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你倒是把那嚣张符给取下来啊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我嚣张?老东西,我看嚣张的是你,分明是你想要对我们出手,难不成还不许我们反抗?”张书桓突然变得无比嚣张,一副睥睨天下的表情,简直跟吃错药了一样。

    “麻了。”陈北说道,“我以为我就够嚣张的了,没想到关键时候大师兄比我还嚣张!”

    章林也很懵,他说道:“这不是吐真符吗?没错啊,我按照书上制作的啊,怎么变成嚣张符了?”

    “还有嚣张符?”陈北纳闷,这什么符修传承啊?

    “当然没有,谁会去研究这种符,但谁知道我制作的吐真符会有这种效果。”

    章林和陈北在讲悄悄话,大师兄张书桓已经走上了前,他大喝道:“藏头露尾之辈,就不敢出来和我们打个照面吗?”

    “喋喋喋,境界不高,口气不小,性子这么烈,把你送给王爷的话估计王爷会很喜欢。”不远处突然走过来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头,他驼着背,脸颊瘦长,还留着细长的白色胡子,头顶上光秃秃一片。

    章林看到这老头后双目一缩,因为这老头居然是金丹期修为,果然从西域来的没有弱手。

    然而张书桓还在大言不惭,他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一个秃毛老狗,竟敢大放厥词,真不知道我师尊是谁。”

    章林忍不住劝说道:“我说大师兄,你能不能别激怒他了,别让他一怒把我们全给杀了。”

    陈北忍不住对章林说:“那章师兄,你倒是把那嚣张符给取下来啊!”

    “啊,忘了忘了。”章林连忙把那吐真符给取了下来,然后,张书恒才一脸清醒了过来,但清醒过来的瞬间,他就忍不住懊恼道:“完了,闯了大祸了!”

    那老头被如此辱骂倒也没生气,他说道:“我可是金丹修士,自然不会跟你们小辈一般见识,不过你们三个谁也别想逃,就算你们师尊来了也是无用!”

    陈北冷笑:“我们的师尊若是来了,你怕不是撒腿就逃,他老人家的强大是你所不能理解的!”

    陈北完全不虚,他觉得只要这老头不飞上天,他都可以和其过上几招。

    张书桓连连摇头,他说道:“果然还是给师傅惹了麻烦,没办法了,金丹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还是先联系师尊吧。”

    “大师兄等一下!没试过怎么知道对付不了,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惊动师尊,那我们还怎么在这修真大陆闯出一番名堂来?”陈北说着便站了出来,而且还把背后的黑色棍子取了下来。

    那金丹期老头看了陈北一眼然后不屑地说道:“不过练气修士,退下吧,我还不屑杀你,等废了你的修为,让我的几个徒弟好好折磨你,以报你们对我徒弟出手之仇。”

    “老扁毛,你未免太护短了,自己弟子无能,居然还站出来以大欺小,实在是令人可笑。”陈北还是比较张狂的,他取出了那黑色的棍子,然后将其中一头对准了那金丹老头。

    “一群不知死活的小辈,收拾你们还轮不到我出手,拿下他们,全部抓活的!”金丹老头一挥手,他身后突然出现了数个修士,其中大部分都是炼气期,但却有三个筑基修士。

    “莽荒之地的小门小派,不足为虑,师傅您且稍作休息,我们去去就来。”一个筑基修士说完,便突然向着陈北他们杀了过来。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修士在想什么,明明可以飞天,却偏偏要落到地面上黑滚,延伸吧!”陈北摇了摇头,然后突然使出了秘术,紧接着,他手中那对准金丹老头的黑色棍子突然急速变长。

    此乃上古之器尘埃之棍,经万年而不朽,早已经进化为传承圣器,它在我手中绝不亚于宇阶法宝!

    黑色棍子突然延长,令人防不胜防,那金丹老头也没想到这古怪的棍子会突然延长。

    黑色棍子破空而去,无限延长,直击那金丹老头。

    金丹老头一惊,身上突然出现一道护体金光,这是金丹罩,是金丹期修士才有的护体金光,能自发感应危险然后出现在周围护体。

    “当!”

    一声巨响,那黑棍狠狠地撞击在了那护体金光上,这让金丹老头松了一口气:“花里胡哨,也不过如此。”

    “若你真觉得如此简单,那便带着这份自负下地府去吧!”陈北冷笑一声,然后突然双臂使劲,手腕一凝,那黑色长棍立刻旋转着再延长了一寸!

    寸劲术!

    一寸的威力有时候远胜过跨越几百米疾驰而来的法宝。

    陈北一棍打出,直延长一寸,却如同延长了一片时空,一棍出,宛若山岳倾倒,直接压破了金丹老头的护体金光。

    “咔擦!”

    一声脆响,金光碎裂,这黑色棍子直接打中那金丹老头的身体,然后一棍之下,直接把那金丹老头给打退了十米。

    “你,你是什么人?”金丹老头立刻取出一把弯刀一样的法宝,他大感不妙,自己的护体金光居然被破,此人定不简单,肯定不是练气修士。

    但陈北的速度更快,他大步流星,八步赶蝉,几个瞬间就追了上去,宛若白驹过隙。

    “碰!”黑色的棍子缩了回来,然后变成了直径十五厘米长的巨大棒槌,并狠狠地朝那金丹老头敲了下去。

    金丹老头立刻拿出弯刀,连御器术都来不及施展,只得尽力把法宝挡在头顶。

    “当!”又是一声巨响,金丹老头当场被砸得弯下了腰。

    “我还以为多强,就你这种货色,尚不及我师尊千分之一。”

    陈北十分不屑,他还以为金丹修士多强,结果就这。想之前萧念升一拳把他打得飞了出去,却没让他受伤,那对力量细致入微的控制叹为观止。

    “咚!”

    这陈北又是一棒槌敲出,直接把这金丹老头打飞出去二十多米远。

    “就你这实力也敢这么嚣张,我都可以把你给敲死。”陈北满脸不屑,完全没理会周围目瞪口呆的弟子。

    章林和张书恒也是一脸惊诧。

    “陈师弟,你也太强了吧?”

    “小辈,你找死!”金丹老头终于怒了,他突然御出弯刀,然后踩着弯刀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