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一次出门?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求道观中,白泽手一抖,空间法宝一出,所需要的物品都自然的飞落其中。

    看了看空间法宝里,堆满的库存,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微微沉下心神,仔细检查了一番,那遍布周身的各种禁制,让白泽感觉自己内心的安全感又提升了一丝。

    最后掏出一枚玄光镜看了一眼,恬不知耻道:“果然是一枚惊天动地的大帅比,嘿嘿。”

    然后白泽仔细地看了自己老家,感觉不太满意,又给它加上了几道禁制,虽然并没有多大用处。

    随后白泽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求道观。

    “这应该是贫道第一次出门,嘿嘿。”白泽恬不知耻地想道。

    只见求道观内,一颗先天灵树落寂得树立在那,只是其树身上缺了一根大枝干,显得极其凶残。

    洪荒大地广阔无边,自然不可能漫无目的的瞎走,白泽就把第一目的地放在了麒天坊,一处隶属于麒麟族的大坊市,这是白泽观测到为数不多的大型生灵聚集地之一。

    白泽随手撕裂虚空,架起不知名的飞遁神通,在虚空之中化作一道与虚空同色的神光,向前方穿梭而去。

    飞了足足半年才抵达目的地,说多了都是泪,白泽先前的分身,百分之九九的时间都花在了赶路上,真是一把心酸一把泪啊。

    你以为洪荒大地都是混乱无序?大家都是独来独往?想多了,洪荒大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后面无数个零)都是普通的先天生灵,比如花草得道,又比如各种动物在漫漫时间中诞生灵智,然后开启修行之路,也有各种机缘巧合化形的先天生灵等等。

    相比于大道孕育的先天神圣,洪荒跟脚平凡的先天生灵才是主流,两者差距之大,堪比天地之别。

    三族统治洪荒,统治的自然不可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先天神圣,而是普通的先天生灵,而普通生灵修行艰难,寿命有限,离不开一些基础的修炼资源,自然而然就有了需求,然后就有了交易,经过漫长岁月的演化自然就形成了坊市。

    而三族自然也乐见其成,毕竟一个聚集的群体自然比一个分散的群体容易管理的多,更关键的是,收割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至于如何平衡收割力度与先天生灵之间的关系,那就得各凭本事了。

    不多时,白泽就站在了坊市的大门前,这大门在白泽看起来一点都不宏伟,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简陋。但是白泽却感受到了久违的文明的气息,虽然很微弱。白泽心中有种莫名的欣喜,白泽自嘲道:“看来还是一个人待久了,老宅男了。”

    如此想着之时,白泽随手扔给了大门前的守卫几枚灵气结晶,就走进了坊市,而守卫只看了一眼灵气结晶,又略显深意地看了一眼白泽,虽然隐蔽,但在白泽的视感之中,就差没把我盯上你了写在脸上。

    白泽心中不由嗤笑一声,也不理会,径直就进入坊市,入眼就见先天生灵们席地而坐,化身商贩,把需要交易的物品摆放在地上,大声地叫卖着,也见不少生灵在讨价还价,吵的不亦乐乎。

    “万年孕灵草便宜卖了,不需要十株八株混灵草,只需一株千年年份的混灵草就能带回家了啊!”

    “买到就是赚到啊!”

    除此之外白泽倒是开了眼,各种稀奇古怪的先天生灵到处都是,比如白泽旁边这位头顶着独角的仁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叫卖着地上的货物。

    白泽也多见不怪,洪荒大部分生灵化形,都按照着盘古大神的形象来的,但普通生灵的能力不一,化形也不一,就造成了眼前这一幕,化的啥玩意都有。

    白泽闲逛之余,也没忘了此行目的之一,收集一些炼制毒丹的灵药。这些都是较为普通的灵药,并不如何珍贵,只是比较少见罢了,白泽也懒得寻找。

    麒天坊也算是大坊市,白泽放开神识,很快就找到了,白泽顺便财大气粗地换取了一些罕见的灵金。

    反正坊市的货币灵气结晶,对白泽来说,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无非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罢了。

    而坊市内不少生灵看向白泽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嫉恨与羡慕,当然大部分人又马上平复了,只有少部分人眼睛不断转着,心中生出了别样的想法。

    白泽也没想着捡漏,神物自晦?想屁吃,神物要不就已经有主,要不就还在孕育之中尚未出世,想在这种先天生灵的坊市里出现,这可比白日做梦实现的难度高多了。

    至于什么宝物碎片,那就更好笑了,完整的宝物白泽能不能看得上都很难说,更别提什么宝物碎片。

    “兄弟,你有听说没,虎头山被一位龙族强者和咱们麒麟族的强者战斗的余波给轰平了,虎力大王当场惨死啊”

    商贩甲碰了碰旁边一位猪头人身的生灵道。

    “我咋会不知道,当时老子就在旁边看着呢,那叫一个惨烈,不过虎力那厮死得好,当年这混蛋仗着和麒麟族有些关系,强抢了我一株万年年份的混灵草草,要不然,我现在也不会还道。

    “这样啊,那虎力还真不是个东西,不过话说我们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啊,听说三族大战,前线吃紧,麒麟族让我们上缴的灵药、灵晶又涨了三成,这还让不让我们修炼啊。上次我一朋友就因未交上足额的灵药,硬生生地被麒麟族的人打成重伤。”商贩甲愁眉苦脸道。

    白泽听完之后心中若有所思,龙族势大,祖龙更是洪荒第一人(明面上的),自然不仅仅满足只在四海称霸,诞生染指洪荒大陆的想法也实属正常,此时三族之间已经开始产生一些冲突了。

    不过离龙汉大劫爆发还有一段漫长的岁月。

    良久之后,白泽不由长长一叹,只见白泽腰间的一颗深红色丹药,颜色如常未有任何变化。

    “也是,这坊市虽大,却也没有任何能够吸引先天神圣的地方,除非像我这样闲得蛋疼的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