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拿自己师兄当实验品?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张书桓露出了紧张的神色,章林不动声色地给自己贴了一张神龟符,但他们两个都没感应到什么,唯独拥有武者直觉的陈北感应到了一股若有如无的视线。

    “我建议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干掉跟踪我们的人。”陈北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章林点点头:“我同意,谨慎起见,还是把对方干掉为好,以免对方提前偷袭我们。”

    张书桓一脸担忧,他本不想惹出祸端,此行也非常谨慎,没让两个师弟惹祸,但祸端似乎要自己人惹上门来。

    三人不断前进,逐渐远离集市,几分钟后便进入到一个无人的小巷道之中。

    他们进入这巷道之后,有两个练气修士立刻快速跟了上来,然后也钻进了这个巷道,但钻进这个喊道的瞬间,他们两人身上就多了两张符。

    遭了!

    符咒一贴立马就发挥了作用,两个人只觉得体内灵气无法调动,浑身提不起力气来,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陈北适时出现在他们身后,然后一记手刀切下。

    “啊!”那修士被一手刀切中当场就昏迷了过去,另一个修士大惊,他说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陈北一拳砸了下来,直接砸在这修士脸上,当场就把修士的鼻子给砸歪了,如此巨力,不仅让这修士破相,还让他直接晕死了过去,一个脑震荡是跑不掉的了。

    张书桓全程没出手,不,是根本没来得及出手,他嘴角抽搐,这两个师弟下手实在是太快了,简直是深得稳准狠真传,一下子就把两人敲晕,连个问话的人也不留。

    “怪了,”章林还一脸疑惑地说道,“我还以为是隐藏了修为的筑基期,所以特地准备了封灵符,结果没排上用场。”

    张书桓:“”

    筑基修士岂会亲自来跟踪我们?你想太多了吧?

    章林比较谨慎,他又在这两个晕倒的人身上贴了两张雷击符,他说道:“以防止这两个人是装晕,我再贴两张雷击符电晕一下他们。”

    “噼里啪啦!”

    两个练气修士的身体上立刻响起了电流声,他们甚至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三个筑基期级别的修士欺负两个练气期,实在是抬不讲道理了。

    章林放心了,他说道:“看来没什么问题了。”

    张书桓不由得叹气,他说道:“你们也不留个活口,好让我们询问一下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陈北脸一顿,他说道:“忘了。”

    “师兄别急,我这还有清醒符,用了这符,可让他们转醒过来。”章林说着又掏出了一张符咒,那符咒散发出淡淡绿光,一看就知道是不凡之物。

    洪级的清醒符,章林也太奢华了。

    “啪!”章林把这张清醒符贴在了那受伤最轻的修士身上,然后那修士立刻就抽搐了起来,他的肌肉不断抖动,嘴角不断吐出白沫,双眼虽然睁开了,但却迷茫一片。

    “忘了,我把雷击符拿起来。”章林顿时把雷击符取下,这修士这才好了一些。

    张书桓向这悲惨的修士体内输入一道灵气,然后逼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那修士显然还没有缓过劲来,他迷迷糊糊,口中说道:“我们我们是王爷的人,你们最好不要惹我们!”

    三人摸不着头脑,王爷?什么王爷?

    “你们为什么要跟踪我们?你口中的王爷是谁?”张书桓厉声问道。

    听名字,似乎是中原的权贵,但区区凡人也敢招惹他们,未免把他们修士太不放在眼里了吧?

    章林贴了一张吐真符在这修士身上,张书桓眼角抽搐了一下,这章师弟怎么这么多符?

    “王爷都不认识,你们极西之地的人也太孤陋寡闻了,王爷当然是西域的牧王爷,她在西域一手遮天,连修士都得听从她的话语,你们难道不知道吗?”这修士显然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吐真符的影响,然后在不断说真话,只是他的口气的真的很狂。

    陈北一直在活动脖子,看起来很不爽的样子,等这修士说完,他便说道:“什么时候权贵可以骑在修士头上作威作福了?太嚣张了吧?”

    张书桓继续问道:“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跟踪我们?莫非是贪图我们的宝物?”

    他们是修士,宝物全部藏在储物戒中,旁人应该看不到,唯独陈北的一把剑和一根木棍是背在身后,所以他们只有可能是为了陈北师弟的武器。

    然而张书桓猜错了

    “我们自然是为了这位有先天之气的人来,我们师尊说了,要把此人绑走,然后送到西域王爷府去给王爷修炼合欢术。”

    三人:???

    “等会儿,你说的先天之气的人是谁?”陈北突然摸不着头脑了,老实说,他都以为这两人是在窥视他的宝物,结果却不是?

    果然这上古之物只有自己才认识了吗?

    章林摸了摸下巴,然后突然想通,然后憋着笑意说道:“先天之气?那肯定不是我,大师兄,看来他们说的是你。”

    张书桓彻底懵了,他问道:“怎么会是我?明明我一直注意不要惹事。”

    陈北拍了拍张书桓的肩膀:“大师兄啊,有时候你不惹事,事却要来惹你,所以你得有解决事情的拳头。”

    张书桓哭笑不得,他本以为这次出来陈北会惹出一个大麻烦来,没想到却是自己惹出了这个麻烦。

    章林在仔细思索这人说的话,片刻后,他反应过来:“等会儿,你们口中的这个王爷,是女的?”

    那修士被贴了吐真符,所以知无不言:“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修真大陆乃是一位绝世女帝在执掌,而四大域的王爷自然是女帝的直属女儿来掌控,你们这都不知?真是极西之地的莽荒之人。”

    陈北有些不爽了,他问道:“章师兄,这是吐真符还是自带嘲讽符?听得我这种心态平和的人都想揍他了。”

    “不应该呀。”章林把吐真符撕了下来然后贴在了张书桓身上,“大师兄你试试看。”

    大师兄:??

    拿自己师兄当实验品?

    “该死,区区一个王爷,居然敢如此嚣张,我们乃神仙中人,岂能屈从于一介凡人?你们师尊是谁?抓了此人将之彻底斩杀,以绝后患!”

    章林:“”

    为什么吐真符自带嘲讽功能?

    张书桓话语刚落,远处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哦?区区一个筑基修士,居然如此嚣张?竟敢说要斩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