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稳中求道苟白泽

作品:《我只想安稳求道

    洪荒不记年,混沌如鸡子,在无数生灭之间,不断轮回,天地无边无际,天地在孕化,此时离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已有三千元会。

    在洪荒一不知名的角落,一道身影在孕育,不断着吸取着天地精华,周围道韵波动不断,整个过程有一种唯美的道韵在显化,那是生命蜕变的光彩!

    在无人可知的深处,一道微弱的灵魂孕育着。

    “啊这,洪荒啊,我去!”

    少年道人无语得看着壮观的天地,龙汉大劫?巫妖之战?封神大劫?怕了怕了。

    “哎,不知道,现在洪荒处于哪个时期了,没事算算看。”

    于是少年道人掏出伴生灵宝天机盘,费尽心血算了大半年,却一无所获,愁眉哭脸着,突然闪光一闪,一拍脑袋道:

    “这时应该天道未出,天机不显,算个锤子算。”

    少年道人来自后世,托生于洪荒,道号白泽。

    无数岁月一晃而过,白泽悠悠睁开双眼,略皱眉头道:

    “劫气如此之重,还让不让人安心修行了。”

    “原来是到了三族时期了,嘿嘿,可以去搞一搞事。不过外面太危险了,不做好充足准备,万万是不可能出门的。”

    而后只见白泽闭关修炼室外,贴着一副对联,“万事稳为先,求道需谨慎。”横批稳中求道,自此白泽所居之地改名为求道观。

    洪荒世界广阔无边,在白泽心中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的出来,如蝼蚁望天,目光所至所闻,亦不过真正天地的万亿分之一,所以让白泽来形容洪荒之大,可能就只剩一句,卧槽这么大而已。

    有年轻道人一边看着这宏伟壮观却荒芜寂寥的洪荒大地,一边点评着。毕竟是老宅男第一次亲自踏足洪荒,话痨了一点。

    “原来这就是劫气啊,还好提前做了准备。”

    说着在少年道人脸上略显肉疼之中,服了几枚丹药,同时还不忘将元神内的一缕缕劫气封在一个玉瓶内。

    大战之际,劫气丛生,惑倒众生,让众生陷入着魔疯狂之中去,就比如,原来有人不小心撞了你一下,本来双方互相道歉,就算了事,但深陷大劫之中,撞的人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而被撞的人心中的怒气却无限放大,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少年道人感叹完后,开始干起了正事,在腰间挂了一颗丹药之后,按照已经计划好的方向飞遁而去,时不时有所停留,不断着撒放着圆球状的微型法器。

    也有中年道人,只见背后一个背篓状的空间法宝,在洪荒大地不断着采集着一些先天灵药,见到一些珍贵的先天灵金也不忘收取起来,堪称洪荒新一代劳模。

    这一幕同时发生在以求道观中心方圆亿万里的洪荒区域内。

    求道观中,白泽喃喃细语道:

    “1036号分身的劫气标本已就位,13695号分身竟然发现了一株混灵草,不错不错。”

    说着也手持玉简不断地记录着什么,只见上面记录着。某年月发现一先天生灵,某某年月,疑似有先天神圣出没,其气息大约有自己三成之强。

    尽管白泽很想出去,但没有万全准备自然是不可能的去的,于是白泽化身之法就不由成为白泽的首选之法。

    在根据后世关于化身的想法后,花了数个元会,凭借本命灵宝天机盘之助,终于还是推演出了一套名为分身大法的神通,只是可惜了这一棵本来枝繁叶茂的先天灵根级别的灵树,已经只剩零零散散几片叶子了,其品阶堪堪要跌下先天中品灵根。

    也正是有了这些准备,才发生了上面出现的一幕。

    白泽摸了摸这快薅秃的灵树,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树兄啊,再忍忍,再来几千片叶子就够了。

    还好灵树没有灵智,否则非得跳起来和白泽拼命不可。

    如此白泽不断忙碌着,一个个研究在天演盘的帮助之下,慢慢完成。

    几个元会一晃而逝,只见在白泽修炼室内摆放着厚厚一叠玉简,《洪荒先天生灵密度实录》,《先天神圣密度及实力定位》,《论劫气预防抵制的十二万九千六百种方法》,《化身神通如何保证先天神圣实力》等等。

    白泽摸摸脑袋,还差哪些东西呢,在经过无数分身(傀儡)的努力,和天机盘不懈的演算之下。白泽也终于对洪荒大地有了一些清晰的理解。

    以求道观为中心亿万里内区域为样品,在数个元会的记录下,白泽也仅仅只发现了不到五位先天神圣的气息,根据对他们的气息和留下的道韵分析,其中最强的先天神圣,大概有白泽一半的实力,最弱的不过才只有白泽十分之一。

    根据统计理论,强大的先天神圣,恐怕未能观测到其气息,洪荒天地有各种各样的先天灵宝,有各种各样手段隐匿气息,姑且就算只有一两个隐藏了气息。如此一算,白泽得出一个结论,自己的实力在先天神圣之中恐怕不过中游,甚至是中游偏下。

    这更加坚定了白泽没有万全准备,绝不出门的信念。

    也终于确定了自己深处何时,此时正处于龙,凤,麒麟三族发展之期。龙族为水域之主,统领无数水族,凤族为南方之主,统领无数飞禽,麒麟为北方之主,统帅着无数走兽。

    “三族大战不远了啊!我也得抓紧时间了”

    白泽回想起自己一具化身碰到的一场大战,正是一头青龙大战几头凤凰和麒麟,龙族领地在四海水域,却有龙族在南方和凤族、麒麟族大打出手,再根据前世的一些记忆不难看出是现在处于龙汉大劫前中期。

    白泽取出《化身神通如何保证先天神圣实力》的玉简。元神沟通天机盘,进入道境之中继续完善。

    数千年后,白泽还是没有其他进展,白泽长长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做出了某个决定。

    只见在白泽修炼室内,大道法则不断交织,不断演化着某种晦涩的道韵。终于只见修炼室内,传来强烈的哀鸣之声,之后又陷入了某种平静之中。

    只见修炼道场内,白泽脸色苍白,气息极端不稳,甚至堪堪跌落先天神圣的境界,哪怕是比之前观测到的那位最弱的神圣还要弱上许多。

    白泽旁边放着一个玉盘,只见上面还有一丝裂纹,颜色灰暗。却有淡淡的智慧之光在凝聚,仿佛如天地大道一般高速运转着。

    “自此以后就叫你天演盘吧。”白泽长叹道,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和决然。

    随后白泽又入修炼妙境,一转眼又是数个元会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