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破剑阵(求推荐)

作品:《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合欢宗掌门追着前面两个金丹修士来到了凌霄宗,随后,她便看到正一道掌门和万剑山掌门正在观察凌霄宗上空的那个灵气漩涡。

    无穷灵气汇入这个漩涡之中,然后集中落到了凌霄宗内,如此阵势,还真有点像什么法宝吞噬天地灵气的模样。

    可这模样更像是一个金丹巅峰强者突破元婴期的模样啊!

    不可能!

    在场的三个金丹期修士都把这个猜测抛之脑后,不可能是金丹巅峰,否则我等三大门派根本没有在极西之地嚣张的可能。

    三个修士皆是金丹中期,但面对金丹巅峰,十个金丹中期一起上也不一定是对手。

    这三人中谁先突破金丹后期,那极西之地的局势都会瞬间改变。

    不过,境界并非是评量战力的唯一标准,法宝也是提升战力的重要道具,所以他们三个金丹修士立刻赶来了凌霄宗。

    “凌霄宗掌门,我们三派掌门远道而来,你难道不出来一见?”正一道掌门人突然开口,声音宏大有力,甚至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这声音眨眼间就响彻整个凌霄宗,不少正在努力修炼的外门弟子立刻被震得无法再入静,几个内门弟子也冷汗直流,根本无法再静下心来修炼。

    正一道掌门如此一说,凌霄宗内部依旧是静悄悄的,就仿佛掌门外出了一样。

    “哼,想必这凌霄宗掌门正在瞒着收取贵重法宝呢!”万剑山掌门冷冷地说道。

    合欢宗掌门则是一句话不说,她右手一抓,灵识直接化作一张大手向着凌霄宗主殿抓了下去,但就在那大手即将靠近主殿的瞬间,一个精妙的护山剑阵突然出现,一阵阵杀气传了出来,一把绿色的飞剑直接破空而来刺向了灵识大手。

    三个金丹修士顿时惊讶出声,万剑山掌门更是目光闪动,死盯着这护山剑阵。

    “这剑阵我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为何如此精妙,区区筑基期级别的阵法,但居然能挡住我们金丹期!”万剑山专修剑法,掌门人自然也精通剑道,各种剑阵也算是烂熟于心,可此刻这凌霄宗的剑阵似乎有些不一般。

    合欢宗掌门冷哼一声,她说道:“区区剑阵,我顷刻破之,不过我可不会捕蝉的那只螳螂,两位道友,若想夺取法宝,恐怕也不能继续藏招了。”

    正一道掌门人立即说道:“林道友说笑了,我正一道乃名门正派,岂会抢夺他派法宝,我只是想观摩一下这引起如此大动静的法宝而已。”

    万剑山冷哼了一声,但手中已经拿出了飞剑:“我一生只钟情于剑,如果这出世的法宝是剑法宝,那我无论如何也只能出手抢夺了。”

    合欢宗掌门人听后冷笑一声,她心里想到:不过和我是一丘之貉罢了,居然还一副名门正派作风,真是令人作呕。

    合欢宗掌门人二话不说直接祭出了黑莲,正一道掌门人也立刻拿出一根拂尘,万剑山掌门人则是祭出了飞剑。

    “破!”

    三人一声大喝,三件法宝立刻破空而去。

    “轰隆!”

    一声巨响,凌霄宗的护山剑阵顿时变得摇摇欲坠起来,三道剑光疾驰而来,但却被三件法宝碾碎。

    万剑山掌门人说道:“此剑阵果然精妙,居然能接下我们三大金丹中期的一击。”

    万剑山掌门人突然对这护山剑阵也有想法了。

    合欢宗掌门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先合力拿下这凌霄宗,然后再讨论分赃一事?”

    正一道掌门立刻说道:“我正一道乃是名门正派,岂能和你合欢宗同流合污?我此次前来只是为了向凌霄宗借法宝一观。”

    道貌岸然的家伙,也不嫌装的累,合欢宗掌门内心鄙视不已,但还是和两个两个金丹强者一同破阵。

    一时间,凌霄宗在三大金丹的围攻下不断震动了起来。

    此刻,萧念升正在闭关室里打坐练气,无数灵气被他吸来,然后汇入到了灵丹之中。

    外面护山剑阵的轰击声越来越响,因为是筑基级别的阵法,所以根本耐不住几个金丹修士几轮的合击。

    被阵法封住的禁闭洞府内,大师兄张书桓着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无法离开这里,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护山剑阵被一点点破开。

    樊松年等一众内门弟子也立刻拿着法宝来到主殿集合,没想到上次是几个筑基期,这次却是三个金丹期,若是阵法被破,他们该如何是好?

    “轰隆!”

    护山剑阵又是一震,然后立刻开始层层破碎,三个金丹修士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护山大阵一破,凌霄宗整个露出在三大金丹面前,就如同没有了任何衣物遮挡的女子一般。

    合欢宗掌门冷笑道:“凌霄宗,要怪就怪你们时运不济,没想到这法宝居然在你凌霄宗出世,若非如此,我们三大派根本不可能联手来破你宗门阵法。”

    正一道掌门人说道:“林道友此言差矣,我此番只是为了借法宝观摩,从而好炼制出我自己的法宝,并非有意要破剑阵。”

    万剑山掌门人则是大声问道:“凌霄宗,如果你们肯把护山剑阵的布置之法交出来,我今日便可饶你们一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剑阵不是你们能拥有的!”

    没人回答,所有外门弟子瑟瑟发抖,几个内门弟子怒火冲天,他们连筑基期都不是,面对金丹期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们无比难受。

    合欢宗掌门不再废话,她直接祭出黑色莲花,然后向那主殿撞去,一边驱使法宝还一边大喊:“凌霄宗,把古宝给我交出来,这不是你们能指染的东西!”

    正一道也立刻祭出拂尘:“林道友,这是他派法宝,你岂能肆意抢夺?我必不能让你如此嚣张。”

    他虽是这么说着,但那拂尘却是向着凌霄宗主殿落了下去,下一秒,两件法宝就要把这主殿给掀了。

    樊松年一众内门弟子拿着法宝冲了出来,他们大喊:“想要攻我凌霄宗,就先过了我们这一关。”