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气运之子该不会如此烂大街吧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萧念升散发出了强大的灵压,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这吴修士还是如此不断隐藏,那他就要将这吴修士击杀在此。

    吴修士看到萧念升散发出杀意,他便立刻将那紫色的宇阶法宝给拿了出来,然后冷冷地问道:“萧道友,你莫非真打算要跟我动手?”

    散修和秦迪看不到那法宝,但萧念升能,这足以说明,这吴修士之前说的是假话,他根本就没有放弃那宇阶的法宝,他跟那魔族说不定真有所勾结。

    “吴修士,你莫非以为仗着一件宇阶法宝就能与我叫板?”萧念升语气变得冰冷刺骨,他其实根本不想听什么解释,既然这吴修士有问题,而且欺骗了他们,那就足以让萧念升有这个借口杀掉他。

    “什么?宇阶法宝?”秦迪和散修都是一惊。

    那散修说道:“姓吴的,你果然骗了我们!这宇阶法宝你根本没有丢弃。”

    “哼!我若不说我丢弃了此宝,你们必然要窥视我的法宝,我自然是不能说真话。”吴修士不断冷笑,手中的宇阶法宝不断散发出紫色的光芒,若是仔细一看便能发现,那是一把紫色的铲子。

    看到这铲子,萧念升便明白了,这绝对是这个上古宗门内某个上古修士炼制的法宝,他们的修行道路似乎和他们不一样,但同样吸收灵气和使用法宝,而紫色的宇阶法宝似乎只够格当农具,这足以说明这个上古宗门曾经是多么的辉煌。

    “不过是借口而已,你依旧没有告诉我们你是如何从那魔族手下逃脱的?这个问题若不解释清楚,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相信你的!”散修始终不信此人,而且这吴修士的说辞中的确有很大的漏洞。

    吴修士不由得说道:“我若是说实话想必你们根本不可能会相信。”

    “吴修士,还请你实话实说。”秦迪非常诚恳。

    吴修士说道:“那我便告诉你们好了,那半人半蛇的魔族根本没有杀我,他杀光了所有的修士,夺走了封魔盘,但却没有动我分毫,我从矿井中走出来的时候也是如此,那魔族只是冷冷地看着我,而根本没有对我出手,这便是事实,信不信随你们。”

    散修冷笑:“各位道友,你们看,都到了这个时候,这姓吴的还在诓骗我们,如此低劣的借口以为我们真的会相信吗?那魔族和我们修士势不两立,而且一脱困就杀了我们那么多道友,岂会偏偏放过了你?”

    “信也好,不信也罢,这便是事实,你们若要战,那我便战,看是我手中的宇阶法宝厉害,还是你们手中的荒级法宝厉害?”说着,吴修士便已经摆出了战斗姿势。

    秦迪不得不拿出了洪级法宝,然后说道:“吴道友啊,既然你非要和我们相敌,那我们便不得不出手了,虽然你手中有宇阶法宝,但可不见得你便能发挥出其百分之百的威力,而我们这边有三个人,更别提萧道友的实力要远远强过我等。”

    三人面对吴修士一人,这让吴修士颇为警惕,他最看不透的人就是萧念升,所以对萧念升格外注意。

    此刻,萧念升并未用法宝对着那吴修士,他只是说道:“那这么说,那坐化修士的乾坤袋也在你手上了?你有没有检查里面有什么东西,或许是你遗漏了某种能克制那魔族的东西呢?”

    在吴修士不断解释的时候,萧念升便在思考某种可能,假设这吴修士所说的全部为真,那么其乾坤袋里肯定就有着什么东西让那魔族畏惧,如此,那魔族才不会对这吴修士下手,但如果这乾坤袋里什么都没有,那便只能说明这吴修士有问题,他说不定真的和魔族勾结在了一起。

    听到萧念升这么说,现场的气氛稍有缓和,秦迪说道:“萧道友说的有道理,吴修士,快把你得到的乾坤袋打开让我们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

    吴修士冷笑不已:“你们既然不相信我,那我自然也不会相信你们,如果让你们知道乾坤袋里有什么宝贝然后贪心大起联手击杀我怎么办?更何况,在这里我们的视觉被剥夺,你们也看不到乾坤袋里有什么。”

    散修的大怒:“我看你就是在找借口,诸位道友,我们快联手击杀了此人,以免生出许多祸端来。”

    听着散修这么说,萧念升反倒觉得自己三人好像是那中的反派,而那吴修士便是有机遇获得了好东西的主角,反派三人组如此苦苦相逼,主角不得已临阵突破击杀反派,从而收下所有好处离开秘境,从此一飞冲天。

    此人莫非是什么气运之子不成?

    萧念升颇为疑惑,心想气运之子应该不至于如此烂大街吧?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到那地火室,那个地方我们的视觉能够被恢复,甚至还有直接离开秘境的通道,我们便在那里检查乾坤袋里的物品如何?如果真能找到某种克制那魔族的东西,那我们便不必在惧怕那魔族了。”萧念升提出了一个较为稳妥的意见。

    其他三人思索了片刻,秦迪说道:“好,我同意萧道友的意见,还是先检查一下乾坤袋里有什么再说。”

    吴修士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同意,如果能解开误会便更好不过了。”

    唯有那散修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他说道:“萧道友,秦道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若此人真和魔族有所勾结,那我们此行很可能是自投罗网!”

    “程道友,我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你了,你可不识好歹!”吴修士冷冷地对散修说道。

    散修瞎了一只眼睛,他用独眼看向吴修士所在位置冷冷地说道:“要怪便怪你嫌疑最大,等洗清嫌疑,我自会向你道歉。”

    “哼!”吴修士冷哼一声,然后便不再说话,萧念升开始带路,他们向主殿的方向走去。

    秦迪向萧念升传音道:“萧道友,我觉得他们两人都有些可疑,若他们有什么异动,我们最好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