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啊?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萧念升猜到了陈北等人会惹麻烦,毕竟陈北的性格就是这样一个容易惹麻烦的存在,而且他也希望陈北惹麻烦,第一是他知道陈北不会吃亏,第二是想探查陈北所掌握的秘术。

    但是萧念升没想到陈北一上来就招惹到了金丹修士。

    修士会飞,金丹修士又会灵识,陈北不是对手很正常。

    萧念升没有御剑飞过来,他只是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然后淡淡地说道:“没有了御器飞行,没有了灵识大手,你甚至连渣都称不上,甚至无需我出手,我徒弟便可完虐你!”

    说完,萧念升一指点出,四周的温度突然骤降,一股强烈无比的杀意瞬间绽放,那杀意直追而上,直接刺入金丹老头的灵识大手之中,然后金丹老头便惨叫一声,然后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周围人无比吃惊,竟是如此轻轻一点,金丹期的修士就从空中落了?

    “陈北,此人已经无法使用灵识大手,你们已经站在同一块大地上了。”萧念升说完便不再出手,他背负双手,然后藐视地看着那缓缓从地面上爬起来的金丹老头。

    “你找死!”金丹老头大怒,他立刻御器飞起,他知道,在地面上自己可能不是那个小子的对手。

    然而萧念升又是一指点出,那极点老头立刻觉得眉心一痛,然后便从空中又一次跌落了下来。

    “我说过,你只能站在这片地面上。”萧念升冷冷地说,似乎这金丹修士若再敢飞起来,他便会直接将之斩杀。

    “那就先宰你!”金丹老头还是不信邪,他直接御器出手,弯刀直指萧念升的头颅,然而萧念升不躲不闪,完全没把这弯刀放在眼里。

    “老头,你可别忘了我!”陈北突然出现在萧念升身前,然后一棍点出,恐怖的一棍直接把那弯刀弹飞,随后他立刻挥舞黑色棍子,那棍子立刻化作无数残影,然后一棍接着一棍地砸落在那弯刀法宝上面。

    陈北的双手发出一种奇异的颤抖,这种颤抖传入到了那黑色长棍里,然后让那长棍爆发出了更强的力量,这一切,完全被萧念升看在了眼里。

    又是上古秘术!

    双火为炎,此乃炎字!

    陈北手中黑棍尽头突然“腾”得一声冒出了一朵火焰,这火焰一下下击打在那弯刀法宝之上,那金丹老头见势不妙想要收回这法宝,可陈北的棍击每一次都恰到好处地打在他的弯刀之上让他无法将之收回。

    “你”金丹老者有些吃惊,他根本摸不透陈北的手段,此人战力非同一般,绝不是筑基修士的水平。

    “咔擦!”

    在连续的敲打之下,那弯刀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纹,金丹老头当场吐出一口鲜血,那是他的本命法宝,一旦受损,会对他的心神造成伤害!

    萧念升在一旁仔细看着,他发现这陈北的秘术和他手掌的特殊抖动有关,这种抖动有特殊的节奏,传递到武器上后就会触发那武器的特殊效果。

    这究竟是何种秘术?

    那金丹老头心神受创,顿时有些脚步虚浮,那弯刀也踉踉跄跄变得无力起来,而陈北乘胜追击,他的双腿肌肉突然出现一种神秘的颤动,然后,他就疾驰而出,如一道风一样杀到那金丹老头的面前。

    金丹老头慌了,他立刻祭出自己的最强之盾,一块乌龟壳盾牌,这盾牌飞出,挡在陈北面前,势要把陈北给挡下来。

    但作用不大,陈北的双臂肌肉出现一种神秘的颤抖,他口中念念有词:“山朋为崩,此乃崩字!”

    给我崩!

    陈北一拳轰出,直接使出了《六合真经》中的崩城拳,直接把金丹老头祭出的盾牌打得碎裂。

    萧念升双目一亮,他听到了最关键的一句话,然后,他终于明白这陈北用的是什么秘术了。

    字秘!

    修真大陆自荒古出现,随后经历太古,远古时期人类出现,但未诞生文明,上古时期,人类文明出现,文字出现,人类开始修行。

    而字秘便是源自上古,如今早已失传,想学都学不到。

    上古时期,有圣人造字,从此开启人类古文明时代,所以文字中携带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人类不亡,这文字中的力量就不会消亡。

    原来这陈北用的是字秘。

    体修者,不整修仙者那些花里胡哨的,他们都是一拳打天下,一腿震山河,但偶尔遇到一些特殊情况也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字秘便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比如想要点火,就可以用“火”字秘,想要喝水,就可以用“水”字秘。

    而像陈北这样,甚至可以增幅自己的战力,比如他想要力量,就可以用“力”字秘。

    可萧念升看到的是“崩”字秘,这又有什么诀窍?

    萧念升不懂,他认真地观察,仔细地学习。

    陈北又出手了,他直接一巴掌把那金丹老头给扇飞了出去。

    “你不是说我是废物吗?如今被一个废物吊打,那你又是什么?”陈北一边乱揍这金丹老者,如果这金丹老者敢御剑升空,萧念升就会一指点出,然后他就会从空中跌落,并被陈北暴打。

    其他筑基弟子和练气弟子目瞪口呆,他们看到自己的师父被暴打后内心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师父居然被一个不会飞的人暴揍?

    那人是谁,为什么随意的一指便能让师父飞不起来?难不成是元婴期?

    嘶嘶嘶!

    众弟子心底发凉。

    最憋屈的还是那金丹老者,他已经金丹期,身体强硬,陈北一时半会也打不死他,可他就是无法反抗。

    “黄河之水天上来!”金丹老者大吼一声,然后祭出了那蓝色的倒海旗。

    但陈北一把将之抓住,然后硬生生将之撕烂,一众修士瞬间神情呆滞,那名震西域的法宝倒海旗居然就这么被撕了?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啊?他是魔神转世不成?

    “裂”字秘!

    并非是陈北力气太大,而是他用了字秘,他动用了裂字,所以轻而易举地把这旗子给撕开了。

    萧念升也通过陈北的口型得知了这是“裂”字秘,而他也终于明白陈北所用的字秘为何和他印象中的字秘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