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你悟了吗?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快,太快了。

    陈北挣脱对方的擒抱,然后一掌推出,直接把对方打下了擂台。

    这场摔跤结束的太快,陈北完全是恃强凌弱、以大欺小,他以筑基巅峰的战力欺负一个凡人。

    那壮汉彻底飞出擂台,然后砸落在地上,滚了三圈后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不应该啊!壮汉一脸迷茫,我是黑熊,他不过一只瘦猴子,凭什么跌下擂台的是我?

    场下的观众们同样露出了震惊、不解、迷茫的表情。

    “各位,陈某献丑了。”陈北还在那向着场下的人抱拳,那模样嚣张至极,气得不少人牙痒。

    “我不服!”那壮汉站了起来,打算再次上擂和陈北一决高下,但他却被一个人给按住了。

    “这位壮士先歇息歇息,还是让我来会会这个嚣张的小子。”萧念升按住了这壮汉的肩膀,他已经改头换面,周围人没人认得出他,那陈北自然也认不出。

    “不用,我自己的场子我自己来找。”壮汉完全不服,打算上台找回场子,但他却被萧念升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你”壮汉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但还是动弹不得,一步都无法前进,他意识到自己又遇到高手了。

    怎么这小小的奇人阁突然就出了两个高手?这地方真就卧虎藏龙?

    壮汉不解,而萧念升已经代替他走上了擂台,陈北看向萧念升:“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此刻的萧念升一副中年人模样,头发乌黑,肤色为古铜色,肌肉强壮,神情冷峻,他说道:“小小年纪,竟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今日我便教教你锋芒不可露尽的道理。”

    陈北是一个好苗子,萧念升不希望他走上错误的道路,修仙一途,需深敛于己,应当潜心修行,而不该招摇撞市,萧念升和不少体修打过交道,其中不乏修为高深武艺高强的武者,他们也决不会像陈北这番和凡人争强斗勇。

    看到萧念升如此一副教训人的态度,陈北不由得冷哼一声,他说道:“实力不强,口气挺大,单看你的体型我便知道你还没有领悟力量一道,真正的武者,藏气于心、藏力于体,静若处子、动若狡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雷霆一击。”

    陈北开始给萧念升讲这些体修知识点,但萧念升如何不知?他改头换面,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为的就是要好好指导一下陈北,毕竟用之前的样子的话,陈北立刻就会认出他是之前那个修士。

    “多说无益,出手吧。”萧念升背负双手,衣摆无风自动,宛若武神在世。

    陈北目光微微一凝,他感受到了上古时期的武者风范,眼前此人说不定是一个高手。

    “请赐教!”陈北收起轻视知心,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虽然颇为嚣张,但却不会看不起任何一个对手。

    萧念升见着陈北不主动出手,他便突然杀了过来。

    他脚踩七星,身形如风,拳出山崩,一拳出,陈北甚至有种大山本崩倒过来的感觉。

    拳意!

    陈北心中一凛,此人拥有拳意,必是无上高手,我不可小窥!

    陈北立刻迎面而来,如雷霆坠地,迅猛凌厉,气势强大,一拳出,场下的人甚至有种听到了雷霆炸响的感觉。

    两拳对撞,一时间,场上“山崩地裂”、“电闪雷鸣”,场下人甚至有种亲眼目睹天地大灾降临的感觉,若非在场的人都是意志强大的武者,恐怕早就抱头鼠窜了。

    “这是什么招式?”

    “我从未见过,武者能打出这样的拳头?”

    “此二人莫非是得了传说中的上古武修传承?等此次比武结束,我定要去请教一下。”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奇人阁,竟同时出了两个武修传承人,这次来落月城,我算长见识了。”

    “这次比试,究竟谁才能更胜一筹?”

    话音刚落,那陈北就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然后狠狠地撞破了南边的一座高墙,整个人直接被撞出了奇人阁。

    萧念升毕竟是金丹期修士,出手有风雷相助,陈北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即使萧念升没有动用任何法术纯粹用的是体修武术,但陈北还是不敌。

    “武道一途,博大精深,你仅学了点皮毛便出来卖弄自己,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劝你好自为之。”说完,萧念升转身就走,可谓深谐装完逼就跑的道理。

    其他人向追上去询问武修传承,但却发现萧念升脚踩禹步,速若流星,眨眼间就走出了落月城,仿佛施展了缩地成寸之术。

    其他人追不上,但陈北却可以,他立刻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然后向着萧念升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他还大喊道:“前辈等等,我有事要向您请教,我武修传承为何断绝,当世还可有我武修之人的立足之地?”

    陈北一边大喊一边追了上去,速度同样快得让人看不清楚,顷刻间,两个人便离开了落月城向着北边的一个山林中极速而去。

    至于其他人,则捶胸顿足一脸懊恼的样子。

    “我们没有灵根,本没有仙缘,没想到如今又错过了武修传承。”

    “我等不甘平凡,虽无灵根却依旧踏上武道,可惜只懂得皮毛,好不容易遇到上古武修传承者,结果连追都追不上。”

    众人感到无比遗憾和落寞,机会就摆在眼前,可他们却抓不住,心中的遗憾无以复加,甚至想要放弃。

    “或许我该回家种田养猪,打打杀杀的生活不适合我。”

    “不得传承,不过闭门造车,究其一生也无法窥得武道门径。”

    但有一人突然脚踩大地,手指青天,他大喝道:“我刘云飞偏偏就不行,仙与我无缘,武与我无份,我便要走出一条属于我的道路!”

    从古至今不乏惊才艳艳之辈,但却与主流修行道路无缘,所以只能另辟蹊径,最后走出自己的道,这样的人并不少见。

    但这已经和萧念升无关,此刻,萧念升停在了一个山谷之中,这山谷内,溪水潺潺,春风拂来,野草飘动,野花飘香。

    萧念升站在一块巨石之上,背对追上来的陈北。

    “陈北,你悟了吗?”

    萧念升上来的第一个问题当场便把陈北问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