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古之人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萧念升御剑疾驰而出,直奔百森秘境,他脚下的紫色短剑化作一道紫色的雷电,这道雷电带着萧念升以雷霆之速直奔百森秘境,片刻后,萧念升便来到了百森秘境的入口处。

    然而这里什么都没有,秘境钥匙被带走,所以便只有一个深邃的螺旋隧道。

    萧念升落下,然后施展寻灵法术,他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抛出一张符咒,符咒一出手便被点燃,然后符纸烧尽后的灰烬变成了一个人形轮廓汇聚在隧道入口。

    果然有人从这里走出来了!

    “沧海桑田,一切都变了。”这个人站在这入口处叹气。

    萧念升看不到这个人长什么样子,但却能知道他说了什么,干了什么,这是神算之术,对自己境界高的修士无效,但却能推演出比自己境界的低的人曾经在这里干了什么。

    不过相隔时间一定要短,如果隔得时间太长,便无法推演出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神拳宗被藏在了这个秘境之中?为何神和魔都消失了?为何我还活着?”这个人不断发出疑问,似乎在叩问老天,但没人能给他回答。

    萧念升看到这个人型轮廓开始向东北方向走去,萧念升立刻跟了上去,这个法术的范围是十米,他必须保持在这个人型轮廓的十米之内,一旦超出就得重新施法,可他带着的是推演神符只有三张。

    这个人型轮廓的速度很快,等离开了百森秘境,他就突然狂奔了起来,速度竟然和一个筑基巅峰全力御剑飞行差不多,萧念升立刻追了上去,他御剑疾驰在后,那人型轮廓则在前方狂奔。

    等狂奔出数百米之后,萧念升突然看到那个人型轮廓站住,然后一拳轰出。

    而这个人型轮廓轰出的位置有一棵端木,直径大概三十厘米,断口刚形成不久,但断裂下来的树干却不知所踪。

    “到底过去了多少年了,连身体都已经生锈了。”这人型轮廓叹了口气,然后突然伸出双手结印。

    这是?

    萧念升立刻定睛看去,他不懂这结印的原理,但却听说过上古的修行者修行靠诵读经文,靠苦修,靠行万里路,飞行是御风,施展神通是结印。

    最为出名的便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九字真言和九种结印之术,神妙无双,可惜失传已久。

    此刻,萧念升只看到这人型轮廓结了一个印,片刻后,他手中就突然多了一根长达15米长的细长棍子。

    “这是在炼器?”萧念升颇为疑惑,难不成那端木被练成了一根棍型武器?

    上古宗门的修行之术早已经失传,如果能找到这个人,说不定能得到上古时期的修行秘术。

    这人型轮廓炼出一根武器后便继续前行,他疾驰而出,速度极快,但没有萧念升快,毕竟萧念升是在飞。

    “拥有如此强大实力之人,居然不会飞?上古的修行功法也有一些不足之处。”萧念升不断观摩,随后发现这人型轮廓在施展一种神奇的步伐,因为这个步伐让他的速度奇快无比,必须得金丹期御剑才能跟得上。

    而又是片刻之后,萧念升看到这人型轮廓停下,然后突然一章推出,然后,这个人型轮廓便开始收集柴火,然后点燃篝火,并在铐着什么东西,并大口吃了起来。

    萧念升观察四周,然后找到了一具野猪尸体的残骸,很显然,这个人是在这里打死了一只野猪,然后将之烤了吃掉了。

    这更让萧念升了解了更多的上古辛秘,这样强大的一个修行者,居然还不会辟谷,居然还需要吃东西补充能量。

    “到底过去了多久,连这些生物体内都没有什么灵气了。”那人型轮廓继续叹气,心中很是不满。似乎在上古时期,生物体内都是浓郁的灵气。

    这人型轮廓吃完野猪后继续上路,萧念升也紧随其后,他们的非常非常快,差不多是筑基期的十倍之多,所以筑基期需要十五天才能极西之地赶到西南之区,他们只需要15天。

    萧念升一路直追,一天多后,他便追着这人型轮廓来到一个小山村之中,萧念升的灵识扫描了出去,然后清楚地知道了这个山村的情报。

    这是一个在极西之地和西南之区交界地的山村,是一个以打猎为生的山村,大概有十七八户人,每户人家的门口都堆着一些柴,门上挂着一些兽皮,屋内是各种砍柴和打猎的工具。

    此刻,山村里的大多数青壮年都离开去打猎了,只剩下妇孺还留在山村里,在一块空地上,几个孩子正在打闹,一些妇人前往一旁的小河处清洗衣物,不少村舍里已经飘起了炊烟。

    这是一个坐落在大山头之中的山村,与世隔绝,自给自足,萧念升还看到一个小菜园,里面有一些萝卜、青菜之类的农作物。

    不过萧念升没有发现那个从大殿中走出来的人,这个山村里没有任何一个青壮年。

    是离开了吗?

    萧念升很疑惑,这人型轮廓普通人是看不到的,因为这是由灵气形成的轮廓,萧念升施展隐身术然后跟着这个人型轮廓走进村里,片刻后,他便看到这个人型轮廓在和什么人交流。

    才交流了两句,他便看到这个人型轮廓和别人打起来了,但只是几下之后,人型轮廓便停手,随后被请进了屋内。

    萧念升看出来了,这是因为这人被村里的人刁难,然后这人出手把村里人给打服了。

    后面发生的事情萧念升猜都猜得到了,无非是用强大的实力折服了村里的人们,然后指导他们打猎的技巧,最后亲自上阵带领他们去打猎去了。

    “是个直性子啊?”萧念升摸了摸下巴,那这就好办了。

    萧念升离开了山村,然后飞上了高空,并开始耐心等待,这从大殿中走出的人似乎年纪不大,比较单纯,又或许是练武之人,所以比较直接,萧念升觉得自己可以收之为徒,传起体修之术,然后旁敲侧推获得上古秘术。

    正在萧念升这么想着的时候,打猎的人们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