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这棍子,我卖便宜了啊!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陈北很强,可称之为陆地无敌,但对方要是飞起来他就抓瞎了,若遇到个筑基期,或许他还能在对方飞起来之前将之斩杀,但金丹期绝不是他能瞬间斩杀的对象。

    “本不想以大欺小,但奈何你太过嚣张了,竟敢挑衅于我,我若是不出手,则威严扫地小辈,我会让你后悔挑衅于我!”金丹老头的丹威散发了出来,浩瀚的法力散发出来,他脚下的刀散发出蓝色的光芒,他手中还有一面蓝色的小旗子,那小旗子上散发出浓郁的水属性灵气。

    周围的几个筑基弟子见状立刻散开,其中一人说道:“是倒海旗,师傅居然祭出了此法宝,看来他是动杀心了!”

    “翻天印,倒海旗,这二宝在西域无比,盛名之下,没有弱宝,自师傅得到倒海旗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师傅使用,现在可以长长见识了。”

    “长见识,你小心被师傅的攻击波及进去,到时候十死无生!”这话是一个筑基修士说的,他已经御剑飞了起来。

    金丹老头祭出蓝色小旗,然后不断向其输入灵力,那旗子不断摇晃,然后散发出无穷水属性灵气,仿佛沟动了天上银河。

    陈北眉头紧皱,他提起黑色长棍,然后指向了那空中的金丹老头,他心中想到,此乃上古之物,经历岁月变迁早已经成就圣物,其威力无比强大,可惜我还不能发挥出其全部力量,但如今只能一试了!

    “双木为林,此乃‘林’字!”

    陈北手握那黑棍的双手突然以一种奇怪的节奏颤抖了起来,然后,一股独特的力量就输入到了那黑棍之中,这一输入,那黑棍中的能量当场被引爆。

    “世间之木,皆逃不过我的掌控。”陈北语毕,那黑色长棍突然见风就长,眨眼间就变得有三十多米长,一米多宽,陈北要双手环抱才能将之抱住。

    “这是什么法宝,怎能变得如此之大?”在场的修士都惊住了,他们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喝!”陈北怒吼起来,这黑色长棍变长变粗后也变得极为沉重,他要使出全部力量才能将之抡动。

    “我管你什么筑基金丹,在我这棍下,你们只有臣服!”陈北宛若一个战神,他抡起这黑色长棍,然后直直向那金丹老头砸去。

    黑色的巨大棍子狠狠砸了过来,宛若一座大山倒塌了下来,这让那金丹老土无比吃惊。

    “筑基修士绝不可能操控此等法宝,你不是修仙者!”金丹老头吃惊过后立刻恢复冷静,他取出一个龟壳小盾,然后将之祭出,那盾牌散发出绿色光芒,赫然是一件洪级法宝。

    这洪级盾牌迎着那黑色长棍撞了上去,然后彻底将之拦下,两物相撞,掀起的风浪把练气弟子都刮飞了出去,地面上,飞沙走石,不远处一些摆摊的修士连忙收摊走人。

    更远一些的几个护卫已经立刻抛向镇长所在的府邸,而正在修行的萧念升也睁开了眼睛。

    一场对决,整个火谷镇都被惊动,但没人想得到这是一个体修和一个金丹修士的对决。

    金丹老头挡住这一棍,然后脚下的蓝色弯刀已经向着陈北疾驰而来,他喝道:“你这法宝也给我拿来吧,这不是你能够指染的东西。”

    “笑话,这块大陆上就没有比我更有资格使用此物的人。”陈北再次施展秘书,那巨大的黑色长棍突然缩小,并化作一根普通长棍,陈北单手持棍,宛若手持一把长剑,他拿着这长棍向着那疾驰而来的弯刀戳出,宛若击出了一剑。

    这一剑击出,直接把那弯刀打得一个趔趄,金丹老头惊咦了一声,然后立刻念出咒语,灵识化作一只大手向着陈北压了下去。

    “可长可短,可粗可细,近可守远可攻,这东西,神了!”章林和张书桓现在终于明白陈北为什么钟情于此物了。

    远处,一个早就收摊的练气修士感到无比懊悔。

    “这棍子,我卖便宜了啊!”这些倒买倒卖的修士最懊悔的两件事就是收东西时候收贵了,卖东西时候卖便宜了。

    陈北没能看到什么大手,他只是得意地说道:“区区金丹期,也不过若此。”

    话语刚落,他突然就被强大的灵压给压倒在了地上,那灵识所化大手死死压住他,让他难以起身。

    “什么?!!”陈北大吃一惊,他看不到灵识,所以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样的袭击。

    “小辈,你师傅没教过你,金丹修士的绝招不是御器吗?”金丹修士的灵识不断压下来,陈北的骨头顿时咯吱作响,他想要起身,但他身下的地面已经承受不了这股力量而下塌,这让他根本无法把自己撑起来。

    “金丹修士居然还有这种手段。”陈北努力起身,但却无果,他的骨头被压得咯吱作响,但其实并无大碍,他乃是上古体修传承,身子骨硬得堪比洪级法宝。

    “陈师弟!”张书桓大惊,刚才还能和金丹修士过上两招的陈师弟,怎么眨眼间就被打趴了?他上前想要营救陈北,但三个筑基修士已经带着大量练气修士围住了他们。

    “区区筑基修士也敢冒犯我们师傅,不知死活。”一个筑基修士冷冷地说道。

    “你们师傅躲到哪里去了?不会是看到我们的师父太强所以不敢出来了吧?”另一个筑基修士不断嘲讽,脸上充满不屑,让张书桓和章林火大无比。

    “根本不需要师尊出手,靠我就能解决你们。”陈北还在不屑地嘲讽众人,他虽然直不起身,但这灵识大手还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师尊?你倒是把你师尊叫出来,让我看看,什么样的废物能教出你们三个废物徒弟,连不能招惹金丹期的道理都没有教给你们。”金丹老头十分不屑,这三个徒弟一看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极西莽荒之人,其师傅想必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哦,若我是废物,那你岂不是连渣渣都不如?”金丹老头话音一落,一个年轻的声音突然从不远方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