溜,一时楞在当场,久久无语。

    白泽默默记住这位先天神圣的气息,日后某位先天神圣一直吐槽不公,被区别对待时,却完全忘记了今日发生的一幕。

    此后,白泽收起了无数分身,再也没有贸然去找先天神圣。

    “哎,也不知后世那些混蛋怎么写的,什么见一二道友引以为知音,然后邀请对方去洞府论道,你好我好大家的友好情景。”

    “每一位先天神圣都是大道花费无数心血孕育而生,自身就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更别提大部分先天神圣都携有一两件伴生灵宝。说一尊先天神圣就是一份厚实无比的大礼包也不为过。”

    “如此岂能不提防其他先天神圣?因为他自己亦觊觎其他先天神圣。”

    “若非是知其根底,又怎么会与其他人一同论道。”

    “不害怕论道期间,等你放下心防时给你致命一击?不怕通知其他神圣,先把你拖住,再把你做了?”

    所以说,在洪荒你随便找个先天神圣,就能一起论道就完全行不通的。至于什么先发下道心大誓,再进行论道。那就更好笑了,都到了要发下道心誓言了,你又怎么会指望其论道时,能将大道感悟毫不保留且真实的分享出来?

    在没有形成论道成风的氛围前,大家都清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下场注定不是那么好的。

    白泽想明白这些后,就换了一个思路,不再纠结寻找其他先天神圣的踪影,而是想着加入一个现成的组织,白泽也隐隐有些眉目了。

    白泽通过先前无数分身,在三族生灵起冲突时,时常闪过一缕属于先天神圣的微弱道韵,后面又在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开始白泽以为是分身眼花了,知道后面又发生了一起起类似的事情,而这些事情背后,却都是三族生灵同归于尽收场。

    “有先天神圣在三族暗战之中搞事情!”最后白泽暗暗得出结论。

    “假如我是他,为什么在三族大战期间暗中搞事?火中取栗?不现实,如今三族只是争夺地盘之战,远远没有到三族大劫之时。”

    “再加上发现这些气息起码是属于数位先天神圣所有,这是有组织的先天神圣!难道是反抗三族的组织?”

    如此一想白泽豁然开朗,如果有什么能轻易让先天神圣放下警惕而选择信任,反抗三族绝对算得上是最合理的一个因素。

    三族势大,又极为霸道,在统领洪荒时,自然就容易得罪人,特别是他们自认为是洪荒大地的主人之时。

    比如不小心遇到一尊野生的先天神圣,而己方有数位先天神圣,它会不会对这尊野生的先天神圣出手?会,自然会。毕竟没有能够拒绝接收一尊先天神圣的全部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洪荒初开,无善恶之分,于洪荒生灵而言,对我有益的即为善,不利者即为恶。

    想通这些后,白泽随手做了一些陷入魔怔、屠戮生灵的三族生灵。并将其散发出怨气,炼制成丹药,挂在分身腰间处,随时携带着不断出没在三族生灵大战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