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有人搞鬼(书肥了,改宰了)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当听到主持人的介绍后,现场的观众们都沸腾了,没想到一上来就是重头戏,居然第一场比试就是打死金丹期的陈北。

    “听闻陈北夺冠的概率最高,我特地买了一百两白银,能赚十两也是好的嘛。”

    “11的赔率,老实说,不算低了,这可是稳赚不赔的!”

    萧念升听到这些观众的对话后不觉得一笑,真有这么稳?

    一旁的万剑山掌门人看到萧念升的笑容后不由得心里一紧,他连忙散发出灵识却并未看到萧念升有什么帮助陈北的小动作。

    难道是凌霄宗掌门对他弟子夺冠十分有信心?

    万剑山刚才才特地找人去调查过陈北,据说陈北是体修传承者,不会飞,也没有远程手段,所以他才嘱咐了自己的大弟子,如果遇到陈北,一定不能和他近身战斗。

    万剑山掌门人心里想到:陈北虽强,但不见得就无法战胜。

    陈北听到主持人念自己名字后顿时迫不及待地走上了那四四方方的擂台,他身为武者,最需要的就是积累战斗经验,而且他出身武学世家,一身战血就不曾冷却过,得时常战斗热热身,否则武道之路只会离他越来越远。

    萧念升在心里道:明明是风属性异灵根,却要走武道之路,而且修习的还是大开大合的《六合真经》,真不知道这小子要走出怎样一条道路来。

    陈北上台后不久,另一个散修也来到了擂台之上,那散修说道:“在下散修农烈,请指教。”

    农烈一脸镇定,并未因陈北是夺冠热门就有退缩之意,反而十分淡然,似乎只是把陈北当做是普通对手看待。

    陈北看农烈如此镇定自若,不由得高看了他几分,他说道:“在下凌霄宗陈北,请指教!”

    主持人说道:“规则你们都了解了,我便不再赘述了,场上可使用一切手段,但点到即止,不可伤对方性命,否则取消比赛资格,若落下擂台则为失败,自觉不敌也可以投降,若是明白规则,你们便可以开始了。”

    擂台一侧有金丹期的修士坐镇,但并不是镇长,而是一个年迈的老者,修为达到金丹初期,和三派掌门比稍有不如。

    万剑山周掌门和正一道张掌门都是金丹中期,实力不可小觑,萧念升虽是金丹初期,但战力非常强,能和这个时代的元婴期一较高下。

    有这四大金丹修士坐镇,比赛场地上应该没有人敢造次。

    比赛正式开始,观众们陆续入座,他们不再大声讨论,而且期待地看着场地中央。

    “那散修是谁?没听说过。”

    “原本以为第一场是一场精彩的大战,但如今看来恐怕是一边倒的战斗了,陈北毕竟能和金丹期一较高下的人物。”

    “这可不一定,陈北也有着致命缺陷。”有人突然出声反驳,让有的人不禁回过头去看他,那也是一个散修,双目有神,正专心地看着比赛场地。

    “哦?道友何出此言?”有人发问。

    那散修摇了摇头:“我还是不说的好,免得有人说我假装理中客抬杠。”

    有人偏偏不求饶:“你既然发表了观点,便要说出个一二三来,否则岂不是空穴来风?”

    “空穴来风便空穴来风,若陈北败了,那我说什么都是对的,若是陈北胜了,那我说什么都是没有道理,既然如此,何必辩论?”那散修根本不打算辩论。

    众人一顿,他们觉得这散修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但刚才那人不服:“我看你只是哗众取宠罢了,故意说出和我等相反的意见,以此博取关注。”

    散修冷笑一声,然后不屑说话了。

    而这时,擂台之上,战斗已经打响!

    陈北说出“请指教”后就第一时间杀了上去,他虽有筑基巅峰的战力,但却不会飞,而且没有远程手段,所以绝不能让对方飞上高空后和他对决!

    一定要速战速决!

    陈北已经杀了上去,手中黑棍直至对方的胸口,这比斗不是生死决战,不能冲着对方要害去,这对陈北来说算是一个不利条件,因为他一出手必定是如疾风骤雨、迅雷闪电,这就很容易出手过重击杀对方,但不这么做,就会让对手找到机会和他拉开距离。

    陈北第一时间杀了上去,但农烈也早就第一时间御剑飞了起来,他脚下的飞剑散发出绿色光芒,显然是一件洪阶法宝,一个散修能获得这种级别的法宝属实不易。

    农烈直接起飞,一点都不拖沓,陈北是夺冠热门,自然所有参赛的选手都研究过他,农烈自然也不例外。

    体修传承者,无法御器飞行,没有远程攻击手段,只要拉开距离嗯?

    就在农烈飞上高空的瞬间,陈北突然就把手中的黑棍对准了他,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林字秘,发动!”

    随后,农烈双手突然开始颤抖,那黑色的棍子也突然变长,直接刺破空气,直指农烈,速度之快让农烈根本来不及躲闪。

    场外,一众观众眼前一亮,那散修也是心里一惊,贵宾区上,万剑山掌门人和正一道掌门人也是双目微缩。

    这陈北居然拥有这种法宝?能自由伸缩,如此岂不是补足了他没有远程手段的缺点?

    萧念升也打开神眼定睛望去,这是陈北发动秘术的大好时机,他不能错过这个观摩的机会。

    弟子席上,章林忍不住摇头,他说道:“陈师弟啊,你怎么这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底牌?”

    第一场就是陈北和散修的对决,这对他极为不利,他的底牌都被别人看去了,别人已经知道如何针对他了。

    “希望这农烈能逼出陈北更多东西!”有不少参赛选手直接出声为农烈打气。

    而萧念升也是这么想的,希望这农烈能逼迫陈北多使用秘术。

    而就在这时,贵宾区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隐晦的波动,然后,那直指散修农烈的黑色长棍就突然偏离了几个角度。

    众所周知,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角度一偏,那延长的黑棍就擦着农烈的胸口延长了出去,甚至传出破空之声,这着实让农烈吓出了一身冷汗。

    而此刻,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场下有人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